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老建築上篇】興巴士車站轉型文創基地市 集咖啡館散發文化味

: 05/15/2018 - 13:14

檳城風車路的名字看似寫意,然而,路邊兩側大部分建築都因受到時間的洗禮而顯得老舊斑駁,興巴士車站只不過是其中一個老建築而已。老建築,並不意味着必須被拆除、被遺棄,在許多文化人的心中,它更多時候是承擔着一份歷史記憶,記錄着一座城市的演變過程的見證者。

自從檳城喬治市入遺後,戰前老建築便再次受到大眾關注,身價一夜百倍。然而,當時的發展中心多在本頭公巷、牛干冬街等地區,風車路則處於市區的另一側,較少受到遊客與投資者的關注。

老檳城陳希道說,早前的風車路龍蛇混雜,路邊開着經營各行各業的店鋪,且一度成為外來移工的聚集地,並且衍生出治安問題。

辦爾納斯畫展華麗轉身

百年老建築在檳城並不罕見,與它們相比,興巴士車站顯得年輕許多,今年也只不過71歲。最初,興巴士車站只是一間檳城私營巴士公司的維修站,後來,該公司結業後,它便曾先後“化身”為一家歐洲汽車的銷售陳列室、汽車維修中心與倉庫等。再後來,它更因年久失修而變成一座廢墟,甚至成為流浪漢與“毒蟲”的聚集地。

當陳希道首次到訪興巴士車站時,眼前淨是頹垣斷壁,空氣裡亦飄蕩着一陣陣腥臭味。

他說,當時,許多流浪漢把興巴士車站當作“廁所”。由於該地又髒又亂,且非旅遊旺區,自然無法吸引投資者到來發展。但他看中興巴士車站有別於其他老建築的英式建築風格,而是採用裝飾藝術(Art Deco)建築風格建成。

“起初,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打理這棟建築,且當時也有外來移工想要租下這個空間創業,另有車廠也想租下車站充作維修中心。而我則一直在思索,究竟如何能通過建築本身來改變這個社區,重新喚醒社區的活力,藉此減少治安問題。所以,我一直嚴選租戶,希望可以找到具有相同想法的租戶,結果,興巴士車站被一放就放了兩年。”

直至檳城著名壁畫“姐弟共騎”的畫家,即立陶宛籍藝術家爾納斯(Ernest Zacharevic)想要舉辦個人畫展時,興巴士車站才又有了“用武之地”。

爾納斯過去用來繪壁畫的部分漆料是由陳希道供應,他們兩人也因此結為好友。既然好友想要舉辦個人畫展,他自然盡心盡力助友一臂之力。

不過,爾納斯起初對他所提供的數個地點都不甚滿意,直至兩人來到當時還是廢墟,且又髒又亂的興巴士車站時,爾納斯才終於欣然點頭。

“爾納斯第一眼就看中了興巴士車站,他當時說,只要把車站清理乾淨就好,無需再多做翻新。我花了3個月的時間修補車站已坍塌的屋頂,然後更換殘破的地磚、清洗牆面,盡可能的維持建築原有的面貌。”

過後,爾納斯的畫展順利在此舉辦,而這也改寫了興巴士車站的命運。如今,興巴士車站除了經常舉辦藝術展覽,同時也吸引咖啡館、文創小店入駐開業,同時,該車站每週日都有手作市集,使之一時間猶如脫胎換骨般,從早期的巴士維修站“華麗轉身”,變成一處文創基地。

藝術壁畫生色  週日逾50檔口擺攤

風車路銜接加馬百貨公司、檳城時代廣場與市區,處於鬧市的交界處,車來車往間,不由得使人覺得煩躁。因此,陳希道希望把興巴士車站打造成“桃花源”,藉此隔絕門外的吵鬧聲。而方法之一,便是頻頻邀請藝術家前來設展。

“在檳城,藝術家欠缺發揮的空間。但我們恰恰擁有一個空間,但缺乏善用空間的人。”

故此,興巴士車站便與藝術接軌,站內的壁畫多是駐站藝術家的傑作。單是藝術展覽自然無法讓一個老建築的生命復甦,幸得藝術家們提供良策,建議他將之改造成文創空間。

約莫兩年前,他首次在車站內舉辦文創市集,但因該車站當時還未被大眾所熟知,導致許多手作人拒絕前來擺攤。

“起初,我們只有6個檔口,且檔主都是我的朋友。我們就把這個市集當作一個好友聚會。然後,大家紛紛帶來咖啡、叻沙、果汁與皮革產品等等,場面雖然冷清,但仍然是一個好的開始。”

經過大家的努力開拓,如今,每逢週日,興巴士車站內便有五十幾個檔口擺攤。從零開始經營至今,興巴士車站的確已展現另一種新面貌,但他坦言,這一切得來不易。過去,他毫無舉辦藝術活動與展覽的經驗,他多是在朋友的幫忙下,大家齊心合力助興巴士車站“復甦”。

“檳城是一座小島,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非常強烈。就像爾納斯便是通過朋友的介紹而來,後來,他的出現也改寫了興巴士車站的命運。”

助創業者圓夢 玻璃咖啡館年年換人做

興巴士車站中央處設有一家落地玻璃咖啡館,這家咖啡館從3年前至今已易主三次,令不少人感到困惑。

其實,咖啡館的出現完全是出於陳希道的巧思。落地玻璃咖啡館看似浪漫,其實並不“實淨”,木製地板與木柱需要細心照料。由於它處於興巴士車站的中央,所以難以吸引顧客常常光顧。

“越來越多人想開咖啡館,但因為資金有限與缺乏經驗,導致他們無法完成夢想。我希望通過這個空間幫助這些想開咖啡館的人圓夢。我們通常只定下一年租約,一年後,他們便必須搬走。”

第一代租客自租約滿後便不再開辦咖啡館,然而,第二代租客卻在短短一年內積累經驗後,並在租約滿後遷去他處重開咖啡館。

開辦咖啡館這個夢想的涉及面廣泛,業者除了需要沖泡一手好咖啡,還需設計菜單、管理員工,並且控制生意盈虧。他希望藉由這個空間,讓有心開辦咖啡館的人得以學習創業。

他說,第一代老闆建立興巴士車站的目地是為了回饋社會,為人民提供私營巴士以改善生活。而作為新一代業主,他自然也抱着回饋社會的想法,因此,他決定善用既有的空間幫助懷有夢想的人圓夢。

逐步維修以保持原貌

由於興巴士車站空間寬敞,至今仍處於維修狀態,所以,不時可見裝修工人出入。維修與裝修不同,維修是修復興巴士車站內殘破的地方,陳希道希望可以保持興巴士車站71歲的容貌,而非為它重新裝修,賦予它嶄新的容貌。

“我希望保留建築老舊的味道,除了一些無可避免的裝修,如廁所和屋頂,我盡可能採用修復的方法,例如上個世紀是以木板作牆,於是,我們維修時同樣採用木板作牆,而非改成耐用性更高的磚牆。我希望維持它作為維修車站的老舊面貌,這個是它的歷史,我們應該要保持與尊重,並且為它延續故事。”

由於缺乏維修資金,所以,他唯有一個地方接一個地方慢慢的維修,雖然耗時耗力,但更符合經濟效益。

當興巴士車站還處於緩緩維修的過程中,風車路卻已開始展現活力,最明顯的便是正對面的老舊酒店已翻新成一間時尚酒店,同一條街道上也開始出現獨立品牌潮服店與壁畫街等。

外資發展老建築 檳城人受惠

自從喬治市入遺後,便吸引許多外來投資者購買戰前老建築與房地產,一度使檳城屋價高漲,民眾為此怨聲載道。陳希道卻認為,這是一個互惠互利的合作模式,檳城人只會是最大得益者。

“戰前老建築的維修費極高,試問有多少檳城人有能力維修祖業?在欠缺維修資金的情況下,老建築只會變成危樓,那倒不如將它們賣出去。外資在購買老建築後必然會加以裝修,過程中,他們也多是聘僱檳城人進行裝修工程。裝修工程完成並出租時,起初可能因租金太貴而乏人問津,之後,業主必定為此減低租金,而最後得益者又必然是檳城人。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些建築早已在檳城落地生根,無論其主人是誰,它始終是屬於檳城的產物。”

他說,檳城有許多戰前老建築,外來投資者又怎麼可能全數買完,轉個角度思考,外來資金卻能促使檳城經濟發展,尤其是在喬治市入遺之後,檳城的旅遊區便同時催生出許多咖啡館,各國美食餐廳更是猶如雨後春筍般林立。

他指出,得益於經濟發展,不少年輕人也開始創業並追尋夢想。

“我覺得興巴士車站就是一個夢想聚集地。所有商家都帶着一個夢想創業,有者堅持手工冰淇淋的天然味道,有者則想傳播吃得健康的概念,有者則販售自己的手作品。每一名店主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恰好具有提供他們圓夢空間的能力。”

 

興巴士車站 Hin Bus Depot

地址

31A, Jalan Gurdwara, 10300, Georgetown, Malaysia.

營業時間

週一至五/中午12點至晚上10點

週六和日/上午11點至晚上10點

逢週日舉辦興公司快閃文創市集,時間介於上午11點至傍晚5點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