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狗一同訓練一同成長 馴犬師各師各法

: 05/22/2018 - 12:41

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近年來,許多愛狗人士更把狗隻稱為毛小孩,甚至把狗隻當成家庭成員的一分子。在馴犬師眼中,狗隻在不同的場合扮演不同的角色。在家裡,牠是家庭成員之一,但在訓練場上,牠就成了與人類一同成長的最佳伙伴。隨着養狗人士日增,我國的馴犬師也隨之增加,由於每個馴犬師採用的馴犬方式都不同,所以,他們也各有不同的馴犬故事。為讓大家能更加了解狗隻的習性及訓練方法,這些馴犬師皆樂於與大家分享馴犬過程中面對的情況,以便人狗關係能越來越融洽。

在現年40歲的馴犬師羅鎧欣的眼中,人與狗不但可以互相信任,同時也可建立互相依賴和照顧的關係。

“當狗隻處在缺乏安全感的陌生環境時,牠就只是相信主人,這時,狗隻和主人的關係顯得更重要。”

她說,狗和主人之間的互信程度可通過訓練方式來培養,不過,狗主必須先了解狗隻的性格,才能找到訓練牠的適當方法,因為訓練狗隻並不能一成不變地按照既定的方式來進行。

“我把狗隻當成家人,但當我們投入工作時,我和狗的關係就變成伙伴,這時,牠必須服從我的指令。”

羅鎧欣來自馬來西亞國家動物福利基金(Malaysia Natiaonal Animal Welfare Foundation,MNAWF)的愛狗人運動俱樂部(Canine Sportz Club,CSC),CSC也是國內唯一受到獸醫局承認的犬隻訓練組織。

她投入訓練犬隻的工作已有十五六年,她正式當馴犬師也有七八年了。她披露,學生必須通過考試才可以進階,或是通過要求更嚴格的比賽晉級。

“無論是課程還是比賽,團隊都是由狗和主人組成,兩者不能分割。”

在訓練過程中,最艱苦也最花時間的,莫過於如何取得犬隻的信任,她說,只有周而復始地重複培訓,人犬雙方才能建立全盤的互信關係。

她坦言,狗的性格與人相似,牠也會依本身考量作出選擇,而馴犬師也是不斷從錯誤中學習,以了解犬隻不聽話的原因,比如狗隻為何在執行指令半途跑開。

被狗扯繩索傷指難戴婚戒

“這些情況也正好反映主人在狗兒心目中的地位,我們在設法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有助加強對狗隻的理解,而訓練的核心則是促進人狗之間的互相了解,並讓狗隻融入生活的環境中,促使狗隻能與他人或其他犬隻和睦相處,而非純粹地完全要求牠服從。”

談到最難忘的事情時,她說,去年農曆新年年初八,她所豢養的比利時狼犬Gabbi僅六七個月大的時候,她拉着綁在愛犬頸項上的繩索與學生聊天,但當Gabbi看到其他狗隻走過時,牠突然興奮起來,並使勁拉扯繩索。

結果,羅鎧欣的左手無名指被扯傷,導致她的手指歪曲,從此無法戴上結婚戒指。

“追根究底,問題的源頭還是在我身上,我當時沒有把牠看好。”雖然羅鎧欣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訓練犬隻時所留下的傷痕,但她始終甘之如飴。

她在分享照顧狗隻的心得時說,這跟照顧孩子一樣,過度保護和溺愛狗隻,比如一直把狗抱在懷裡,愛犬便會接受到錯誤的訊息,甚至誤以為只要離開主人懷抱就有危險,以致牠變成溫室裡的狗隻,無法也不敢獨自行動。

她披露,主人的情緒也會牽動到狗隻的情緒,比如主人激動時,其身體便會間接傳遞錯誤訊息給犬隻,讓犬隻覺得需要挺身保護主人,於是,犬隻這時或會對週遭的其他人和動物作出不友善反應,間接影響牠的交際關係。

馴狗需賞罰分明

“狗隻犯錯後,主人必須及時糾正,比如牠在不對的地點大小解時,主人必須馬上糾正牠的這種錯誤行為,若主人在回到住家後才懲罰隨地大小解的狗隻,被懲罰的狗隻那時根本記不起自己犯了什麼錯。”

羅鎧欣披露,除了懲罰,狗隻也需要讚賞,但亞洲人普遍上賞罰不分明,這是亞洲人的通病。

她曾遇上一隻脫下口罩便會攻擊及咬傷他人的狗隻,但這頭狗在接受不到一年的培訓後,便成功克制本身的情緒,日後再不必戴口罩外出。

“主人可以改變狗的性格,但狗主本身務必先作出積極改變,唯有如此,狗兒才會逐漸自律起來。畢竟,主人的角色應該是狗的領袖,而狗隻也需要主人的帶領。”

狗隻通過繩索感受主人情緒

8年前,現年30歲的馴犬師田洧龍第一次替別人養狗,他當時是飼養一隻名字為Mocha的黃金獵犬,但牠卻患有畏高症,且害怕黑暗。不過,牠最終卻為了讓主人嘗試攀高、穿過隧道,跨越一層又一層的障礙。

“Mocha令我感動,並使我充滿成就感,雖然牠已不在我身邊,但卻為我留下這段非常美好的回憶。從牠的身上,我感覺到牠愛我,可以為了我去克服牠所恐懼的事情,克服牠所面對的問題。”

Mocha原是一隻被原有主人棄養的狗,田洧龍收留牠初期,已發現牠畏高、畏暗,畏懼到全身發抖的程度,且晚上也必須開燈才能入睡。在展開訓練期間,Macha曾表現猶豫,但主人不斷鼓勵牠勇往直前,以不斷挑戰自己的能力。

從Mocha身上,田洧龍發現,每隻狗都可以受訓,只要主人有心,狗隻也會跟着尋求突破。

“我們對狗兒應該具有信心,當主人躊躇時,敏銳的狗隻都會察覺出來,牠可以通過繩索感受到主人的情緒,這便是為何狗兒在認為主人遇上危險的時刻會作出保護主人的舉動。”

常把外幣撕咬得支離破碎

現年33歲的馴犬師鍾函霓說,她的愛犬──喜樂蒂牧羊犬Chili在2歲時,破壞了家中名貴沙發的皮革,並將沙發裡的棉花挖出,此外,家裡每張椅子都有被牠咬過的牙齒印,連廚房壁櫃表層也曾被牠扯下。更甚的是,每當主人出遠門時,牠都會把主人辛苦兌換回來的外幣撕咬得支離破碎。

她披露,Chili的嗅覺非常靈敏,幾乎到了懂得如何區分馬幣與外幣的地步。每當她即將旅行時,Chili總會從她的手提袋裡找出裝有外幣的信封,並加以“蹂躪”一番,以致她損失的數額無從估計。

“我早期以為,從寵物店帶回來的Chili是活潑、好玩而已。久而久之,我察覺到,這是Chili過於敏感所作出的反射動作。對牠來說,敏感的源頭是聲音、外人和陌生環境,乃至體積比牠大的狗隻等等,都能讓牠害怕亂吠,亦不敢在外用餐,這是缺乏服從的訓練基礎所致。”

為了克服Chili的恐懼,鍾函霓決定遵從友人的意見,安排牠做敏捷運動,以及帶牠到不同的場合,訓練牠適應環境和群體生活。

Chili其中一項培訓重點是跟隨主人攀山,在登山過程中,主人不斷練習將牠使喚回來,以及繞着主人的身體兜圈,她和狗隻因而建立良好的默契。

“在攀山時,牠的速度比我還快,因此,我得發出指令,讓牠配合我的步伐和轉向,這個過程需要訓練,以增強彼此的互動,即使沒有訓練器材,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可以培訓狗隻的。”

受訓時間一久,Chili的性格也逐漸變得溫和及冷靜,雖然牠在身處陌生環境時還是有所害怕,但牠已可以在遵從主人下達的指令下做出特定動作,並轉移注意力,以助自己忘卻恐懼。

“Chili可以從主人的肢體語言中接受指令,但若要改用口令的話,難度更高,唯有通過重複練習才能達致。”

同床共枕 與狗共舞

讓馴犬師鍾函霓印象最深刻的是帶着Chili到吉隆坡谷中城參加大馬養狗人協會大型寵物展和比賽時,由於場面混亂,狗隻數量眾多,加上音樂喧嘩,Chili因突然受到驚嚇而破功,不聽指示到處亂跑,完全無法投入比賽中,最終唯有棄賽。

過後,鍾函霓在秘密“練兵”一年期間,教導Chili專注,翌年牠重回同樣的賽場時已是脫胎換骨,不但克服恐懼感,同時也能全程專心的望住主人和按主人指示完成賽程,雖然在比賽途中殺出了闖入賽場的狗隻,但Chili始終沒有分心與理會,最終奪下敏捷賽公開組冠軍大獎。

這是國內最高等級的比賽,能從失敗處重新站起來並登上第一名,Chili可說是在哪裡跌倒便從哪裡爬起來。

來自馬來西亞龍勝國際組織的鍾函霓為了訓練Chili而成為指導員,至今已有4年光景,Chili不但是每晚與她同床共枕的閨蜜,同時還是她的親密舞伴,每當歌曲《Ever Lasting Love》和《Under The Sea》的旋律響起,鍾函霓和Chili便會很自然的雙雙跟着節奏翩翩起舞。

Chili的舞步動作是由鍾函霓設計,每天需花5到10分鐘練習,牠是從簡單的舞步開始學起,再逐漸把各舞步串連起來,兩三個月後終得以呈現完整的舞蹈表演。

“還記得Chili初到我家時,我並不懂得飼養牠,我吃什麼,便餵牠什麼,我吃零食,也分一些給牠吃,但經過調味的食物並不適合牠,以致牠出現敏感徵狀,並因此時常咬後腿 ,直到脫毛為止。

後來,她只好聽取寵物針炙師的勸告停止讓牠食用家人的食物,牠才擺脫敏感的困擾。

去年,鍾函霓增加了新家庭成員──比利時狼犬LadyGaga,而Chili在接觸LadyGaga後,雙方也相處得相當愉快。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