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狀況三懂

: 06/12/2018 - 11:25

在參觀過了湯米那個後院的斜坡菜園後,我終於搞懂了狀況:大斗他們那排房子,原來就是上排房子的後院!那個小發展商,大概用足夠讓人心動的價錢說服了那排房子的主人,結果他們不就齊齊把一半後院切賣掉唄。我指着湯米的院子說,你這兒可多建另一間屋子也綽綽有餘。不意,他一副粗聲粗氣地說,我要多一間房子幹啥?我就是要土地。

這也是的,並非人人皆見錢即眼開。他一一為我介紹他的農作物:好幾列間隔着不同顏色的玉米、黃和青的意大利瓜(Zucchini),還有許多他說了我也不懂的蔬菜名字……想像一下過些時日,這將會是一幅什麼樣的田園風光。我跟他說起,我家大叔也很喜歡種東西,不過他是個半桶水的冒牌農夫。等他6月回來,再來參觀你的農耕地見識一下。湯米開心得恍如遇到同道中人,大笑說:“隨時歡迎。”我見他的農作物全灑有一層白白的粉狀物,他說了一通,我也搞不清名堂,不過猜測應該是農藥之類。

後來,大斗看到她爹的“心血”被瓢蟲摧殘得目不忍睹狀,遂問我怎麼不問湯米怎樣治那些害蟲。當我說出他可能有在用農藥時,她立馬就反應:“這樣算了,自己種的還要去灑農藥還不如去超市買來吃。”

說起這害蟲呀,有一天我終於發現了天氣的“關鍵性”。是這樣的,一日雨過天青,為了交差(老娘俺留在北卡可是有任重道遠責任的),我得去查看下那幾棵劫後餘生(嫩芽躲過被害蟲啃光的命運)的球子甘藍,一隻小鳥絲毫不怕人地就飛撲到旁邊啄食……日照固然是植物賴以生存的重要因素,但雨天不是植物最大的煞星,小鳥不能出來除害蟲才是真正關鍵也。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