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台讀園藝赴日學插花 林寶美推廣花藝桃李滿天下

: 06/22/2018 - 18:55

出生自吉打州的資深花藝教授林寶美童年時住在鄉下,經常與大自然為伍,她自6歲起就自行在住家園子裡種花。中學時,她到檳城的檳華女中升學,並參加校內的插花學會,學習插花。

由於當時父親並不支持她學插花,因此,她只好自行把部分零用錢儲存起來,用來繳交學插花的學費。

學校3插花比賽奪冠亞季軍

直到初中三那年,她因為在學校的插花比賽3種不同項目中摘得冠亞季軍佳績,父親才支持她往插花藝術領域發展。

中學畢業後,她前往台灣文化大學修讀園藝系。大學時期,她趁學校假期前往日本學習插花,並曾在台灣指導當地人插花。

1972年,她考獲日本小原流花道家元教授的資格(Master Of Ohara RYU, Japan),並在1973年回到我國發展。

然而,剛回國初期,她找工作並不順利。為了生活,她當時除了在家裡指導愛花人士插花,也身兼多職。

直到1975年,她在檳城的浮羅池滑區一個商業單位設立小原流花苑有限公司,除了賣花,更設立插花班指導民眾插花。3年後,她創辦了檳城小原流插花協會,廣召愛花人士加入,以集結更大的力量來推廣花藝。

與花對話花藝更優美

林寶美現年74歲,但她的外表比實際年齡來得年輕。對此,她瞇着眼睛笑說,由於她很愛花,因此,在她眼裡,每個人都如花似玉。

她披露,經常插花也使她得以常常心情愉悅,外表自然也年輕不少。

“所謂‘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花藝對我來說不只是興趣,我更從花藝中領悟到許多人生哲理。因此,無論是在人生中面對什麼狀況,我都會像花一樣,適時調整自己的心態。”

凋謝花朵不是垃圾

她也從花藝中學會自我療癒,她除了用盛開的花朵來插花,也善用凋謝的花朵。“人生如花,有花開也有花謝時。凋謝的花朵不等於是廢物或垃圾。每當我拿到凋謝的花朵時,並不會將它丟進垃圾桶,而是對它說:‘你好可憐’,然後再把它埋進土裡,或是灑在泥土裡,讓花朵回歸大自然。”

至於斷了枝的花,她也秉持着尊重大自然的精神,用剪刀修剪之,然後再重新使用它來設計花藝。

“每當我插花時,都會與花對話,唯有與花之間建立良好的溝通,設計出來的花藝才會優美。”

她說,花藝師也得留意花朵與植物之間的顏色搭配,因此,她在插花教室內放置一個色環讓學生參考。

善用水果點綴花藝

林寶美設計花藝所使用的花,有的來自金馬崙,有的從國外進口,也有來自她栽種的花圃,而她所使用的花盆則多數從日本進口。

“插花之前,得先把花與輔佐或用以點綴的植物準備好。然後,把水倒入花盆,再把劍山放進花盆裡以固定花與植物。由於劍山外層有許多枝刺,因此,人們把花或植物插在劍山的枝刺時,得小心翼翼。每當我把一朵花或一株植物插在劍山之前,都會用水擦洗一次花朵或植物,以便花和植物顯得更亮麗。”

她說,日式小原流花道的表現手法是盛花,也就是把劍山放在寬口淺水花盆裡再插上花或植物,讓花與植物表現出擴展的姿態。

“日式小原流花道又分為基本式和自由式。基本式是依照傳統的方法來插花,包括講究主枝與補枝之間的互相對照。作為主枝的花朵或植物的姿勢或外形都比較高大。反之,作為補枝的花朵或植物,其姿勢或外形都比較矮小,如此一來,彼此才能相映生輝。”

獲世界花卉協會花藝獎章

她披露,自由式則是現代式的插花方法,花藝師可以隨心所欲,根據自己的喜好來插花。

“即使是非花類或植物類的東西也可以使用,例如水果也可以與花朵和植物互相搭配,設計出別出心裁的花藝。”

採訪當天,正巧鄰居送給她一個黃梨,於是,她把黃梨葉修剪後,也把黃梨放進花盆裡,與花和植物一起設計成花藝。

除了擅長日本小原流花道,林寶美曾於1995年考獲美國花藝設計師學會(American Institute of Floral Designers)的認證,無論是東方或西方的花藝,她都游刃有餘。

她也曾於2001年榮獲世界花卉協會(World Flower Council, WFC)頒發花藝獎章(WFC Floral Nobel Prize),以表揚她對花藝的貢獻,可見她的實力備受各界認可。

花植物有陰陽之分

林寶美說,每一朵花都有它的應用價值,因此,她在指導學生插花時,都會教學生如何尊重花的生命,避免花輕易凋謝或枯死,同時,她也會指導學生節省費用,以有限的材料設計出賞心悅目的花藝。

“花藝講究陰陽調和,同一種類的花或同一種類的植物,都有陰陽之分。舉個例子來說,玫瑰和康乃馨同樣是花,但花瓣比較大的玫瑰屬陽性,反之花瓣細小的康乃馨屬陰性。再舉個例子,竹與萬年青同樣是植物,但是外形筆直的竹屬陽性,而葉子有弧度形狀的萬年青屬陰性。陽性和陰性的花朵或植物可彼此互相調和。”

她說,插花也講究點、線、面的處理。“點指的是花,而線指的是花枝或枝狀的植物。面則是指一片片的葉子。花藝師必須把這3大要素處理得當,才能設計出雅俗共賞的花藝。

站着插花當運動

每當插花時,林寶美都是維持站立的姿勢,因為她覺得站着插花比較可以全面地看到花盆的全景,唯有如此才能設計出高雅優美的花藝。

“由於花與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因此,我一年12個月都很忙。曾經,我在農曆新年期間一直忙着插花來供應顧客的需求,後來,丈夫見狀也幫忙我插花,卻沒想到他過後因為長時間站着而導致腳痛。”

她說,她把插花當成運動,所以她並不覺得站着插花很辛苦。“每當插花時,我都會一邊聽音樂,一邊插花。”

鼓勵民眾送花示意

林寶美說,人的生活離不開花,而花藝不只是適合當成居家或辦公室的擺設品,同時,花更是象徵着愛與心意的深層涵意。

“我們除了可通過送花方式向情人表達愛意,也可藉着送花來向親人,如孩子、父母或朋友表達感謝或愛護之情。”

多年前的一個5月份,當她在花園裡埋頭苦干時,一名婦女帶着兩個兒子走進她的花園,而婦女的丈夫則坐在車裡等候。

“那名婦女說要買花送給母親,這是她第一次送花給母親,祝賀母親節快樂。我被她的孝順感動,連忙為她準備好花束,並向她的兩名兒子說‘跟坐在車裡的爸爸說,也買一束花送給媽媽’。但婦女聽後感嘆說:‘他(丈夫)不可能送花給我’。

“當我一轉頭,那名婦女就帶着兩名兒子匆匆離開花園,以致我來不及再為她準備多一束花,祝賀她母親節快樂。如果我有機會重遇那名婦女,我願意再送她一束花。”

她說,重大節日如農曆新年、母親節、畢業典禮、情人節、婚禮或新店開張時,民眾都可以藉着送花的方式來表達愛與祝福,而在探望病人時也可送花以向患者表達關懷之情。還有,出席喪禮時,也可送花圈以示弔唁往生者。

她披露,送花是表達心意之舉,而花的大或小或量的多少並不重要。送花者得視本身的經濟能力來選擇,唯有如此,送花者和收花者才會感到開心。“平時,我也很愛送花給人,無論是認識或不認識的人,我都會送,也希望每個人都會因為收到花而感到開心。”

她除了設計花束、手綁花、花籃和婚禮花門等,過去30年,每逢衛塞節遊行慶典之前,她都帶領其創辦的檳城小原流插花協會會員為馬來西亞佛教總會遊行花車插花,以設計出莊嚴素雅的花車來共沾法喜。長期接觸花性情變溫和

林寶美說,凡是對插花有興趣的人士都可以學插花,不分年齡和性別。而她所指導的學生中,最高年齡者是80歲的樂齡人士。

除了本地人,也曾有來自德國、日本和美國等地的外國人向她拜師學藝。

“人若經常接觸花和植物,性情會比較穩定、溫和、耐心及富有愛心。曾有一名家庭主婦原本性情多變,但她在學插花後,性情變得溫和。”

她開設的插花班又分初級、中級、高級、導師班和教授班,每一級別有12堂課,通過考試後才能升讀更高等級的班級。過去多年來,她栽培過許多優秀的學生,如今有些學生已升格為老師,並在她所開的插花班裡授課。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