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驚艷 芝加哥 內在美

: 05/20/2018 - 13:56

4月的芝加哥還會下雪,氣溫都在零度以下,沒想到那麼冷,旅行的時候總會遇到各種沒想到,也提醒你,你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太少了。由溫暖的中南美洲抵達這座以風著稱的美國大城,原以為可以好好看看這裡的摩天大樓,但天氣實在趕客,只好躲進室內。

芝加哥的奇跡其實發生在一場150年前的著名大火,幾乎把整座城市燒成灰燼,這樣就有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得以重建,所有著名的大樓都是在大火之後拔地而起的,所以來到芝加哥,你只能昂視她,但天氣惡劣,風吹得狠,或許有人想要提醒你,走進芝加哥的室內,那裡藏着美,的確如果不是天氣如此,我估計無法發現這些摩天大樓裡豐富的室內設計。

舉世聞名的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原本打算逛半天,卻由開門待到閉館,也只看了冰山一角。館藏的中國精品也很精彩,在這裡看了不少宋代的瓷器。宋人是有品味的,宋朝的瓷器設計看似簡單,卻把繁複和複雜都收藏起來,沒有喧鬧誇張的色彩和造型,那是一種自信,有自信的人不需要敲鑼打鼓也能被人看見。中國展品區確實有不少的精品,但偶爾會被一些看起來不怎麼重要的展品所吸引,比如一把造型十分簡約的唐代剪刀,千多年來,剪過多少人的青絲?這讓我想起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的《博物館》裡的 “因為永恆缺貨,一萬件古物在這裡聚合”。

真跡 能觸動心靈

館內收藏的名畫都是我們所熟悉的,多次在不同的媒介上看過,但看見真跡才會被打動,不知道這是不是紙質書和電子書的差別?這樣的比喻似乎不怎麼恰當,但我總感覺讀紙質書和電子書時,吸收的程度是有區別的。館內也藏有莫奈的睡蓮,只有看見真跡時,才能看見畫家對光影如此敏感。好的作品,能穿越時空及距離,近距離看,莫奈各種斑斕的碎點,仿彿都沾染了不同層次的光線,站遠一點,這些光點相互交融,畫作成了一個受到光線所青睞的繁盛花池。

Edward Hopper的名作《Nighthawks》也在這裡,我喜歡這個畫家,喜歡他畫作裡的孤獨感。畫裡有四個人,相互沒有交談,安靜的坐在餐館裡,似乎這才是人最大的孤獨,你身邊有人,離不開人,但卻能不聞不問。人是渴望群居的動物,但在人群中往往最容易感到孤獨。畫家用很詭異的色彩和佈局,將這種矛盾表現得淋漓盡致。旅行時總有一個特殊的時刻讓你喜歡上一個目的地,讓你決定不忘記它,於我而言,屬於芝加哥的溫暖回憶,就是這一刻了。

 

 

(文/ 圖:葉孝忠)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