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康復】30談>海峽兩岸故事:傅達仁轉世(下)

: 05/14/2018 - 13:21

傅先生的癌症“穩定”,是否“功在氫氣”,希望能得到進一步證實。但是從臨床角度考慮,用於“改造”癌細胞或微環境,這種簡易價廉無毒的小分子,肯定有益無害。

傅先生終究是下了“瑞士赴死”決心的人,雖然CT上“肝轉移不見了”讓他興奮了一陣,但腹痛和水樣腹瀉仍使他不時拿起赴瑞士的“死亡綠卡”。

我們考慮過採用經皮冷凍,將胰腺腫瘤消融掉,我院已有500多例經驗,又考慮應用不可逆性電穿孔(納米刀),這是當今十分讚賞的胰腺癌消融手段,但對一位86歲老人,我最擔心的是安全,儘管是微創性的手術。

我叫來我院最好的針灸醫生,請來廣州著名的疼痛治療專家,應用了能夠採用的止痛藥物、腸功能調節藥……但效果甚微。

《孫子兵法》雲“不戰而屈人之兵”“非戰取勝”。氫分子是“改造”,但力度可能不夠,必須“五間俱起”,提高機體免疫功能,也許能夠“四兩撥千斤”“出奇制勝”。

我們給傅先生採取了非特異性綜合免疫療法,既有主動性促進天生免疫的,也有被動性強化適應性免疫的……

他的疼痛發作次數開始變少了,大便次數從每天10餘次,變成8次、6次、3次……

我特別欣賞他吃飯時一天強似一天的勁頭,以及他那種“一頓巴不到一頓”對美食的渴望。我兌現“承諾”,請他吃粵菜、淮揚菜、潮州菜,既吃正餐,也品嚐廣州早茶,每餐我都對他說:“老兄,控制點。”胰腺癌患者最早期最常見最討厭的症狀是厭食,傅先生如此能吃,我高興,因為我幾乎從未見到過如此食慾好的胰腺癌患者,又擔心,因為胰腺癌時胰腺功能不全,擔心他消化不了。

免疫治療進行到第8個回合後,即第23天的早晨,我剛踏進他的房間,他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身穿正裝,立正,行致敬禮,說:“報告院長,今天排的大便成形了!”

他變得像個天真無邪的小孩!

他拉住我的手,一本正經地說:“院長,我很擔心,” 正當我又驚奇又擔憂時,這位老小孩哈哈笑起來,說:“現在腹痛少了,回到台灣,如果沒有了腹痛,我不習慣了怎麼辦?”

不愧是台灣大明星式大名嘴!

“凱旋”回台

4月21日上午9點半,傅達仁先生攜同比他小36歲的太太,乘上南航飛機,“凱旋”回台。傅先生在《達仁傳奇》書中講的“2.5次婚姻”。“0.5次”就是這位太太陳秋萍,被他稱為“一生所見最好女人”。

回台後,阿萍來了微信:“……我老公從死門走向活們,我們五世都感恩…… ”;晚上7點14分,傅先生來了微信——“……在你身邊多活這麼多天那麼多恩典,想忘也難!睜眼閉眼,都是你的笑臉!……小倩(雷倩,傅達仁繼女)十分感恩……”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