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菜】傳統VS創意 包出一片天

: 06/17/2018 - 12:30

鬧鐘還未響,初晨第一道陽光剛剛灑落,鄭家長子鄭傳臣已起床前往廚房,炒製包點所需的餡料了。自高中畢業後,他的生活重心便是廚房,不是像武林高手般要修練曠世神功,而是希望減輕父母持家的負擔。

八九年過去,小伙子也已邁入成家立業的年紀,有着和父親一樣寬闊的肩膀,足以撐起家業的營運了。如今,父親鄭友波背負許久的重擔,終能一點一點地卸下讓兒子們承擔了。

然而為人父母的,自然希望兒子成龍成鳳追尋自己的理想,而非如自己般日夜在燥熱難當的廚房裡幹粗活,終日為包子銷量操心。當兒子放棄升學決定承傳家業時,兩老曾多次把他轟出廚房,還下了禁足令。然而兒子一旦執拗起來,誰也無法澆滅他的決心。他每日準時出現在廚房,一言不發,拿起湯匙便將餡料塞入麵皮中。

鄭父形象寡言嚴厲,既不想讓兒子繼承家業,但也抵不住兒子的執着,只好沉默地不教導他任何製包要訣,而體弱多病的鄭母徐莉莉反而成了父子倆的緩衝劑。那時鄭母養病家中,搓揉麵團、切麵、麵、包餡等繁瑣工作都由鄭父一手包辦。為了減輕父母的工作量,鄭傳臣才決心走入廚房幫忙;缺乏幫手的鄭父,在鄭母的勸說下也正式讓兒子幫忙,才能緩一緩氣。

合記包點,是鄭氏一家合力製作的包點。今年4月,父子倆將家業正式更名為“合記包點”,雖然鄭父不擅言辭,但此舉正是他對兒子的認可。

不僅辛苦 還沒了自由

談及父親,鄭傳臣用時下潮語把父親歸類為“沉默系宅男”。或許是性格使然,鄭父並不擅長用言語表達,臉上也鮮少掛起笑容,因此給人一種沉默且嚴肅印象。他的生活重心永遠圍繞在妻兒身上,幾乎不曾離家出遠門,因此形成宅男形象。

鄭父話少且不願讓兒子繼承家業,自然不會傳授製包要訣了。兩人缺乏良性溝通,自然衍生出另一種對話模式——用時間作證明。為了讓父親看見他的決心,鄭傳臣每天都往廚房跑,專心觀察父親製作包點的材料比例,在腦海中一遍遍地模擬。這麼一待便待了5年,鄭父抵不住兒子的執拗,終決定傾囊相授。

“父親傳授製作包點前告訴我,繼承家業後就不要怕辛苦,因為未來的生活重心都要放在家庭上了,原本自由自在的生活也會消失。”成為接班人後,鄭傳臣坦言曾有一絲後悔,因每每見到朋友出外旅行,但他卻必須每天待在廚房做包。“但這是家裡傳下的行業,我覺得還有發展的空間。”

花上四年 研創芝士包

長子鄭傳臣高中畢業即投身家業中,除了是想減輕父母的負擔外,也是面對畢業而暫時找不到人生目標。他坦承,最初幫忙做包時並不上心,只是為了打發時間而已。直至後來生意額滑落,訂購包點的數量大不如前,他方才決心投身這一行當中。

當時台灣綜藝節目頻頻介紹創意料理,而他也在節目中獲得靈感,決定打造出屬於合記包點的創意包點──芝士包。雖然想法新穎,但初試時便遇到難題,芝士、內餡與麵體無法完美契合。後來他在親戚做的肉包中獲得靈感,並前往台灣取經,用了四年多時間才成功做出第一款芝士包。

一旁的鄭母補充:“當他決心要做創意包點時,家中現有的打粉機無法製作少量麵團,因此我和丈夫商量後決定買小型機器給他。雖然小型,但一台要價不菲,我們本來也捨不得買。”

保守派的鄭父並不看好兒子的創意包點,兩人也曾為此起了口角。但如今合記的創意包點訂單量高,鄭父也開始與兒子一同製包。父子倆最終回到原先的對話模式——用時間作證明。如今合記包點共有抹茶蓮蓉包、金瓜包、椰漿飯包、黑椰包與臭豆包等創新口味包子。

打算開設 手工包專賣店

於1993年開業的合記包點,是由鄭友波的弟弟創辦。約莫在千禧年時,弟弟病重,只好請求哥哥從雙溪大年來檳幫忙顧店。直至逝世前,弟弟方將辛苦創辦起來的合記包點交託給哥哥。

“我們都是老了才學做包。”這幾乎是鄭母徐莉莉的口頭禪,藉此調侃夫婦倆的衝動行為。鄭友波本是一名木匠,中途轉換跑道成為製作包點好手,過程並不容易。夫婦倆將當時年幼的兒子寄養在雙溪大年的朋友家,四處拜訪資深包子師傅,才逐漸完善本身的不足。

兄繼弟業,是因為不捨;子承父業,是因為不忍。鄭父守住了弟弟的心血結晶,而兒子則希望將其發揚光大。

“我希望未來可以開設一家手工包專賣店。但目前我想先在路旁販售現做現蒸手工包。”自從決心承傳家業後,鄭傳臣腦海中便不斷地思考要如何將家業發揚光大,讓更多人嚐到這個好味道。

 

合記包點

 

038-O, Lorong Rambai, Paya Terubong, 11060 Pulau Pinang.

016-472 4469 / 013-419 7755

RM1.50~RM3.20(約下午兩點出籠)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