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等不到 印度接力換肝獲新生

: 05/31/2018 - 13:05

(吉隆坡訊)2014年,馬來西亞肝臟基金會披露,60%的國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脂肪肝,而且患病率不斷增加中。脂肪肝通常指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是一種與生活習慣息息相關的疾病,而脂肪肝患病率的增加與糖尿病,肥胖趨勢平行。

肝腸胃內科顧問拿督瑪漢達醫生(Mahendra Raj)指出,雖說並非所有脂肪肝病患都需要進行肝臟移植術保命,但是即使只有少部分,卻佔了肝臟移植的龐大數目。

“因脂肪肝進行肝臟移植只佔肝移植的一部分,其他如B型和C型肝炎,病毒感染等也須肝臟移植,這為公共衛生帶來了各種問題。其實,有許多患者因為等不到肝移植的機會而死於肝衰竭。”

他提到,即使B型肝炎疫苗已被列入國家免疫計劃中,但是仍有很多病患因為等不及換肝而逝世。同樣的,急性C型肝炎有很好及革命性管理與治療,這些藥物多數是昂貴的,但仍有部分的患者因為肝衰竭和等不及手術而逝世。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2014年接近1400名馬來西亞人死於肝病,這項數據只反映了部分事實,因為我國的統計數據不完善,相信真正的病患比呈報數據更高。”

捐贈肝臟 嚴重短缺

他解釋,肝臟捐贈主要分為大體捐贈者(死者捐獻者)及活體捐贈者(活體捐獻者),前者是指已逝者同意死後捐出肝臟,而後者則是指受贈者親屬願意捐贈部分肝臟。

“在全球許多國家,馬來西亞是大體捐贈率相當低的其中一個國家,以致大體捐贈的肝臟嚴重短缺,這和人們的社會文化及宗教信仰有關,使許多人在活着的時候不願作出器官捐贈的承諾。”

他稱,馬來西亞的肝臟移植率,無論是來自大體捐贈或活體捐贈都很低,而在歐美國家,大多數的肝臟移植來自大體,意即受贈者獲得的肝臟來自於腦死的病人,而捐贈者生前已簽署捐贈同意書。只有很少數肝移植的肝臟是來自受贈者親友或活體捐贈者。

“在東南亞地區,大多數的肝移植器官來自活體捐贈者,而缺乏大體捐贈則是一種亞洲現象,我想這是因為亞洲國家都有共同的社會文化所致。”

印度醫院 經驗豐富

他說,我國共有兩間肝臟移植中心,即士拉央醫院和馬大醫藥中心,其中馬大醫藥中心的肝移植經驗尚淺,迄今只有1宗活體肝移植的案例。

“以現有的肝移植設備和經驗來看,我國的肝移植服務仍不足以應付國內3100萬人口的需求,仍有許多病人提出肝移植的需求,但最終仍無法如願以償。”

他提及,國內已有私人醫院與印度經驗豐富的肝臟移植中心協手合作,把需要進行肝移植術的大馬病患,推薦至位於印度的全南亞區最大肝臟移植中心。

“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合作關係,能夠提供或選擇給有需要的病患,同時也間接協助減緩政府的負擔,讓政府醫院或肝移植中心能夠把專注力放在缺乏經濟能力等病人身上,創造政府與私人醫院的雙贏局面。”

他透露,在這項合作關係下,病人可以在本地私人醫院接受初期治療,然後飛往印度金奈的肝移植中心進行肝移植術,手術結束並飛返大馬後,可在本地私人醫院進行後續的觀察和跟進治療。

“私人醫院提供的綜合性肝臟方案也包括肝臟篩檢,讓病人儘早發現問題和展開管理,以避免肝移植并發症。”

費用平均20萬令吉

印度格倫伊格爾斯全球健康城肝臟疾病與移植出國中心主席兼院長烈拉教授(Shamsudin Mohamed Rela)指出,該院的肝移植計劃是經驗豐富且在印度及南亞洲作出多次“第一”的創舉。通過這次與大馬私人醫院的合作,希望提供最佳且可負擔的治療,以協助有需要的病人。

他提到,在這項肝移植計劃下,病人的肝移植費用平均約4萬5000至5萬美元(18萬至20萬令吉),這項收費是歐美等國家的四分之一,而收費可根據病人的情況調整,例如手術複雜性較低的病人,手術費則減少,而手術較複雜的病人,收費則會稍微調高。

“我們推介這項計劃是為了要告訴民眾已有很好的肝移植治療選擇,但更重要的是,病人能夠得到全面的治療。”

“我們不希望病人在沒有專業諮詢的情況下,獨自到醫院來要求換肝,而手術後又沒有定時複診。要知道,手術後的長期監控和管理是很重要的,如果出現術後并發症,並且沒有得到良好的治療,後果就會不堪設想。”

他補充,有時候一些醫生沒有肝移植後的護理經驗,無法提供病人良好的護理和監控,因此本地合作醫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