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水節無國界 世界公民齊聚曼谷戲水樂

: 06/13/2018 - 11:20

似是身處在冰與火的交接處,頭頂帶來攝氏36℃高溫的熾烈艷陽,冰水卻不斷從四方八面潑來,汗水與冰水交織,身體又黏又凍又熱,異於慣有的生活經驗,但誰會不愛潑水節呢? 水,模糊了陌生人之間的界限,大家恍似處在同個戰場內,水槍直線掃射,水桶瓢舀橫線潑來,身體還未來得及作出反應,冷水已經在身上漫開。 在潑水節當天,不同國度的人在曼谷相遇,水就成了他們的共通語言,見面時直接省去寒暄,一切等水戰結束再說。

潑水節前夕,筆者搭乘的班機在曼谷朗曼國際機場降落,當時,天色已漸漸轉暗,遠處建築卻陸續亮燈,展示曼谷“不夜城”的一面。

從機場前往市隆區(Silom)的路上少有車輛,與潑水節該有的盛景似有極大落差。後來經民宿小弟解惑後,方知曼谷的潑水節活動多是面向外國人,當地人則是趁着潑水節所帶來的連假,舉家大小返鄉過節,所以,城市的塞車窘況自然得以緩解。

當晚的市隆區仿彿充斥着一股異樣強韌的生命力,並非是因着那條誘惑旅客犯禁的紅燈區街道,而是因着路邊小販忙碌又亢奮的面貌。

他們在人行道上搭建簡易攤格,一箱箱玩具水槍等待上架,這場以國家為單位的大型水戰,便在他們的努力籌備中拉開序幕。

前往莎拉當(Sala Daeng)高架電車站時,已經接近上午11點,這時,街上已少見擺賣玩具水槍的路邊攤,而眼前所見的攤檔多是售賣泰式小吃的檔口。只見檔主早已備齊食材,坐在路邊等待下午的遊行開始。

該路段是曼谷潑水節的一級“戰區”,每年都會有軍人與警察設立檢查站,嚴禁民眾攜帶危險物品入內遊行。

用水潑人是祝福行為

潑水節約莫在中午12點時開始,筆者之前從未參加過潑水遊行活動,自然對這場無國界的“大混戰”感到好奇。直到親身經歷後,才確定水是這場戰役的武器,而現場場景就有如美劇《行屍走肉》(The Walking Dead)裡主角槍戰喪屍的畫面。

這場戰役的氣氛有些許奇妙,水呈散霧狀從瓢舀潑出,多是路邊小販趁空檔時“偷襲”路過者,使得路過者的衣服還未乾透又濕了,水珠從髮尖滑落,從踏入這條街道起,便別想乾着走出去。

不論男女老少,只要踏進這一區,便不可能“乾”着出來。此刻,性別年紀膚色都不再成為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因為水已成了大家的共通語言。

雖然場面極其混亂,但街道旁的餐廳仍舊繼續營業,若穿着泰國傳統服裝的女店員在店外叫賣,因一時不慎而滑倒時,旁人非但未上前攙扶,反而把水槍移向對方盡情掃射一番。不過,即使情況再狼狽,被“水襲”者也多不會翻臉,畢竟這是佳節特色。

據悉,泰國潑水節源於七位公主大戰旱災魔王的傳說,過後,人車為了紀念這個傳說,而保留潑水的風俗習慣至今。

當冰水從四面八方潑來時,路過者先別想該如何避水,而是應想着該如何還擊。這是因為在潑水節期間,潑水是一種祝福的行為,因此,被潑者不但不能面帶怒容,反而應微笑以手上的水槍“回禮”。

倉促逃離水戰後,衣服仍在滴水。潑水遊行活動總顯得瘋狂,眾人互不相識卻互相掃射及潑水,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因為在一連三天的潑水節中放肆和脫序玩樂後,一切又會重回軌道,大家又會過着和往常一樣的日子。

浪費水源 亂棄水槍  環保分子抨破壞環境

作為世界知名的旅遊城市,曼谷在每年的潑水節都會迎來成千上萬的觀光客。

然而,每到潑水節,當地人便會趁着連假回鄉過節,使得曼谷大街小巷都為外國觀光客所“佔據”。所以,在這段期間,曼谷可說是名副其實的“遊客城”,當然,趁機在當地擺檔賣水、水槍或小吃的小販還是當地人無異。

根據觀察,在街道兩旁賣水的小販所開的價錢大同小異,大約是每“補水”一次收費10泰銖(約1.25令吉)。

“補水”動作看似簡單,但其實小販運水的過程並不輕鬆。有時是由年輕人推着手推車運水,有時則是由老婦手提或手推水桶運水,無論是年輕人或老婦,通常都會面對邊運水邊漏水的窘境,結果,每每一桶滿滿的水被運到現場時,多只剩下半桶,可說是費了力氣也浪費了水。

此外,在潑水節結束後,遊客多是把所買水槍棄於酒店或民宿內,鮮少有人將之帶回國紀念或使用,因此,這些功能完好的水槍又成了一堆有損環境的垃圾。

因此,隨着環保意識抬頭,近年來已有學者和環保分子開始在檢討這類節日對環境所造成的破壞和負擔。或許這類檢討很掃興,但沒人能否認的是這類檢討的必要性,畢竟地球資源越來越不足,而人類對環境的破壞又越來越嚴重,所以,在玩樂的同時,大家或許得思考該如何玩得“環保”一點。

商場辦泡沫派對應節應景

在潑水節前後,為了吸引消費者,曼谷各個商場都會舉辦或大或小與水相關的活動,如曼谷中央世界購物中心便舉辦了一場大型泡沫派對,除了邀請歌手到場演唱,也邀聘DJ到場打碟以激活氣氛。

據現場所見,明明當天烈陽高照令人暈眩,但在泡沫內舞動肢體的民眾卻能“忘熱”的玩得不亦樂乎。

至於那些無力斥資舉辦大型活動的商場,則不斷播放具復古風的泰語電子舞曲,然後從高處往下灑水。雖然方式簡單無新意,依然能吸引一批人在水下跳舞玩樂。

正當遊客在商場戲水尋樂時,水門市場內的攤販的孩子也自得其樂的在攤檔旁擺放充氣泳池,然後在泳池內戲水潑水,甚至舉起水槍掃射路過者。

由此看來,潑水活動還可說是一項不分階級的活動,因為大家無論貧富都可通過各自的方式戲水為樂。

中國後裔忘母語保家鄉味

夜晚的市隆區是一頭不眠的獸,在潑水節期間,它在入夜後更是顯得“張牙舞爪”。但到了清晨7點時,這頭獸卻顯沉靜至極。

這時,夜店的華燈一盞盞熄滅,路上行人零零散散,僧人站在路旁托缽化緣,善信則跪地禮拜僧人,畫面風格與潑水活動迥異。

來到民宿附近的小菜市街時,乍看與馬來西亞的菜市場並無分別,香蕉、蓮霧、芒果等熱帶水果霸佔了半個水果攤位,劈開一半的泰國榴槤則飄香數里。雖然筆者因語言不通而無法和檔主說個明白,但最終仍憑着比手劃腳完成交易。

此外,類似大馬雜菜飯檔的小檔口,青紅橘是菜式的主要色調,色澤明亮的打拋豬肉碎更顯開胃,幾乎人人用餐前都不忘舀上一匙。另一檔則主售芙蓉蛋飯,檔主把肉碎、香腸、胡蘿蔔與小玉蜀黍切丁放入蛋漿內攪勻後,趁着鍋內油溫正好,即讓蛋漿下鍋,接着,只見“蛋餅”漸漸膨脹定形。食用前,檔主建議食客添加一些泰式辣椒醬與番茄醬,為芙蓉蛋飯注入微辣微酸兼帶一絲甜味的開胃滋味。

當筆者看到寫有“香港”兩字的燒肉檔時,不自覺便用粵語與檔主攀談,結果,對方馬上以泰語“薩瓦迪卡”回應,筆者即知對方不諳粵語。

早年中國各地的居民南來到泰國定居後,多因生活所需而忘了母語,所幸大家始終不忘家鄉味,並讓家鄉味在異鄉發揚光大,所以,我們也才能在這麼多年後,依然可以在泰國吃到味道正宗的美味燒肉。

民間對性別平權開放  政府未通過同志婚姻法

泰國民間對性別的開放觀念,實在值得大家學習。

筆者所住的民宿的女老闆在向住客介紹她剛出世兩個月的男嬰時說:“他現在還是男嬰,但未來可能會是女孩。如果他未來打算變性,我會全力支持他,因為這是他的人權。”

足見泰國民間對性別平權意識保持開放態度,但官方至今仍未通過同志婚姻法令,跨性別人士即使經歷性別重置手術,仍無法把身份證及護照性別欄裡的性別作出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