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從封閉到開放 古巴改變中

: 05/13/2018 - 09:48

1959年,卡斯特羅率領起義軍推翻巴蒂斯塔獨裁政權,從此古巴就走上了社會主義的道路。美國的圍堵和制裁,也無法讓古巴屈服,但當時的古巴因為有蘇聯的撐腰,所以日子還不算差,後來蘇聯解體後,古巴的援助也戛然而止。真正的災難才開始,這段被古巴政府形容為“和平時代的非常時期”,石油和器材短缺,令農業一度衰竭,當地民不聊生。

我在當地理頭髮認識的理髮師費爾南多,正業其實是美術老師,在現在的古巴,不少人都有兩份職業,一份每個月25美元(近100令吉)的正職,一份專門為遊客服務能賺取外匯的兼差,比如司機、私營餐廳服務員等。費爾南多對我說:“有個笑話,說了你不要介意,古巴人和中國人一樣,什麼都吃。”他說在非常時期,街上的流浪貓狗,都會莫名其妙失蹤。在非常時期,古巴唯有開放旅遊業,並推行多項現在看起來頗為前衛的政策,酒店客房吃緊,那麼就讓當地人經營民宿接待遊客(Airbnb是否由此取得靈感?)石油短缺,那麼就鼓勵人們使用腳車代步(古巴曾經向中國購買100萬輛的腳車),不夠食物,那麼在自家庭院院種瓜果蔬菜,有機健康又實惠。這些現在頗為時髦的低碳環保生活理念,早已經融入古巴人的血液裡,差別只是在於他們別無選擇。

酒吧人滿為患

說好的蕭條呢?海明威喜歡光顧的小佛里達酒吧總是人滿為患,吧檯一杯杯的Margarita,清涼得能讓人忘記室外的炎熱,切格瓦拉的頭像被印在T 恤衫、明信片和包包上,當地人使用的3元比索(CUP,幣值少於50仙馬幣),因為印着切格瓦拉的頭像,所以深受遊客的歡迎及收藏,如果他知道需要40張他的頭像(120比索,約20令吉)才能品嚐海明威最喜歡的雞尾酒,他的革命是失敗還是成功?值得還是不值得?

在現在的哈瓦那,位置好的餐館在中午時分總是人滿為患,優質的民宿總是客滿,你走過國營的商店裡,櫃檯裡透露着乏味的氣息,商品種類稀缺,而一轉角,你卻能遇見一間華美的大樓,售賣着來自國外的奢侈品,比如佳能相機諸如此類,他們的消費者都是哈瓦那的新貴,不少是民宿和私房菜餐廳的經營者。

離開古巴時,還在機場經歷了一件旅行那麼多年第一次碰到的事。等着出關的長長隊伍突然不動了,所有執勤人員突然離開櫃檯,現場的古巴人開始起鬨,甚至鼓掌,有種自娛自樂的開心,大家紛紛掏出手機拍下這振奮人心的場面。人在逆境的時候,沒有一點狠狠的幽默感,是很難活下去的。原來海關的電腦系統當掉了,等了一個小時,一切才恢復正常,早已經過了登機時間,我馬上衝到閘門,空服人員笑着說別急,還有乘客還沒通關呢。再見!古巴。

 

(文/ 圖:葉孝忠)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