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雙耳之間】當死亡來臨時

: 06/02/2018 - 13:31

那是一個近80歲患上晚期胰腺癌老先生。他的兩個兒子都很孝順,與他一起和癌症病魔鬥爭了一年左右。雖然癌症專家以最先進的方式來治療他的疾病,但無情的癌魔繼續肆虐,如今他的癌症已經嚴重到蔓延至全身。

更不幸的是,他的肺部出現肺栓塞(Pulmonary embolism)的問題,胃又有嚴重出血的問題。種種跡象顯示他巳經是到了水行將就木的階段。我們幾個主治他的醫生和他的兒子討論後決定不再繼續無效的治療,只是以藥物控制病痛,對待生命最後一刻的來臨。在討論中兒子們也同意在他臨危的情況下不要轉送他去加護病房、插管或心肺復蘇術,而讓他自然的過世。

然而當他情況惡化近死亡的那一刻,他的兩個兒子卻突然改變主意要我們繼續進行緊急的治療,轉送他去加護病房,插管以呼吸機器支撐他的肺部功能。雖然我們幾個醫生向他們解釋如此的做法只是救治死亡的過程與痛苦,但他們還是放不下讓他們的父親往生淨土,他們堅持要繼續延長那已經是沒有生命的軀體。

我們只好照着他們的意思去做,但死亡要來臨時,誰也阻擋不住。在加護病房,我們為那病者插管以呼吸器支撐肺的功能,以三種強心劑來支撐心臟功能與血壓。但病人的病情繼續惡化,兩個兒子一直守在他的身旁,無奈的看着他隨着時間一秒一秒的離開這人世間。

調整心情 接受死亡

折騰了一天后,病者才撒手人寰,而他的兩個兒子也在這24小時的時間內,慢慢的接受他們的父親已經是走到人生的盡頭了!我們醫護人員起初以為他們頑冥不靈,不願接受醫生的勸告讓病人自然的往生。原來他們只是需要一些時間來調整自己的心情,接受無可避免的死亡。

在我從醫多年的生涯中,接觸過很多患者和家屬因對醫學知識的匱乏或對治療的期望值過高,造成他們以為醫學是可以治百病的,是無所不能的。所以即使是到了生命的盡頭他們還是對生命放不下,一直要求醫生以無謂的方式來延長死亡的過程 (對我來說這已經不是醫治或延長生命)。如果醫護人員坦白的告訴他們,不必再繼續無謂延長死亡的治療,他們就會陷入歇斯底里的哭鬧,誤會醫生要結束病者的生命。

我認為,造成這種狀況的主因是我們的文化只注重“生”而避諱“死”。我們長期被灌輸的都是如何“養生保健”、“延年益壽”等的資訊,但是很少有人會告訴我們,如何面對死亡的來臨。所以大多數人一提到“死”就會被嚇得六神無主,即使我們在醫學院也沒有機會學任何有關生死的課程。

最近讀完了一本一群醫生討論死亡的書:“死亡如此多情”,對生命與死亡有更深的感觸。書中的一句話終結了生命與死亡的關係:“生如夏花之璀璨,死如秋葉之靜美”。

為了讓生命的終結有個美麗的結局,無論是醫護人員或平民百姓,都應該開始正視與思考死亡,我們在健康活着的時候就應該準備接受臨終的一刻!

文/吳榮良醫生

心臟及內科專科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