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啊 卡拉華治奧!

: 05/20/2018 - 13:48

我一開始沒有想到過要去看這個畫展,事實上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個畫展,直到那天早上男友邊刷手機邊對我說:“最近有好多人在罵這個畫展。”這才引起我的好奇——什麼畫展?“Caravaggio……”男友呢喃。啊,卡拉華治奧!下一秒鐘聯想到的卻是戴力詹文(Derek Jarman)還有邁克。戴力詹文是我偏愛的已故英國導演,拍過一部電影片名就叫做《卡拉華治奧》,但劇情我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只從浮光掠影之中打撈到一張讓我終生難忘的臉:Tilda Swinton。邁克是卡拉華治奧粉絲俱樂部的永久會員,卡拉華治奧這個花樣名字在邁克的妙筆下捨命綻放了一次又一次。

十八年前第一次去翡冷翠背包旅行的時候,不是一大清早排隊參觀過烏菲齊美術館嗎?烏菲齊美術館有三幅卡拉華治奧,包括《酒神》和《美杜莎》,都是卡拉華治奧的代表作,我不可能走寶,如今回想起來,竟然沒有一點印象,只記得自己是當天第一個親眼見證《維納斯的誕生》的觀者。也許是因為卡拉華治奧筆下那個肥嫩酒神對我一點性吸引力也沒有吧,而且向來一嗅到血腥就忙不迭掩鼻走避,所以那個爬滿毒蛇的噴血美人頭沒有在我記憶中存檔,一點也不奇怪。

說實話我對卡拉華治奧的認識,僅止於他的名字以及他的性向而已,從來沒有想到過要惡補一下,直到這次因為曼谷藝術文化中心(BACC)和意大利駐曼谷領事館攜手合辦的卡拉華治奧畫展引發了口水戰,這才想到古狗一下,發現這個傢伙一生放蕩不羈,鬧事殺人時有所聞,傳世作品卻是寥寥可數,甚至一度遭美術史遺忘,三百多年後才獲得平反和垂注,許多比他更著名的後輩,包括我喜歡的維梅爾和我不那麼喜歡的林布蘭,都受過他的啟發和影響。

畫展全名OPERA OMNIA,這是拉丁文,意思就是“作品大全”。那麼,展出的四十幅畫,就是卡拉華治奧全部傳世之作了吧?許多泰國觀眾批評這個畫展毫無誠意,因為展出的都是高清數碼印刷的複製品,所以很多技術上的細節自然欠奉,甚至有人嘲諷,還不如在家上網看來得清楚。但我有不同的看法,當然我可不是因為自己對曼谷藝術文化中心偏心才幫他們講好話。觀眾本來就不應該期待能夠看到什麼真跡,因為展覽標題清清楚楚告訴大家,展出作品全是高清數碼印刷。人家已經擺明這些不是真跡,你還大聲嚷嚷這些都是贗品,你是存心來攪局的吧?面對這一批複製品,自然無法要求它們在技術上有多精準,但你可以肯定它們在教育上用心良苦,這樣一個展覽,目的很明顯只是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這位大師,你還嘰哩咕嚕什麼?再說,哈口囉,這個畫展是免費的!

 

(文/ 圖:野東西)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