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音樂劇演唱會弘揚佛法 黃慧音靜心創作佛曲 撫慰心靈

: 06/12/2018 - 11:44

當一片菩提葉投影照射在舞台上,一把空靈清新的天籟之聲唱起充滿柔和喜樂之情的慈經,此人正是該佛曲音樂創作人黃慧音。來自霹靂州太平的黃慧音因為音樂而與佛法結緣,進而創作了許多家喻戶曉的佛曲音樂。近年,她把佛曲帶到大舞台,希望通過音樂劇和演唱會來弘揚智慧法音。

黃慧音出身自音樂世家,從小就飽受音樂薰陶。

1997年,她因參與電視劇的音樂製作,而認識了空能法師(俗名張記福)。出家之前曾是電視製作人、編導和演員的空能,當時問她可否把《心經》梵文佛經編成佛曲,結果這促使她與佛法結下不解之緣。

“那時候,我對佛法了解不深,只單純地抱着做好音樂的心態,在心無罣礙下把《心經》和《大悲咒》等佛經創作成佛曲,卻沒有想到推出後,獲得聽眾熱烈的迴響。”

她希望通過把佛經賦予現代化的旋律並改編成佛曲後,讓佛友即使不在道場上,也能通過唱誦佛曲,或享受聆聽悅耳的佛曲旋律,來與佛法結緣。

“佛曲不講情情愛愛,不希望人們因文字歌詞內容而胡思亂想,越聽越傷心,而是以動聽的旋律來傳遞歡喜給眾生,給人心靈上的依靠。”

學梵文巴利文發音唱誦

她她所創作的佛曲涵蓋多種語文,包括中文、英文、梵文、巴利文、粵語、藏文和日文等。

“在眾多語文之中,當我以梵文和巴利文來唱誦佛曲時,法師和佛法研究學者在語言的發音上給予我許多意見,並讓我了解其註解,再配合我個人在音樂上的體悟,才得以完成以梵文或巴利文來製作的佛曲。”

無論是作曲、編曲、唱誦和錄製佛曲,她都一手包辦。“我是以一站式的方式來製作佛曲,沒有再加入其他人的想法與念頭,這使我可以很專注地完成創作,猶如一個人的靜心狀態。但我是通過歌聲來呈現出我對佛法的體悟,並通過唱誦來與更多人分享。”

聽過佛曲 有人哭有人笑

《慈經》是黃慧音於1999年創作並推出的佛曲,也是她的創作之中廣受佛友喜愛的佛曲之一。

“當時是由本地一名法師從《慈愛經》(Karaniya Metta Sutta)裡抽出經文摘要並整理後,再由我寫成歌詞。‘願眾傳,慈經禪’,我希望此佛曲經佛友廣傳下,能與世界各地的佛友結下善緣。”

她披露,許多聽眾聽了這首佛曲後,反應都不一樣。

“有些人聽後會哭,有些人會笑,還有些人發脾氣,或不想聽下去。那是因為每個人是以不同的心境來聽佛曲,心底存在着不同大小的情緒黑洞。所以,同一首佛曲,由不同的人聽後所呈現的反應都不一樣。”

她所創作的佛曲撫慰了許多人受傷和無助的心靈,曾有聽眾要求她列出“藥單”,說明在面對何種問題時,該聆聽哪一首佛曲。

“我創作佛曲不是為了‘對症下藥’,幫助人們解決這個問題或那個問題。我認為,萬象俱緣,每個人都得修行,才能應對生活中的難題。”

提攜後輩組8人男團“淨世金剛”

在過去多年來,黃慧音一直身在幕後創作與唱誦佛曲,聽眾只能通過光碟CD或網絡上的影音來聆賞她創作的佛曲,以及靈性乾淨的歌聲。

直到3年前,她才首次登上大舞台,舉辦“淨世慧音”(Sound of Wisdom)佛曲演唱會,並上台獻聲,拉近自己與聽眾之間的距離。

“之前,我除了創作佛曲,也曾參與過《釋迦牟尼佛傳》佛教音樂劇的音樂製作,多年來一直都是擔任幕後音樂製作的角色。直到2015年,一名法師告訴我,創作佛曲也等同是在弘揚佛法,但通過光碟CD傳遞佛法的效果比較慢。”

她認為法師的說法甚有道理,為了可以栽培更多佛曲創作人,以及為後輩創造一個佛曲創作和發表的平台,於是,她便決定舉辦演唱會,以向更多觀眾傳遞佛法。

2015年,她在吉隆坡國家劇院呈獻7場“淨世慧音”佛曲演唱會,並在之後到新加坡和印尼巡迴演出。

“淨世慧音”在國內和國外所取得的熱烈迴響,也激勵她再接再厲。今年,她再次製作佛曲演唱會“慈音演唱會”,她除了擔任主唱,也不吝於提攜後輩,成立由8名男性組成的梵樂美聲男團“淨世金剛”,並與他們一起合唱多首佛曲。

與此同時,她也邀請本地著名舞蹈家李瑞強和舞蹈團,與她和美聲男團互相配合,一起呈獻融合美妙歌聲和舞蹈演出的演唱會。 

“慈音演唱會”曾於2016在吉隆坡演出3場,今年在檳城上演3場,而她也計劃未來到馬六甲和砂拉越州的古晉呈獻該演唱會。

盼民眾自行購票入場

黃慧音說,無論是佛曲演唱會或佛教音樂劇,宗旨都是創造平台給後輩和下一代,以便大家能繼續創作更多佛曲來傳遞慈愛精神。

“我覺得佛曲要持續流傳,且吸引年輕人參與其中,可以參考流行樂的發展形式,即通過售票方式來辦演唱會。我舉辦‘淨世慧音’或‘慈音演唱會’都是通過售票形式來演出,而不接受任何贊助形式。那是因為我希望觀眾可自行購票入場觀賞,如此才能建立一個長久的佛曲發表平台給年輕佛曲音樂人,讓他們可以在沒有經濟壓力的情況下持續創作佛曲。”

她一直都不吝於提攜後輩,即便是初出道的年輕佛曲音樂人,她都會給予鼓勵和支持。

“我不希望只有一個黃慧音,而是希望還有更多黃慧音。因此,我成立了‘淨世金剛’男團,鼓勵年輕人創作和唱誦佛曲。我舉辦演唱會,也是為了讓後輩有一個可以通過佛曲弘揚佛音的平台。”

立志到美國劇院演出

黃慧音從幕後走向大舞台後,便不再只是佛曲音樂製作人,她也同時擔任演唱會和音樂劇的音樂總監和導演等重要職位。

她累積了多場在本地和鄰國的舞台經驗後,期望有一天能把佛教音樂劇帶到西方國家演出,讓西方人有機會通過觀賞音樂劇來了解佛法。

在過去兩三年來,她在籌備英文版的《釋迦牟尼佛傳》佛教音樂劇,希望有一天能把該劇帶到美國紐約市的百老匯劇院演出,並可以像著名音樂劇,如《貓》、《歌劇魅影》和《孤星淚》等長期在當地公演。

“我希望可以通過新世紀的表演方式來呈現英文版的《釋迦牟尼佛傳》,例如在呈現貪、嗔、痴這三種定義時,可由一名演員扮演擁有一個身體與三個腦的超現實人物,或者扮演婆羅門的演員,可通過踩高蹺的形式出場等等。”她在腦海裡勾勒出這齣音樂劇的模樣。

製作《地藏經》 逾2年未完成

黃慧音譜曲時所用的時間不一定,有時候,她可以在短短5分鐘內就譜好一首佛曲;有時候,她得花費一整天的時間來譜曲,不僅如此,她還曾用上幾年的時間來譜寫一道佛。

“目前,我在製作《地藏經》,從譜曲,編曲,唱誦等都由我一人包辦。由於《地藏經》長達2萬多個字,因此,我得把它分成3個部分來製作,迄今已用了2年時間來製作,而此佛曲的製作工作至今還在進行中。”                                                                                                                                           如今的黃慧音,身份更多元,無論是幕後幕前都可見到她的身影,但她的個人生活卻沒有太大改變。

“以前,我只是面對錄音室。自從走到幕前後,我得直接面對觀眾,除了工作比從前更忙碌,生活上並沒有太大變化。除非晚上有舉辦演唱會或參與音樂劇的製作工作,不然,我平時一下班就會回家休息,生活很規律,晚上很少出席晚宴或應酬活動。”

看來,她的生活猶如她的歌聲一樣,純淨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