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老建築下築篇】陳光競改造80歲老建 化身食肆咖啡館風貌嶄新

: 05/16/2018 - 15:13

自喬治市入遺後,英殖民前的老建築似乎一夜翻身,再次受到大眾關注。老建築最迷人之處,除了記錄着上世紀的設計美學,同時也隱藏着一代又一代人在建築內奮鬥、生活的故事。

 走過將近80載歲月的釀美與樹美貿易有限公司,最初為該公司的木業工廠與總社,後來則搬遷至檳州威省,並把原址出租給影印公司。如今,這座垂暮老建築又被注入新活力,被該公司第四代負責人陳光競改造成食肆與咖啡館。

在檳城市區隨意走動者,經常都可與百年老建築擦身而過,對老檳城來說,百年建築早已是生活裡的一部分。但是,對於在新加坡出生長大的陳光競來說,這些老建築卻顯得熟悉而陌生。過去同樣曾遭英國殖民的新加坡的街道上也不乏英式風格老建築,然而,多數建築都已被改造。自從接手接受釀美與樹美公司的業務後,他便必須經常在新加坡與檳城兩地來回,也因此,他對兩地老建築的轉變有了更深刻的體會。當他首次拜訪檳島該公司的舊址時,不由得被其雄偉的外觀吸引。

聘英國建築師設計

“這是我阿祖建立的工廠,我沒想到可以保存到今時今日。”他雙眼發亮,恍似回想起上世紀阿祖在此打拚時的英姿。

他的阿祖陳重新自中國前往南洋打拚,摒棄了較快捷的海路,反而選擇經由緬甸、泰國、亞羅士打等地,最終定居檳島。至於為何選擇陸路而棄海路,孫輩們都已不知道箇中因由。在檳島落地生根初期,陳重新先以釀酒起家,後來在因緣際會之下而接觸木業,而這也成了“釀美及樹美”的名字由來。

“可能阿祖當時想的是釀美酒、切割造型美觀的木塊吧!”

當生意蒸蒸日上時,阿祖也開始購地起廠,如今,檳島的舊址便是阿祖聘請英國建築設計師建構而成,除了帶有濃厚的英式風格,牆上的浮雕招牌也彰顯着當時代工廠的繁華境況。如今,釀美及樹美已不再釀酒,原因可能與日侵時代有關。

“其實,詳細的原因我並不清楚,只知道在日侵時期,我阿祖曾被捕入獄,出獄後就再也沒有釀酒了。家族的釀酒秘方也就這樣失傳了。”

雖然不再釀酒,但該公司仍然專心發展木業並接觸製作鋸片業,1981年時,陳光競的父親更前往新加坡開辦分公司,專注接海外訂單。舊址一直營運至千禧年才宣告結束,並舉廠搬遷至檳州威省的新工廠。他說,搬遷的原因之一是檳島難以聘得員工。

工廠由人潮鼎盛直至門面清冷,釀美及樹美舊址雖然受到時間大神的洗禮,但仍維持其偉岸的外貌。作為公司第四代負責人的陳光競,則想光復舊址曾經的榮光,並積極開拓家族不曾接觸的飲食業。

食肆主售各國料理

自從變遷後,釀美與樹美舊址曾經歷短暫空窗期,後來才出租給影印公司,一租便是六、七年。直至去年,陳光競心中浮現一個全新計劃,方將舊址收回並改造成食肆。與檳城常見的咖啡館不同,他建立的食肆綜合各國美食,越南菜、泰國菜、日本菜等等皆在其中。

“我希望提供一個平台,讓想要創業開餐廳的人可以完成夢想。而且我要求他們經常更換菜單,好讓顧客能有新鮮感。”

將釀美及樹美改造成食肆,則是源於一張舊相片。成為公司負責人之一後,他經常閱讀公司的過往歷史,並在公司出版的書籍裡看見一張阿祖在工廠內大排筵席,犒賞員工的舊相片。在舊相片內,無論是阿祖或員工都笑開懷,洋溢着歡樂氛圍,令他心嚮往之。

“食物是人與人之間的共同語言,沒有人不需要食物。我希望藉由這個轉變,將釀美與樹美舊址改造成一個讓人與人聯繫的地點。其次,我的性格外向且喜歡交友,開辦食肆可以讓我每天接觸不同的人。”

食肆7月底可能結業

將釀美及樹美改造成食肆看似賦予這個老建築新生命,然而,陳光競披露,在這個7月底,食肆或將會結束營業,因為這起初並非一項長期計劃,而是一項新嘗試。“至於會否持續經營下去,我還需和我的親友商量。”

工廠地方廣闊,如今只有倉庫被改造為食肆,而其中一間辦公室則租給張傑濠改造成Norm咖啡館。

他說,為了維持倉庫原先的面貌,他並未大肆裝修,除了燈具、廁所等無可避免之外,牆壁只是簡單髹漆,並善用家具來改變空間的氛圍。

雖然老建築被注入新血,但若要血液流通重現活力,仍需持續找到具有相同理念的人一同經營。先有興巴士車站成功被改造為文創基地,自然也有人建議他依循前者的經營模式,將釀美與樹美舊址打造成另一個文創基地。

“我們和興巴士車站的距離相近,且在同一個社區內,檳城人是否真的需要兩個文創基地呢?但是,我發現這區域缺乏餐館風格的食肆,所以才將這裡打造成食肆。雖然距離市區不遠,然而,這一區卻讓我感到非常靜,因此,我希望通過飲食業來改變一個社區的生態。”

常舉辦歌唱表演活動

開業短短半年期間,釀美與樹美已曾舉辦各式各樣活動,例如提供香港、大馬舞者表演“天圓地方”舞蹈表演、舉辦電影放映會、每週五有歌手駐唱等,最近更與2018國際美食節合作,成功吸引接近一千名顧客參與。

不過,檳島地少人多,餐廳與餐廳之間距離相近,再開辦多一間食肆,會否分薄了顧客群?針對這個問題,陳光競坦言,檳城的市場較小,且仍處於發展階段。不過,工程師出身的他,缺乏經營食肆的經驗,所幸得到兩名好友幫助,三人合力才將釀美及樹美改造成功。

“每個餐廳的顧客群都不同,所以,我覺得只要業者清楚知道餐廳的定位,自然能到吸引到相關的顧客群。不過,最重要的始終是食物的品質,唯有好吃的食物才能吸引顧客經常登門消費。”

續找合作夥伴 激活老建築

老建築記載着一個社區的變化,而今接手釀美及樹美舊址的陳光競,則希望通過這個老建築來改變社區的生態。“如果未來有機會,我希望可以和興巴士車站合作,一起舉辦週末派對之類的活動。”

作為一名老檳城,張傑濠對老建築自然有着莫名的革命情感。他入駐釀美及樹美舊址開辦Norm咖啡館,除了想宣揚咖啡文化,同時亦被其英式浮雕建築風格吸引,並認為是時下檳城年輕人的拍照打卡勝地之一。

不過,如若食肆最終仍需結業,到時,整個釀美及樹美舊址只剩下一間咖啡館而已,未免顯得寂寞與孤單。

他坦言,他至今仍然一直在尋找合作伙伴,但他希望可以找到具有相同理念的獨立人士一同合作,而非世界聞名的跨國集團。

“對於未來,我仍然抱有許多想像,釀美及樹美舊址還有許多發展空間。但我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唯有和他人合作才能真正激活這個老建築。”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