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70 似戲非戲 鄭佩佩執筆寫自傳

: 05/24/2018 - 12:35

鄭佩佩無論戲裡戲外都是一派俠女風範。

那日,前往佛光山東禪寺採訪路上,聽說她不久前才傷及髖骨行動不便,加上舟車勞頓睡眠不足,我不自覺想像各種可能的情況,去到仁嘉隆東禪寺會客廳,只見她笑臉盈盈地站在那兒跟覺誠法師一起迎接來客,像極武俠小說裡武功了得的俠女,不輕易被扳倒。

提起受傷的事,鄭佩佩爽朗地自嘲活該,她笑說:“年輕的時候把固打用完了。”這兩年來她經常摔跤受傷,行動不如以往靈活,可她不惱怒反而坦然接受。

她認為,凡事有因果。她在年輕時仗着自己力壯身強,魯莽透支體力,年紀老大以後不得不承擔後果,“這是很公平的。”她說。

體力是演員資本

 鄭佩佩這些年來,曾經在演話劇時重重摔過兩次,第一次因為舞台道具做得不夠穩固,使到她在演戲時連人帶桌子撲倒台上,不知情的台下觀眾以為劇情本該如此,看得投入,殊不知她已痛入心扉,半邊臉後來瘀青,一隻眼睛視覺受影響,受了傷的她不但沒有停下來休養,反而把劉海往旁邊一梳,遮住半邊瘀青的臉,繼續巡迴演出,把舞台劇演完。

“不痛嗎?”我問。

她聲音洪亮中氣十足地回答:“我整副心思都在背台詞、演戲上面,就不感覺痛了。”一副豪邁的樣子。

第二次摔跤,聽旁人說是因為她演戲時從平台上一躍而下所致,受傷的腰部斷斷續續拖了一年才開刀醫治,其間,全靠她堅強毅力,拖着比較有力的左腳,完成手頭上的工作。

從年輕開始,她一直都是“拚命三娘”,尤其當年拍武打片需要親自上陣,受傷骨折屬等閒,年過70後,她終於嘗到苦果,不得不提醒自己接受現實,放緩腳步。

曾經有人問她,若有機會從頭來過,她會不會選擇小心愛惜自己的身子?她不假思索地答道:“依我的個性,我覺得我會作同樣的選擇。”她自言性子急,做事難免橫衝直撞。

我見她寬鬆的裙子裡面裹着束腰帶,行動雖遲緩,但仍然馬不停蹄,在澳洲做完6場巡迴講座後,立馬飛到馬來西亞來進行另外6場巡迴講座,不禁露出欽佩神情,她謙遜地解釋,演員當久了,應變能力逐漸變強,她說:“比較起來,演員的資本最少,就連舞檯燈光付出的,都比演員高。”言下之意大概是:體力既為演員資本,就得全力以赴,帶傷演出不過是份內之事。

經歷過苦難 才知有多堅強

自1963年演出第一部電影《寶蓮燈》,一晃眼,55年過去,鄭佩佩4月來馬談人生,談人生路上風景和心得。兩年前,她出版的自傳《回首一笑七十年》,從童年往事說起,將此生經歷,包括演藝生涯、婚姻家庭、離婚生活、重返娛樂圈、學佛經驗……所有喜怒哀樂、愛恨情仇,以坦率筆調寫出來。

儘管曾經痛不欲生,儘管這一生頓挫波折,過了70歲,她認為自己可以笑看人生。提到生命中各個階段,她說:“我比較喜歡現在的自己。”

不管是開心也好,傷心也罷,過去每一片段,成就今日的她,無法割捨,她表示:“沒有過去那些痛苦經歷,就沒有今天的我。”無論好經歷壞經歷,於她都是學習教材,讓她從中成長,她視之為修行,因此無怨無悔。

她說:“每個人都有堅強的一面,只有當你經歷苦難時,你才會發現自己有多堅強。”身為佛光山檀講師,她覺得弘揚佛法是使命,希望與人分享學佛如何改變她的人生觀。

3個月時間 寫70年人生

鄭佩佩曾經寫過《點亮心燈》和《戲非戲》等著作,她在70歲來臨前忽然起意,想要把舊著作整理出簡體字版本,好讓中國大陸廣大粉絲有機會閱讀得到,同時也作為自己70歲的一份禮物。她將舊稿交由“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處理,未料副總經理麻俊生將她的稿件悉數退還,建議她從頭說起,將人生70年經歷從童年開始寫起,那時候,她只有3個月時間動筆。

用3個月時間書寫人生70年,我問她:“您是怎麼做到的?”

她哈哈大笑:“我就是做到了。”

鄭佩佩為人坦率直爽,對於想做的事不會考慮太多,直接一頭栽進去,她憑着這樣的衝勁“稿”定厚厚的一本回憶錄。在寫作期間,她仿彿二度經歷今生,所有愛、恨、得、失,歷歷在目,讓她痛苦萬分。千方百計想忘掉的事,好不容易忘記的事,因為這本自傳,全都得重溫一遍,她開始時有點懊惱自己作出的決定,然而把稿件交出去以後,將情緒放下,她反而慶幸有機會重新審視過往,讓自己笑着面對。

“幸好有寫下來,寫完了,我把事情也給忘了。”她笑起來大剌剌,頗有“無事一身輕”、知足的感覺。

想做就去做 不然來不及了

自從學佛之後,鄭佩佩領悟到凡事有因果,星雲大師曾經對她說過:每個人都有一部賬本,記錄每個人今世配額,一個人得到多少,同樣會失去多少,倘若年輕時將配額使盡了,老來便得承受。

“像一個人的健康。”她語重心長地說道。

年輕時,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病倒,會有體力衰退的一天,直到這兩年來,身邊朋友一一離世,自己行動開始不再靈活,她終於真正明白母親生前的一些話和感受,她體會到,一個人無論壯年時多麼能幹,終會有無能為力的一日。

“所以,想做什麼,應該馬上去做,不然來不及了。我們總是覺得自己有大把時間,其實時間過去了不會回頭,等到發現時已經太晚。”像70歲出自傳的事,她慶幸自己還好衝動地完成了,否則繼續拖延,憑她今時的精力,已然無法勝任,這兩年來,她非但無法握筆寫作,就連打字的力氣都欠奉。儘管體力衰退,無法再以俠女之姿示人,她仍希望能夠繼續在思想上俠義下去。

在結束我國的6場巡迴講座之後,鄭佩佩又飛到美國三藩市去,並在剛剛過去的5月14日獲得美亞電影節所頒發的“終身成就獎”,她的弟妹和4名孩子也在三藩市與她相聚,讓她度過一個意義非凡的母親節。

鄭佩佩簡介

鄭佩佩1946年生於上海,六十年代初加入邵氏公司,成為旗下女星。她在首部電影《寶蓮燈》反串書生角色,後憑《大醉俠》爆紅,繼而主演多部武俠片,女俠形象深入民心。

1970年,她毅然退出璀璨的影壇,遠嫁到美國當家庭主婦,19年後同時面臨婚姻破裂和破產兩種困境,為了維持生活,她重回熒光幕,並在1993年演出《唐伯虎點秋香》華夫人的角色,敏捷身手令人印象深刻,女俠形象也因而再度被觀眾接受。她的演藝事業隨着演出《臥虎藏龍》推向高峰,片中碧眼狐狸的角色,為她贏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鄭佩佩在最失意的時候成為佛教徒,廿多年來活躍於佛光會各種活動,她在星雲大師鼓勵下寫出《擦亮心燈》以及《戲非戲》兩本書,兩年前更以回憶錄《回首一笑七十年》作為自己70歲的生日禮物。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