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 最近有三難

: 05/26/2018 - 19:15

放手比抓緊難

難上青天

還是願意試試放

緊抓着是長痛

(痛的人是他)

放手是短痛

(痛的人是我)

長痛不如短痛

他痛不如我痛

 

這次放什麼?

一、哥倆的“中文教育”

二、哥倆腸胃的嚴格監管

三、哥倆不符父母認可的言行舉止

(第一項很難,第二項更難,第三項最最最難。)

萬事起頭難,我就嘗試從最最最難的第三項開始說清楚、講明白好了。

三、哥倆不符父母認可的言行舉止

“還好我兒子現在才六歲,再過四五年,等他滿十歲了,也會跟這些‘前青春期少年兄’一樣討人厭吧?每次看到這些前青春期少年兄的‘死人表情’;聽到這些前青春期少年兄的‘話中帶炸彈’,真的很想給他們蓋布袋,悶起來狠狠地揍一頓……”快滿十一歲的好野哥,是卡蘿大姐口中的“前青春期少年兄”之一。 

若前青春期少年兄的烈火滔滔能把鄰居家熏得烏煙瘴氣,那您絕對能想像家裡“天雷勾動地火”的慘烈狀況。其實,才不久前,好野哥還是個非常可愛、乖巧、討喜的小男孩呀,到底十歲這關卡是會啟動人性中哪個“討大人厭”的按鈕?每當好野哥的一個眼神、一副表情、一句話把好野爸激得失去理智時,(只要被激的不是我)我都會在心中默默為好野哥“加持”:“兒子,我從來沒打算把你養成凡事忍讓、寬容、識大體的乖寶寶,你爹娘絕對是讓你學會為自己的領地與主權劃界限的最佳練習場,只是要記得:鍋碗瓢盆摔壞了,可以再買;生父生母只有一對,氣死了,就沒了。要節省這點兒用啊……”

眼看家裡為了“教育兒子放尊重點兒”而摔爛的玻璃、陶瓷已經可以砌成萬里長城了,總是勸我要對兒子們多多表現愛與溫柔的麗芳開示道:“要怪就怪自己,是你管得太嚴、太緊,才會覺得好野哥超出一點點的言行舉止,就讓你一蹦三丈高。”我嗎?我嗎?引發“好野哥討大人厭之言行舉止”的起因真的是我嗎?好吧!我檢討:從今天開始我會努力深呼吸;努力練習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獨眼功。好野哥,從今天開始,你白眼儘管翻、你撲克臉儘管擺、你話中儘管帶炸彈,老娘會儘量深呼吸、盡量放手、盡量眼不見為淨的。

二、哥倆腸胃的嚴格監管,供應與把關

篇幅有限,長話短說:信奉“You are what you eat”+“未雨先綢繆”的我,在經過“十年抗戰”卻得不到父子仨的拍手、拍手、拍拍手後,下定決心:從今往後,自己的身體自己顧,身體出問題了千萬不要來求我說:“媽媽,您可以幫我嗎?”一定要去找那個餵你吃好吃垃圾食物的人。

一、哥倆的“中文教育”

“沒關係啦,他們想學(中文)就學,不想學就算啦!”對我來說, 起這樣的念頭等同於“會遭到天打雷劈。”所以當我告訴麗芳:“我上個星期開始就不再要求他們一定要學中文了。”時,麗芳馬上答:“信你才怪!”

我是認真的。為什麼嗎?因為最近認識了一個來自加利福尼亞的美國白人,他因為從小練武,因此對中華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成年後決定到台灣修讀兩年的中文課程,現在,人家不但滿口標準中文,連用手機發簡訊都是使用以注音法輸入的中文訊息。跟他比起來,哥倆雖然不會讀、寫中文,但聽、說絕對沒問題,就是這種“已經(比世界上很多不會聽、說中文的人)厲害了啊”的想法,讓我下定決心:“好啦,沒關係啦,他們想學的時候,會自己想辦法學起來,我乾着急啥呢?!”

然後,哥倆的“中文教育”,也可以放手了……

****

以下是剛好看到:

We must be willing to get rid of the life we've planned, so as to have the life that is waiting for us.我們必須願意放棄計劃好的人生,如此,才能擁有正在等待我們的人生。

The old skin has to be shed before the new one can come.舊皮必須脫去,新皮才能長出。

If we fix on the old, we get stuck.固執地守舊,會被卡住。

When we hang onto any form, we are in danger of putrefaction.緊抓着形式讓人置身於腐敗的危險中。

Hell is life drying up.乾涸的生命是地獄。

The hoarder, the one in us that want to keep, to hold on, must be killed.在我們之內想要留住,抓緊的角色,必須被轉化與清除。

──Joseph Campbell, "A Joseph Campbell Companion: Reflections on the Art of Living.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