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寫真學】貫中西樂 年寫200曲 作曲家王敏光桃李滿天下

: 05/25/2018 - 12:21

現年58歲的作曲家王敏光(Billy Wong Mincon)年幼時便已對音樂深感興趣,當他入讀檳城鍾靈中學後,才氣橫溢而當上華樂團的團長,同時學習多種華樂樂器,包括笛子、古箏和二胡等。

但是,只學習華樂並無法滿足他對音樂的熱愛,因此,他便又在課餘時間到校外向音樂老師學習西方樂器,包括吉他和雙層電子琴等。

21歲那年,他開始當起音樂導師,指導學生彈雙層電子琴,直到28歲那年,他開始旅居英國。兩年後,他回到我國發展,並專注於製作電子音樂,常以西樂來呈現東方曲風。在那一段日子裡,他也常把自己創作的曲子交給南方唱片機構有限公司。

與此同時,他也遇見了志同道合的音樂合作伙伴──檳州交響樂團(Penang Symphony Orchestra , PSO)發起人兼指揮家拿督溫文京,進而開啟了他們逾20年的合作。

藝術價值高

他說,管弦樂是一種不會過時的音樂類型,有不少香港巨星的演唱會過去都是邀聘管弦樂團現場伴奏,以提高演唱會的音樂品質之餘,並有助營造磅礡氣勢。

此外,許多電影也都採用管弦樂來作為配樂,就以愛情電影為例,每當男女主角相擁時,多會配上動人心弦的管弦樂配樂,以便感動觀眾。

他說,管弦樂的藝術價值很高,那是因為管弦樂團的音樂家多數都是從外國學成歸來,因此,他們演奏的曲子多很有質感。

“本地聽眾覺得管弦樂曲是很有水準的音樂類型,因此對它的要求也越來越高。特別是那些懂音樂的聽眾,小品音樂已不足以令他們滿足,而他們也更趨向於聆賞富有震撼感的管弦樂曲。”

在靠山住家作曲靈感不絕

王敏光說,一般上,一首曲子得經過作曲、編曲、錄音、剪接、混音,以及母帶後期製作的程序才算大功告成。

他平均兩天寫完一首曲子,所以,每年平均會寫一兩百首曲子,其中50%是管弦樂譜,他多將之交給管弦樂團作為音樂會現場演奏的作品,另外50%則是製成伴奏音樂,供給歌手錄音時使用。

“我有時候是因靈感乍現而作曲,有時則是根據本身的專業音樂知識來作曲,這是因為靈感並非經常出現,有時候得等一兩週才會有靈感。因此,我多依據專業音樂知識來作曲,如此才能在截止日期之前依時交上作品給有關樂團。”

他喜歡在與大自然融合的環境裡創作曲子,因此,他多是在他位於檳城一座靠山的住家譜曲,因為他覺得那裡的空氣很新鮮,且常使他靈感源源不絕。而每當他製作音樂時,他便會在另一座望海的住所進行,因為那裡有音樂室和錄音設備等。

用華樂樂器編寫管弦樂曲

他除了長期與拿督溫文京合作,以創作管弦樂曲給檳州交響樂團,讓該樂團到世界各國音樂會表演,同時,他也曾譜寫曲子給國內各中學的華樂團、合唱團和樂隊演奏,還有曾為本地戲劇團體譜寫配樂。

由於他也擅長華樂,他近年遂常用華樂樂器編寫管弦樂曲。他也曾多次與來自吉打州的本地著名華樂指揮家吳淑亮合作,編寫許多新派樂曲供吳淑亮帶到國外的華樂音樂會演奏。

他也曾以華樂樂器配合管弦樂來編寫,創作中西合併的大型音樂輯,並提供給來自香港的監製和導演區玉盛,以作為電視劇或電影的主題音樂和效果音樂等。

擅長逾10種中西樂器

 

王敏光說,由於管弦樂團是由多數樂器組成,因此,每當他譜寫管弦樂曲時,他都會先寫總譜,然後才依據各種樂器來分譜。

“管弦樂團主要的樂器包括短笛(1個分譜)、長笛(2個分譜)、雙簧管(2個分譜)、單簧管(3個分譜)、低音管(2個分譜)、圓號(4個分譜)、小號(3個分譜),小提琴(2個分譜)。還有長號、低音號、豎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定音鼓、大鼓、鈸(各樂器1個分譜),總共得譜28個分譜。”

他說,寫管弦樂樂曲的基本條件是,作曲家得懂得管弦編曲方法、和聲學、管弦樂樂器的對比和音樂層次,以及了解每種樂器的性能和演奏方法。

“還有,作曲家也需懂得多種樂器,因此,我個人擅長逾10種中西樂器,並依據各別樂器的彈奏方法來譜曲。例如,不能用彈鋼琴的方法來譜寫以吉他演奏的曲子,而必須以彈鋼琴的方法來譜曲。此外,作曲家得具有邊寫邊創作的能力,才能譜寫出悅耳的管弦樂曲。”

依5D Touch技術製作不同音效

他除了使用各種樂器來譜曲,同時也使用當今音樂製作的新技術──Seaboard Block音樂鍵盤來製作魔音、抖音、滑音和一些特別效果的音效,使曲子更豐富動聽。該音樂鍵盤可依5D Touch技術,包括敲打、滑音、滑動、按壓和推升方式來製作不同的音效。

平日教彈樂器編音樂教材

王敏光在音樂界裡縱橫近40年來,見證了音樂在不同時代的演變。“聽眾從早期通過卡帶聽音樂,到後來轉為買CD光碟賞樂,如今則是上網聽音樂,以致CD光碟的銷量大不如前。因此,許多音樂家便唯有通過舉辦音樂會,或通過網絡賣音樂及開辦音樂課來求存。”

目前,他除了開課教人作曲,也有教人彈吉他、古箏、電子琴和烏克麗麗。他每週的其中三天,即週五,六和日得指導共80名學生。

教學內容廣泛

“音樂老師得不停學習,以及接受新一派的音樂,如此才能與學生打成一片。因此,我也經常留意流行歌曲,以便學生要求我教流行曲時,我可以指導他們,也可以跟他們建立良好的溝通關係,讓學生享受學音樂的過程。因此,無論是著名台灣歌手周傑倫的歌曲,或是當今流行的‘洗腦歌’等等,我都會彈。”

由於他教學的內容廣泛,且以靈活的方式來授課,因此,有些學生跟他學音樂長達5年之久。有些學生不只是把他當老師,還與他交心,每當生活中面對問題時,都主動和他談心事。

“無論是學習哪一種樂器,都一定要多練習。我以前便養成自律的好習慣,規定自己每天需分時段練習一種樂器至少8個小時。我經常與學生分享自己的經驗,以便他們也能培養每天練習8小時的好習慣。”

在過去逾30年來,他栽培過不少學生。如今,有些學生都已當上音樂導師,把音樂傳授給下一代,讓他感到很欣慰。

他也編過6本音樂教材,包括兩本吉他教材(初中級和高級),兩本烏克麗麗教材(初中級和高級),電子琴和古箏音樂教材。

2017年,他也曾為本地著名女聲樂家拿汀源巧玲編寫一本音樂書籍,內附4張CD光碟收錄40首由他為源巧玲編曲和製作的作品。

目前,他正與科技專才林思恩合作,計劃未來推出網站,以把音樂作品上傳至網絡。除了藉此推銷作品,他也計劃設立網絡遠距離教學班,以便未來有機會指導外國的學生學習音樂。

音樂撫慰人心

王敏光除了擅長作曲,他也懂得剪接MV錄影,並通網絡發布,此外,他還掌握設計及印刷CD光碟封面等技能。

從事音樂工作近40年,他不曾面對創作上的瓶頸,那是因為他一直接受各類型的音樂的薰陶,他除了熱愛管弦樂,也會創作爵士樂曲和華樂等,使得他的創作量得以滿足客戶的需求,也讓他不至於被時代所淘汰。

“每當我創作出一首悅耳的曲子,那種滿足感絕非筆墨所能形容。若該曲子也獲得聽眾的讚賞,我就更加高興。音樂可以撫慰人心,當一個人心情不好時,一首動聽的音樂可以緩解情緒。所以,音樂是很偉大的發明。”

2017年,他曾為國內三場管弦樂音樂會的多首曲子編曲,同時也為中國、台灣、香港、日本和美國的管弦樂團創作曲子。

職業簡介

◆具備條件:作曲、編曲、錄音、剪接、混音母帶後期製作、音樂知識、懂得彈奏多種華樂和西方樂器等等。

◆6材料╱裝備:各種樂器,例如古箏、吉他、各種管弦樂樂器、Seaboard Block音樂鍵盤等。

◆服務範圍:檳州交響樂團、華樂團、國內各中學的華樂團、合唱團和樂隊,中國、台灣、香港、日本和美國的管弦樂團等等。

◆收費:創作一首曲子收費至少1000令吉。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