【梅花觀】卡門

: 06/22/2018 - 13:21

三家子公司本來是在2016年4月已經準備黃飛鴻收檔,不料正着手開始清盤工作時,卻又突然接到代表老爺子那方的律師信,恫言要推翻整個和解協議。

原來就在3月間,警方的經濟罪案調查部門,以企圖欺騙罪名正式將咯咯和經她唆使捏造虛假股權轉讓書的東尼邱提控,若罪名成立,有可能被判監禁7年。

因先前的協議書其中一個條件,便是需要大公子在完成整個協議的30天之內,向警方提出撤銷指控咯咯侵權的報案書,因為尊納登並沒履行合約,所以RM的御用律師反告我方毀約,並要求賠償。

大公子幾十年來受盡叔叔一家子的悶氣,這次阿Sir如此難得大發神威伸張正義,把膽大包天的竄改股權轉讓書高跟鞋女王提審,讓她罪有應得,豈不大可一吐冤屈之氣,又怎會主動幫咯咯脫罪?

尊納登將RM的御用大狀轉來的法庭控狀遞給我看時,我便問:“你會答應他們的要求嗎?”

他瞪大眼睛恨恨地說:“當然不會!我豈能叫得動警方要控告誰又不控告誰嗎?”

我聽了也大表同意,以黎民的一知半解法律知識接話:“據我所知,刑事控告是由總檢查署所發出,警方只是調查罪案而已,即使他們要你向警局銷案,總檢查署也未必會答應。”

尊納登點點頭:“所以我為什麼要幫她脫罪?這是沒有的事!”

RM的御用大狀見尊納登並未聽從“旨意”,又再來信威脅,看來吃慣美式快餐的常春籐學霸,此次要準備改變口味,試試翠竹河的甘望魚咖哩飯了。

豈知開庭審訊日前夕,聆審法官卻因另有要事將案件展延。我聽到消息也有點若有所失,即使此事已與我無關,雖然我也曾上過經濟罪案調查局,以證人身份作過口供書。但據知將被傳召上庭的是那名長期OOO(Out Of Office)的前公司秘書,皆因為她有與咯咯共謀的嫌疑。

屢犯不可思議低級錯誤

這名被師父形容為肥到卡住門進出不得的OOO秘書,他每次還聲情並茂作出‘唉呀唉呀’的痛苦表情和聲音,在任職那兩年內屢屢犯下極為不可思議的低級錯誤,例如將召開董事會或會員大會的時間訂於晚上10時30分,又或者錯置開會日期,再或者漏寄開會文件,讓老爺子那方有機會取消開會,還不忘嘲諷董事局其他成員一番,虧他們無能,連召開簡單之極的會議都做不來,難怪整個公司集團在他不再掌控管理層之後一直虧錢。

 但是千錯萬錯,老爺子所發的信想必都是幽靈槍手之傑作,卻從來不怪責OOO秘書,即使所有的開會通知皆由她所簽發。我以自己那一丁點從松本清張偷來的師,立即悟出肥到卡門的秘書小姐是與咯咯RM同伙,所有錯誤皆非無心之失。

這般冤屈真是有苦無路訴,大公子幾兄妹也都一一吞嚥下來。所以滿腔悲憤的尊納登,怎可能讓咯咯一伙逍遙法,看來她和那個因小利而晚節不保的阿爺級東尼邱,翠竹河度假之旅是已成定局了。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