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左雅皮右嬉皮

: 06/13/2018 - 10:57

由於老娘一般處於鐵打的死宅狀況,踏出門外的至大理由,無非就是曬衣丟垃圾或澆水這樣,所以最常見到的鄰居就是住對面和左右兩側的。儘管如此,偶遇的幾率也算頗頻密——陽光好的時候我愛搬東西出來曬,而他們則愛在戶外活動,或曬太陽或整修院子。總而言之,在陽光和煦的晴朗氛圍,就是無法把人關在屋子裡頭就是了。

如此整3個月下來,從一開始互通報過名字後,逐漸地也有些許家雜的閒聊交集了。此外,再從大斗那兒道聽途說一些,左拼右湊一下,乃至無論是左鄰還是右舍,背景幾乎就差不多脫穎而妥妥湊出一幅拼圖輪廓了。

先說大斗同排的左右鄰,左邊的是卡露萊及未婚夫,斯文無紋身完全是一對雅皮士(Yuppies)的範兒。她爸媽和她是最早期買下這四棟房子一頭一尾的兩間。據悉,她爸媽尚未退休,在數小時車程外另一城裡工作和生活。但為了方便週末過來跟女兒見見面、吃吃飯,遂移勘就船(科科,這種用心良苦好熟悉耶),特在此買多一間小屋。既相近又不同住一塊——人家經濟條件好就是可以這樣任性唄。

而右邊住的是瑪麗安及未婚夫。未見廬山真面目之前,大斗聽鬼佬安哥蔡的捕風捉影,謂那是一對嬉皮士——他但見人家染了藍頭髮和戴了鼻環就作出如此定論。呵呵,以貌取人的慣性,原來有着不分國籍種族天下大同的偏見。我跟大斗說,唓,你娘還染紫色頭髮,而且要不是自覺鼻樑不夠挺直還有很怕痛,我也想在鼻翼上鑲粒小鑽石呢。難不成你娘也嬉皮了麼?

不過,聽說瑪麗安和未婚夫大部分時間都在尼泊爾……呃,光是這點,看來鬼佬安哥蔡的話倒有幾分可信度。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