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彩繪仁心】國際醫療(二)

: 06/08/2018 - 18:53

在前一章裡我們談到了國際醫療的類型(分為人道救援、慈善醫療、特殊議程醫療以及商業導向醫療)與發展近況,在我國由於商業導向醫療頗具潛力,所以許多大型醫學中心都大力發展此類醫療。

按照常理來說,來我國就醫的應是鄰近國家醫療“比較”不發達的如印尼、汶萊、菲律賓等,生活較為富裕的人仕。但近年來卻出現了一個很特殊的現象,那就是有許多新加坡人或居住在新加坡工作的外籍人仕(特別是收入不多者),在生病時會選擇到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就醫(主要因素應是到馬國看病價錢比較便宜與交通方便所致)。至於我國患者出國就醫最多的應是新加坡、台灣、印度、日本與韓國等地。只不過呢,把病患轉介出國就醫是充滿變數與挑戰的,以下即為一個很好的案例,值得給各位讀者作為參考。

麥先生是一名年約65歲的退休商人,他也是一位慢性活躍型B型肝炎帶原者,某天早上他因為黃膽、腹脹難受而來掛門診。

“麥先生早安!請問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到您?”我在他坐下來後開口說。

“黃醫生早!我這次來是因為最近身體越來越黃,越來越容易累,食慾下降但體重卻不斷上昇,我知道自己是個B型肝炎帶原者,為了要了解自己身體狀況,所在還是決定聽家人勸告來您這裡檢查一下,看看自己到底病的有多嚴重。”麥先生說。

“如果是這樣,那我需要為麥先生做一些檢查,建議您先辦理住院因為可以一邊做檢查同時可以用針劑或做一些床邊手術來治療。”我回答說。

病情時好時壞 無法根治

麥先生辦理了住院後,我替他做了一系列檢查包括抽血、驗尿、照X光,腹部超音波與電腦斷層,得到的診斷是末期肝硬化合併失償現象,即使用了許多葯物,還抽取了腹水幾次,也照會了肝膽腸胃科醫生的意見,無奈的是麥先生臨床不適症狀還是時好時壞,無法徹底根治,經過了約三個星期治療後發現如果要真正治好這位患者的話,可能只剩下換肝這個選項了。

“麥先生, 我相信您也知道目前在這裡治療的成果有限,可是如果要換肝的話相信在我國恐怕會困難重重,不知道麥先生您自己心裡有什麼打算?”我問他。

“報告黃醫生,我與孩子們商量過後他們都有意願捐肝給我,所以我在想不知道黃醫生能否幫我找到一間值得信賴的醫學中心來做肝臟移植?”麥先生問。

這是一項不容易的任務,因為讓患者出國做器官移植基本上在我國是不鼓勵的,一來可能會對某些醫生有利益沖突,二來患者返國後可能還會有一些併發症需要處理(到時候恐怕沒有醫生願意接手),可是如果不嚐試的話,又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患者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差。

不收錢  為患者省經費

在反覆思考了好幾天之後,我還是決定幫助患者做國際醫療轉介,家屬們經過了一番討論後決定去台灣做器官移植,而此時自己為了避嫌,把台灣醫學中心穿針引線地介紹給患者後,就讓他們自行安排一切行程,自己也堅持不收任何費用,因為這種國際醫療除了充滿變數之外,其醫療費用也會非常的昂貴,所以為了患者想想還是能省則省。

麥先生去了台灣後,最終接受了兒子所捐贈之肝臟,整個療程用了約3個月之久,費用也花了馬幣好幾十萬,值得慶幸的是他手術復原情形良好,器官不但沒有排斥情形且功能也運作正常,可說是一件成功的國際醫療案例。

時至今日,自己有時仍會遇到一些同行質疑說為何要把患者轉介國外就醫,不如留在醫院讓自己人治療,但我相信這樣做算是功德一件,不是嗎?

文/黃學謙醫生
內科專科重症次專科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