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藝人塑造妝容 洗衣穿鞋綁帶 造型指導黃菊清靠興趣撑20年

: 06/07/2018 - 12:55

角色包裝師的一雙手可說是“神來之手”,一部影片中的角色能否紅起來,或贏得大家的喜愛,往往就得靠角色包裝師。

一齣好戲,除了需備好劇本好演員,也絕對不能沒有這些幕後推手,而造型指導就是極其重要的角色包裝師,他必須推敲每個人物形象,描摩人物的具體樣貌,再“捏”出一張張立體臉孔,從髮型、妝容到服裝,都由他們一手包辦。

角色包裝師除了能還原角色,還能做到角色個性與身份地位的轉換,以便把觀眾帶進劇情中,這就是造型指導的神奇功力。

在大馬影視圈裡,人人稱為Elaine姐的黃菊清,就是一名有二十多年經驗的資深造型指導。現年45歲的她似乎長有一雙打造造型的魔法手,且在各劇組間來回穿梭。

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幕後默默付出,她曾參與的電影作品包括《Ola Bola》、《一路有你》、《大大噠》、《大手牽小手》、《小電影》、《盂蘭神功》、《初戀紅豆冰》、《同謀》(前稱《A+ 偵探》)、《大英雄小男人》、《麻雀王》、《Mrs.K》、《怨靈》等等,她的一雙巧手也打造和包裝了不少出色的角色,如電影《父子》裡的郭富城、《盂蘭神功》的張家輝等。

Elaine也是Elaine Make Up& Styling Team的創辦人,她和她的團隊在每部劇中的專業和細心,常讓許多觀眾不由自主地愛上劇中的角色,這也讓他們的專業更為受到肯定。

曾到巴黎倫敦深造

經過她和團隊打造的多個角色都能深入民心,比如《Ola Bola》裡有着一頭長捲髮的足球員。無論是清新、溫情、喜劇又或是驚悚恐怖片的角色,全都難不倒她。

她與團隊曾多次獲獎,包括在“第27屆馬來西亞電影節”憑《盂蘭神功》獲最佳造型設計獎,在“第28屆馬來西亞電影節”裡憑《Ola Bola》獲頒最佳服裝造型獎,以及在“2013年金箏獎”憑《大英雄小男人》獲頒最佳造型設計獎等。

Elaine是在檳城土生土長,15歲才去新加坡深造,之後更去了巴黎和倫敦深造,當時主要都是進修服裝造型、化妝和髮型課程。回到大馬後,她就在Jaya Jusco當服裝設計師,當時,她一人守住一間房,讓她覺得苦悶不堪。

後來她又去了本地影視製作公司當化妝師,當時她常有機會接觸一些導演,就開始轉當造型指導至今。

“我從小就有着超強的藝術細胞,我常吵着媽媽給我買布料,然後拿給人縫製,再給我穿上,我不愛唸書,可是偏偏就是愛設計服裝,對於可以變美的事物,我都特別地強烈和喜愛。”

她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她說,她是典型的處女座,凡事要求完美,所以,如果她對一部戲的造型不滿意,而當時的費用又已超出預算,那她往往會自掏腰包,為的就是使用最好的材料來打造她最想要的造型,畢竟她就是既堅持又要求完美的Elaine姐。

她每次接到一項新任務時,首先會仔細地讀完劇本,然後推敲每個角色人物的形象,以塑造一個立體的人物形象。

在過程中,她不但會研該劇本的時代背景、造型細節,同時還會跟導演開會討論,一旦敲定劇中人物的形象後,她就得安排縫製相關服裝的工作,以便演員能換上考究的戲服,再搭配適當的髮型和精緻妝容,演出一場又一場的好戲。

但往往因為演員有自己的說話方式和肢體動作,這時候,他們就得嘗試讓兩者結合,若感覺不對,她就會一改再改,並讓演員一試再試,直到演員的和造型互相融合,她才善罷甘休。

任達華鍾嘉欣態度好配合度高

Elaine說,只有好脾氣的人才能勝任造型指導這份工作,像她凡事都能忍忍忍,也才能扛下這份需侍候藝人的工作。

“我就遇過很多無理取鬧,且很會為難別人的藝人,比如一開始問她假眼睫毛要用怎樣的,是要一根根黏上去的,還是要用畫上去的,她就說要一根根黏的。好了,等我們花了兩小時終於把假眼睫毛給黏好時,她又忽然說:‘不美,我要用畫的!’這時候,我們又得替她卸下辛苦黏上去的假睫毛,然後再替她畫上假睫毛。”

她披露,她遇過的“難搞”藝人不在少數。“有一次,我們選了一雙鞋給藝人看,並問她是否滿意,她點頭同意後,我們就去買,但鞋子買來後,她又說不要了。有些藝人則是吹毛求疵,當她同意我們替她化某種妝容後,等我們好不容易替她化妝到一半時,她轉頭又說不要這妝容了,並要我們重新化過。即使我們感覺委屈或氣憤,也只能忍氣吞聲的繼續做。”

她說,還有一些藝人則是不讓別人碰他們的頭髮,若有造型指導因不知情而碰到他們的頭髮就會被罵。

“我的脾氣算是真的很好的了,但也有忍無可忍的時候,有時候也會忍不住回罵藝人:‘你拿薪水,我們也是拿薪水,大家都一樣只是做工,如果我們的薪水是你給的,那我情願不做!’罵完後,我心裏好受很多。那藝人隔天也向我道歉,然後還是Elaine姐Elaine姐地叫我。”

她披露,她曾和很多藝人合作,而在她心目中,態度好、配合度最高的就是港星任達華和鍾嘉欣,以及獅城藝人李國煌和李銘順。

看藝人臉色強顏歡笑

個性爽朗直率的Elaine說,很多人以為造型指導的工作就只是時刻在劇場忙着給藝人扮美,但其實不然。

“做我們這一行的,最辛苦的就是要看藝人的臉色,尤其是耍大牌的藝人更是難侍候,造型指導受氣時往往只能一邊眼淚往心裡流,一邊強顏歡笑繼續工作。”

她披露,造型指導也常為了工作而忙得沒有私人時間,吃不好也睡不好。

“我們真的就是服侍藝人,我們的工作除了幫他們塑造髮型、妝容和服裝,還得幫他們洗衣、穿鞋、洗假髮、綁鞋帶等等,這些都是外人所看不到的辛苦事。”

工作忙少陪家人  對丈夫女兒愧疚

Elaine與丈夫育有一名女兒,而談起丈夫和現年13歲的女兒,她總是充滿愧疚感。

“做我們這一行,最對不起的就是家人,陪他們的時間真的是太少了。我也真的很感謝我的丈夫對我的支持和包容。我們是在求學時期認識,他一直看着我一步步追求夢想,也很支持與了解我對這份工作的熱忱,所以,有他在,我才可以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

她說,女兒從入讀幼兒園到現在,她只去過女兒的學校三次,因為時間都被工作佔滿,有時甚至到了半夜還在工作,她也曾試過為了工作而兩天兩夜沒睡覺。

女兒小時候曾問過她一句話,讓她非常傷心:“媽咪,你每天都做工,你真的很愛錢,對嗎?”她聽後馬上告訴女兒:“不是,但這是我的工作。”

曾經試過幾次原本說好陪女兒,但後來又因工作食言,起初,女兒很生氣,後來就慢慢習慣了媽媽的不守承諾。

“如果你很想賺大錢,那你不要選擇做這行,要做這行,就一定要很有興趣才可以,真的是很辛苦的一條路。”

她說,這一行太辛苦了,所以,如果她的女兒未來想走這一條路,她一定會反對到底。

渴盼為歌舞劇演員設計造型

一直以來,Elaine最想挑戰的工作,就是為歌舞劇的演員作造型設計。她說,如果她有機會參與歌舞劇的造型設計工作,那麼,即使只讓她當一個小助理,她也願意。

“無論是國內外的歌舞劇都太少了,所以,我有一個計劃,即安排我女兒到一個有歌舞劇的國家深造,然後我跟她一起去,並期待有一天可以參與這樣的表演活動,那可是我畢生的夢想。”

她披露,戲劇和歌舞劇有很大的不同,戲劇有種種限制,且是很寫實的,但歌舞劇就不同,因歌舞劇的發揮空間很大,且演員的造型可以很大膽也可以天馬行空,讓她可以玩很多花樣。

“想到這裡就很開心。我曾參與過許多的戲劇造型指導工作,但就只有《春天花啦啦!》這部新春賀歲歌舞劇讓我可以玩花樣,也可以用比較大膽的顏色,五彩繽紛的,也讓我設計得很盡興。”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