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圓孔未閉 下肢靜脈血栓 腦中風問題在心臟

: 06/18/2018 - 11:46

(吉隆坡訊)每當提及腦栓塞(腦中風的一種)時,人們都會將它與年事高、高血壓、高血糖或高膽固醇作聯想。然而,部分病患年紀尚輕低於50歲,也不曾出現上述病症,卻毫無預兆地腦栓塞。由於無法揪出病因,醫學上稱之為隱性腦中風(cryptogenic stroke)。

介入性心臟內科顧問拿督葉貽源(Yap Yee Guan)指出,近年來的醫學臨床研究發現,隱性腦中風的病患並非毫無來由中風,而是與開放性卵圓孔(Patent Foramen Ovale,PFO)有所關聯。

“當胎兒還在滿滿是液體的子宮時,他呼吸的氧氣是來自母親的含氧血。因此,心臟能不斷跳動。”

“如同成人的心臟,胎兒的心臟也有4個腔室,分別是左右心房及左右心室。心臟中間有個間隔(septum)分開左右心房。在胎兒期間,這個間隔如同兩片分開的瓣膜,形成一個小縫口。”

每4人中1人患上

他透露,由於胎兒的肺部未發育健全,來自母體的帶氧血液是沒有經過肺部交換氣體的步驟,直接透過這個卵圓孔的小縫,流進胎兒全身。

“在正常的胎兒循環中,母體透過胎盤和臍帶,將含氧血透過腔靜脈進入右心房,再透過卵圓孔推送到左心房,再從左心房進入左心室,然後進入主動脈,再將血液輸送至其他器官。”

“待嬰兒出世後,肺部開始啟動氣體交換功能,心臟的壓力會有所變化,左心房的壓力開始上升,這股壓力促使心臟間隔之間原本分開的瓣膜合起來。”

他提到,約20%至25%的胎兒在出世後,這個間隔的瓣膜未有按照“正常程序”合起來,形成開放性卵圓孔(PFO)。這情況在每4人當中,就有1人患上PFO。

“簡單而言,PFO相等於心臟有縫,一般上無需特別治療。不過,若PFO病患的下肢出現靜脈血栓(瘀血),則可能導致腦栓塞,後患無窮。”

他說,在正常情況下,當血栓流到肺部時,肺部會發揮過濾功效,把血栓過濾掉,血栓不會流至左心室,更不會進一步去到腦部。”

“不過,若恰好是PFO病患的下肢靜脈出現血栓,血栓透過靜脈流至心臟,則會穿過未關閉的卵圓縫口,從右心房流向左心房,再流至左心室,最終來到主動脈(aorta)。”

他強調,當PFO病患出現掙扎或用力的動作,如下蹲或運動,壓力增加可導致卵圓縫口更為張開,以致血栓更容易從右心房穿至左心房。

“大家需知道,主動脈第一道血管就是通往腦部,當血栓來到腦部,造成暫時性腦缺血性腦中風,對生命造成危害。如此一來,也說明了外表健康的年輕病患患上隱性腦中風,很大的原因是PFO在作祟。”

傘狀封堵器關閉卵圓孔

葉貽源表示,我們可透過經皮導管微創手術為病患治療PFO,以“Amplatzer PFO封堵器”(Amplatzer PFO Occuler)關閉卵圓縫口。

“這是一個以鈦鎳合金製成的傘狀網狀盤封堵器,具有強烈的收縮和擴張能力。無論如何被擠壓,它最終會恢復原形。”

他說,一般上,卵圓孔的縫口平均為1毫米至10毫米,醫生將依據卵圓縫口的大小,選擇相符體積的傘狀封堵器進行手術。

“手術進行時,醫生會把傘狀封堵器縮小及“鎖進”細小支管內,通過病患的大腿靜脈,把支管導進心臟裡。當支管抵達心臟中間部分,會透過右心房穿過卵圓縫至左心房。”

他解釋,被鎖在支管裡的傘狀封堵器會被“解鎖”,當傘狀封堵器擴張時,就如一把打開的雨傘般,穩固地封住卵圓縫。

“約在手術半年後,心臟會生長出薄膜,把整個傘狀封堵器蓋上,最終成為心臟的一部分。”

他指出,經皮導管關閉卵圓孔手術是一項高度成功的微創手術,病患無需承受開刀的風險就可把卵圓縫口關閉起來。重要的是,多項臨床研究成果皆顯示,接受微創手術病患的腦栓塞復發率大為下降。

“在過去,醫生是使用藥物治療PFO,旨在預防出現瘀血,進一步避免病患腦中風。”

他說,於2017年公佈研究成果的RESPECT臨床試驗,分別追蹤接受微創手術及藥物治療的病患長達5.9年後,發現前者的缺血性中風復發率下降49%。

“另一項CLOSE臨床研究成果更為鼓舞,研究同樣追蹤兩組病患5.3年,隨後發現接受微創手術病患的缺血性腦中風復發率,比接受藥物治療的病患大幅度下降97 %。”

“最後一項REDUCE臨床研究則把追蹤期限縮短至3.2年,同樣地,接受微創手術病患的腦中風復發率也下降77%。”

案例

45歲陳先生,向來身體健康,沒有高血壓,糖尿病及心血管疾病病史,卻在有一天突然中風,讓他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感到沮喪,他隨後聽取心臟科醫生的建議接受檢驗,發現自己是開放性卵圓孔患者。

醫生為他進行手術植入“傘狀封堵器”,把其心臟間的縫口封住,同時也治愈其偏頭痛症。

 

oslalal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