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菜】我有一個廚師夢

: 05/20/2018 - 14:37

當年,大家都認為,廚師只是一個讀書不多,顛大杓的“廚房佬”而已。如今,世界變了,廚師不再拘限於廚房,而是走出廚房,進入媒體聚光燈下,“米其林”是他們追逐的至高榮譽。

行行出狀元,然而,廚師這一行,可不像別的行業可以依靠天份智商叱咤風雲,而是真的要靠廚藝,從小工幹起,一道菜品可能要重複做上千百遍,自己慢慢的悟出經驗,熟練掌握所有菜品的製作步驟和注意要點,才能逐漸做到廚藝好,掌握令人信服的本領。

有句話說:“以廚藝贏人,以廚德服人。”除了好廚藝,廚師德行也很重要,戴上了大廚帽後,才發現當中竟包含着豐富的人生哲理,廚師可是百科,什麼都要會,包括懂得跟人打交道、菜與菜的配搭、創新能力和醫學常識等。

廚房是一個特別辛苦特別煎熬的地方,追求米其林榮耀的路上,除了有顆無比堅定的心,還得有顆對食物比什麼都還要狂熱的心。 

自古“君子遠庖廚”,廚師都掙扎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人們通常是在窘迫不堪時,為了餬口才會去做廚師,至上個世紀,廚師仍普遍被視為是低學歷的工作,社會地位不高。

現今,隨着社會的變遷,經濟的提升,人們對美食有更高要求,大家在享受美食的同時也欣賞和敬重廚師,廚師也成為了“帶領”階級,被尊稱為“油領”,名聲響亮的廚師,年薪更是超越白領。

“現代廚師已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獲得人們的尊重與讚揚。”根據北海金廚烹飪廚藝學院院長李明勝所見,生活水平的提高,現代的人不再滿足於只求溫飽的低要求,南北風味、中西餐的相互碰撞融合,人們追求的口味越發多樣化,因此廚師在餐飲方面須具備一定的超前與創新能力。

“以前的人認為廚師是粗工,靠體力賺錢生活。現今,廚師不只是靠體力而已,他們更需具備烹調技巧與審美藝術,這些都得靠經驗累積才會精湛。”

這也是李明勝毅然決定棄下酒店主廚袍,經營金廚學院的最大原因,因為他想把自己的經驗和廚藝,以最正確的方式來幫助更多新生代實現廚師夢。

他說,廚藝融合了許多文化元素在內, 所以它可以是人與人之間交流的重要元素。現在的家長明白這點,也都同意孩子往這方向發展。家長認為光是紙上談兵欠缺手藝是無法平衡的, 先學手藝後學管理是現代家長對廚師發展有着不一樣的看法和抱着很大的期望。

 “餐飲業的終點站是管理。待在廚房一輩子的想法已經過時,終極目標是在大公司做主管或自己當老闆。”

金寧勇 肉桂麵包開啟麵包師夢

金寧勇(24歲)出生於和飲食業相關的家庭,父親從事冷凍業,母親在火鍋店打工,外婆則是專門在九皇大帝神誕時製作素食的,而他如今則選擇當麵包師,目前在一家酒店服務。

金寧勇選擇了一條和家人不同的路,他義無反顧去學做麵包,因為麵包可以給他帶來滿滿的幸福感。

小時候,他口袋裡常常會裝着一個肉桂麵包,因為實在太愛肉桂麵包,在他決定從事烘焙師後,在蛋糕和麵包中,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較豪邁又吃力的麵包師,吃着自己親手做的肉桂麵包,他更覺得幸福無比!

“我喜歡肉桂麵包中那帶着甜蜜又香脆的味道,有着簡單的美味,麵包實惠又耐飽,我覺得它是一種很美妙的食物。”

愛上肉桂麵包的那時刻,他想披上麵包師袍的夢就開始萌芽,在成為麵包師之前,就試過在家中自製甜甜圈,那時什麼甜點器材也沒有,他就用一個碗,以拋丟方式來做成了甜甜圈,滿足感真的好大。

金寧勇的父親在他上中學時就去世,外婆也一樣,他說他們都不知道他想當麵包師,但他獲得母親的支持。他說,就算廚師是一條非常艱難的路,但父親和外婆若泉下有知,必定也會全力支持他這個夢想。

金寧勇在中學時期就開始半工讀完成學業,白天讀書,晚上就在餐廳的廚房打工,他性格較內向,只有在廚房,他才能找到自信和勇氣。

“當廚師是我自小的夢想,小時候看了漫畫《中華小廚師》後更對做菜有了很大的憧憬,我知道做廚師非常辛苦,但是再辛苦我也未曾想放棄,更不曾後悔。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能開一家麵包店。”

蕭健耀 會做菜的男人特別帥氣

“如果可以,我想親手煮一道食物給我的父親吃,可惜,我的父親永遠吃不到了。”

蕭健耀(24歲)目前在酒店擔任西餐廚師,他說,在他成為廚師後,一直很想在廚藝成熟後,煮一道他認為最滿意的食物給父親吃,可惜,還沒等到那一天,父親去年忽然因意外去世,沒親手煮菜給父親嚐,成了他一輩子的遺憾。

他說,他想朝廚師這條路前進時,父母都很反對,認為廚師工作太粗重,怕他辛苦。當父親從反對到支持,他也一直在尋思,看哪天他煮出最美味的食物,才讓父親嚐,讓父親欣慰於兒子的成就。所以,父親突然離世,令他覺得特別遺憾和極大感觸。

他是獨子,十多歲時當父母不在家,他都是自行煮食餵飽自己,他說這也是緣份吧,他自小就愛做菜,常常會跟着媽媽在廚房打轉,看着看着就這樣學會了一些簡單的菜式。

“每次看電視節目,都覺得會做菜的男人特別帥氣。我是在高中畢業後,感覺前途茫茫,忽然看到金廚烹飪廚藝學院的廣告,就決定一試,沒想到,一試便堅持到現在。”

他說,廚房工作沒有他想像中來得簡單,工作時間長也具有危險性,錢賺不多,又沒私人時間,付出的要比一般的行業更多。

“幸好,我有一個很支持我的女朋友,她的家人也一樣對我的工作有點意見,畢竟廚師工作在很多老人家眼中是辛苦又沒什麼出路的,假日還得工作。可是,我覺得時代已經不同,廚師這職業如今出路可以很廣,也可以獲得很高成就,除了在廚房做菜,也可選擇相關的管理工作。”

邱淑欣 捨律師袍鑽研廚藝

22歲的邱淑欣有一個非常可愛的飲食家族。他們都在學校經營食堂,全家人包括爸爸、媽媽、妹妹都很會煮很愛吃,他們一家促進感情的方式,就是食物了,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話題。

爽朗的邱淑欣其實學業成績很傑出,原本的理想是當律師,後來父母不斷地鼓勵她當一名廚師,因為她的父母非常熱愛烹飪,而她也自小在父母經營的食堂裡幫忙,對烹飪也有着濃厚的興趣,最終決定棄律師袍,轉戴廚師帽。

她說,父母還未經營食堂時,是經營伙食生意的,所以她在小學時就幫忙媽媽煮菜,而且也常常負責煮給弟妹吃。由於家境不是很好,唸書時都是半工讀來幫補家用,那時她就在酒店的廚房打工,所以雖然她從來沒想過當廚師,但是烹飪於她算是專長。

邱淑欣在決定當廚師後,便來到金廚學院學習,畢業後,繼續留在學院當導師,她說選擇走廚師這一條路,她覺得輕鬆很多,也樂在其中,慶幸自己走對這條路。

“我覺得食物讓我們一家人有了更多的話題,我們家人關係更融洽。我爸爸很愛煮,每天都有創意點子,最喜歡把我們當白老鼠,而我們都是精通廚藝,都可以給他很好的意見,如果不好吃,我們也會婉轉的給他建議。”

她笑說,她常跟父親交換食譜,有時她研發到好吃的菜式,就會把食譜送給父親,而她參加烹飪比賽時,父親也特別送她一個食譜,讓她內心充滿了的感動,也更充滿奮鬥力。

曾廣鋅 走出菜園入廚房只為出口氣

曾廣鋅(22歲)來自金馬崙,是個在菜園長大的孩子,從小就跟着父母種菜管理菜園。他父母都明瞭當農夫的辛苦,總希望孩子們可以放下鋤頭,走出揮汗如雨的菜園。

曾廣鋅最終選擇當一名廚師,他目前在酒店服務,主要負責西式料理。他會去做廚師,其實只是一時之氣,想闖一番成績,証明給父母看,可是沒想到做了下去後,就不想再走出來了。

“我的家人和親戚個個都很優秀,成績都很好,唯有我是最差勁的一個,所以我一直都很自卑,也覺得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來。”

為了證明自己可以,有天他拍着胸口向家人說:“我不做菜園了,我要去做廚師!”為什麼是廚師?他當時也說不上來,只是他多年前曾在朋友餐廳裡幫忙過,感覺那是自己熟悉的,也是最拿手的。

“說做就去做了,就這樣我離開了菜園,來到了金廚學院。我熱愛烹飪嗎?其實說真的,當時並沒有,只是想幹一番事業給家人看。”

他說,真正進入廚房後,他才知原來是非常辛苦的,廚房多油煙又悶熱,整半天的時間都待在裡面,那時,他曾經退縮過,但是為了爭那一口氣,只能埋頭苦幹。

“在廚房,沒有人敢不勤奮的,因為一怠慢,就追不上了,只是努力再努力,可是慢慢的,我發現煮菜真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我慢慢愛上了。如今,更是慶幸自己當時的那一口氣,讓自己走上一條既快樂又有成就感的路。”

曾廣鋅在廚界打拚已經5年,他說,廚師要想在廚界有所作為,必須要有創新意識,且也要才智過人,並不斷提高技藝修養,講求廚藝廚德,從廚道路才會越走越寬。

王俊傑 當導師是這輩子沒想過的事

王俊傑(21歲)來自吉打州亞羅士打,父母是經營煮炒的,而他小時候家裡沒人照顧他,媽媽經常帶着他去煮炒店,長大後很自然的就在煮炒店裡幫忙,他書唸不好,欠缺自信,唯一的專長就是會煮菜。

“說真的,我當時也覺得當廚師既沒有前途又令人看不起。我從小就在煮炒店被人呼呼喝喝,許多看着他長大的客人會不時問:你怎樣還留在這裡?那時我也在想,我書唸不好,應該這輩子就只能待在這裡了。”

後來他去了金廚學院就讀,父母就揣想着,未來兒子是要繼承他們的煮炒生意,讓他去學廚藝,也最妥當。

王俊傑也一早已經認命,他覺得自己這輩子,應該就是要接手父母的生意了,可是他沒想到,廚藝這一條路原來並非只有一條,而且夢想也並非只有一個。

自烹飪學院畢業後,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沒有如預期的回到亞羅士打的煮炒店,更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會留在金廚學院擔任導師。“導師”這份職業,曾經離他很遠、很遠,沒想到有天他會當上了。

“我在學校時,年年都被編排在最後一班,唯一讓我有自信的,就是待在廚房,可是今天我真的沒想到,離開了廚房,我還可以有更高的成就,還可以繼續追夢。”

他說,當烹飪導師和待在廚房做菜,又是一個全然不同的體驗,怪不得人家說廚師要文武雙全,一個好廚師的溝通技能是必需的。

而教人意外的是,他最終主攻西餐,反而沒選擇他最熟悉的中餐,這可是屬於王俊傑真正的個人理想人生。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