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欺水 拒欺山 黃祖賢 當潛水教練享海底樂

: 06/19/2018 - 11:12

寧欺山,莫欺水。或許是前人認為就算受困山林之中,勉強還有野果野菇可供果腹,而且雙腿緊緊踩着陸地,心裡也會踏實一些。然而,受困水中便顯得危險重重,既無法像在陸地上正常呼吸,就連等待營救的時間也相對更長,生死往往就在那一瞬之間。

不過,隨着探險設備越加完善,令人足以化解種種危險,那麼,攀山涉水還會如古時般危險嗎?

已有16年探險經驗,足跡踏遍世界各地的黃祖賢,便是一名從教攀山轉行為教潛水的教練。究其原因,他只是認為,攀山遠比潛水危險,尤其是身為領隊教練,必須時刻關注團員的安危。

裝備完善危險性即大減

“很多人都認為攀山很簡單,就是雙腿蹬蹬蹬往上爬。然而,並非每一座山都有完善的攀山設施與路線,因此,領隊或教練必須提前為團員規劃好一切。由於有些團員缺乏專業知識,自然也不會認真看待領隊或教練的指示。入行久了,我也漸漸對這份工作感到灰心。”

他指出,相對來說,潛水就顯得安全多了。“由於許多人都知道‘欺山莫欺水’的道理,自然會在做好萬全準備後才潛入海裡。”

他披露,潛水的前置作業極其繁雜,包括需在事先學習水下手語、氧氣筒的正確使用方式、如何調適水壓等等,而這些都必須花費長時間來學習和訓練。

“就算我把潛水器材擺在一般人的面前,他們也不會貿貿然潛入海中。畢竟他們缺乏專業知識和訓練,對大海會充滿恐懼感,這是人類的天性。但是,當我們學會如何操作潛水器材,並具有一定的潛水知識後,大海就沒有我們想像中的恐怖了。”

其實,無論是攀山或潛水都是具有危險性的運動,但隨着探險裝備逐漸完善,兩者的危險性已大幅度降低。

他說,一般大馬人都缺乏探險安全意識,更遑論重視專業探險員。由於一些人缺乏“敬山”的想法,攀山時常會因大意而受傷,自然使得攀山運動的危險性提高。

“與潛水相比,攀山耗時更長,若想要攻頂征峰,很可能需花費十幾個小時,下山時又可能是十幾個小時。若是缺乏攀山安全意識與專業知識,並在過程中不幸腿折時,又該如何自救呢?許多人都以為自己可以‘執生’,但事實上怎會那麼簡單。”

教學考核需3至6天時間

黃祖賢自嘲性格貪玩愛冒險,乾脆寓工作於娛樂,所以,他過去一直以來都在探險業中打轉。他從攀山教練轉行成為潛水教練,部分原因是希望一直處在玩樂狀態之中。不過,生活豈會如想像中美好呢?尤其是擔任一名領隊潛水教練,更是必須時刻關注團員的生命安危,背負莫大的壓力。

“起初,我創辦潛水公司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單純覺得一人潛水很無聊,乾脆開一家公司召集同好一起潛水。但是,並非所有團員都具備相關的專業潛水知識,所以還需為學員安排教程與考核,確保他們可以應付水下突發的危機。”

他說,從教學至考核一般上需3至6天,因此,必須在出發前分發課本給學生,好讓他們可以上課。抵達海島後,學員還必須現場演示一番,直至他確定學員都懂得正確操作潛水器材後,才可一起潛入海中。

“我從不強迫學員一定要閱讀課本,但若是無法通過我的考核,休想參與我們的潛水活動。學員買的是我的專業知識,因此,我必須用專業嚴謹的態度教導他們。只有考核分數達75分或以上,並且懂得專業潛水知識和操作器材,我才會允許他們潛入海中。”

分島嶼派城市派

若從地域上區分,潛水教練大約可分為島嶼派與城市派兩個派系,黃祖賢便是屬於城市派系。他並無固定的潛水地點,而是喜歡全世界“趴趴走”,盡可能嘗試在不同的海域中潛水。

而島嶼派的潛水教練就顯得與世無爭,皆因活動範圍多在島嶼附近,與此同時,他們更懂得當地海流的“脾性”。

無論是哪一個派別的潛水教練,每當他們潛入水中時,都只能用同一種語言——手語。

他說,人在水底是無法通過語音溝通的,因此,手語便是潛水員的共同語言。不過,有些俏皮的潛水員如他與妻子便會自創手語,藉此在水中表達愛意,就算別人看見,也無法明暸他們之間的暗號。

“在海底世界,聾啞人士相對更佔優勢,因為他們懂得的手語更多,在水下自然而然會說得更多。”

赴未開發海域潛水費用高

來西亞的島嶼眾多,擁有豐富的海洋生態系統,諸如刁曼島、熱浪島、沙比島與西巴丹島等,都是潛水愛好者的天堂。此外,其他如馬爾代夫、斯里蘭卡、日本帛琉等地,也是熱門的潛水地點,而黃祖賢每一年也都會拉大隊到這些海域暢游。

“有一些費用高昂的海域,例如還未開發的海域,如印尼群島中的海島,我也曾經帶團前去。由於當地還未開發完善的潛水生態,我們必須租借私人遊艇、準備膳食與潛水器材等等,潛水成本自然也大大提高。但是,這些未經開發的海域,保留了海洋的原生生態系統,海魚也不見得怕人,潛水樂趣大大提高。”

他曾試過一個月內連帶3個潛水團,但卻因為工作量太高而累極,如今則學習調適工作量,每兩週只帶團一次。

“我最初便是希望一面玩一面工作,並且希望每年可以前往3個自己不曾去過的國家或海島潛水。”

他笑說,就算必須自掏腰包,他也會前去潛水,因為這是他熱愛的興趣。

初級課程需學24基本技能

黃祖賢從業16年以來,從未在水下發生意外,這必須歸功於他明顯的處女座性格,即事事追求完美,包括必須具有完善事前準備才會潛入海中。

他說,經驗豐富的潛水教練可以預知海水暗流的分佈,自然也會引導團員趨吉避凶。

“潛水的危險性在於團員的心態與教練,因此,教練的態度嚴謹便顯得很重要。我們必須教導學生許多技能,單單是初級就需要學習24種基本技能。團員是否依循教練的指示,也是關鍵因素之一。我們的工作性質和旅行團領隊很像,只是風險更高,畢竟我們的工作是在海裡進行,所以,我們必須負責團員的安全。”

從學員變潛水教練

檳城負責人方觀凱是從4年前開始加入潛水行列,起初,他只是黃祖賢的學員,但在參加過數次潛水運動後,他最終決定考取潛水教練執照,並且希望在檳城開辦一間潛水教室。

“我原本是想在檳城學習潛水,但後來我通過網絡找到黃祖賢的公司,過後便乾脆前往吉隆坡學潛水。過後,我想不少檳城人都會想學潛水,所以,我在和祖賢商量後,加上檳州國際會展中心的游泳池恰好翻新,並邀請我們入館駐店,於是,我們便開始在那裡授課。”

本是一名化妝師的王慧婷,則是檳城分部的第二批學生的其中一人。她說,潛水是一種神奇的運動,海底生態的美麗深深震撼了她,讓她第一次潛水便深深愛上了。

“潛水其實可以解除壓力,曾經就有兩人向我們租借氧氣筒,然後潛入泳池裡下棋。後來,我們問他們原因時,他們說,水底世界可讓他們心無旁騖的思考,並讓他們可藉此逃離城市喧囂以消解壓力。”

 

Long Adventure Outdoor Sport  /LA Scuba(檳城分行)

地址:

128, Persiaran Raja Muda Musa, 41100 Klang.

108-A, Spice, Jalan Tun Dr Awang, 11900 Penang.

聯絡電話:

03-33820128/019-3830352(檳城分行)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