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台北有隻花栗鼠

: 05/13/2018 - 09:40

我們到台北的第三天,假牙一個人搭客運去鹿港找他的老師,聽說他的老師就是台灣國寶級捏麵人大師施教鏞,但我沒有跟假牙去看看大師的風采,我懶,我只想把時間留給台北。於是約了若晨見面。上次來台北時,若晨都還沒有結婚;這回重遊台北,若晨已經有了一個女兒,都四歲了吧,因為我上次來台北,已經是四年前的事。店狗也已經有了一個女兒,我們叫她“亮喵”,我和亮喵初次相見,不到半分鐘就互相擁抱,讓我受寵若驚,不過這是後話。我想送繪本給她們的女娃娃,所以提早出門去花栗鼠繪本館看看。

花栗鼠繪本館位於台北最熱鬧的忠孝敦化商圈,古狗地圖來到門前,腳步突然遲疑起來,因為根據網上看到的圖,花栗鼠繪本館應該是一棟綠色小屋,屋外還有一棵大樹,但豎立在我眼前的卻是商業大樓其中一間店面,可是店名大大的六個方塊字清清楚楚。什麼時候改頭換面的呢?這種事情最好還是問問古狗,原來是2016年10月的事,同年12月以嶄新面貌跟粉絲們見面。

我一推門走進店內,就回到了從前沉迷繪本的老好日子。那個年頭每個月都會去紀伊國屋書店拿我訂購的繪本雜誌《MOE》。我最喜歡的繪本家是來自捷克的老太婆柯薇塔(Kvĕta Pacovská),她是插畫界的西西。寫到這裡我餵雞了一下,原來她還在世,已經89歲了。2008年第一次去日本旅行,我坐火車去長野縣安曇野市尋找一棟棟躲藏在樹林裡的繪本館,那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之一。後來我把收集多年的《MOE》和繪本通通送給一個朋友,因為我相信她會比我更愛惜它們,她也是個繪本迷。當然我還沒有放棄我的繪本夢,我仍然夢想着有一天我能夠畫一本繪本,就算只有一本也好。也許我90歲時會開始畫一本,如果到時我還活着的話。

花栗鼠繪本館館長林忠正在日本出生長大,45歲時選擇回到台灣,從事科技產業的他決定轉行開設書店,為此他籌備了兩年,甚至遠到歐美日本各地考察當地的繪本館。2010年花栗鼠繪本館正式開幕,開店的第一天,林忠正忐忑不安地觀察來客,數一數,一共有六台嬰兒車停在店外,開心極了,讓我不禁莞爾,幾乎可以摸到他的赤子之心,這一點從他特地為世界未來的主人翁而設置的坐凳和遊戲的角落也能看得出來,要不然也不會在這個網絡書店和連鎖書店稱霸的時代,執意開設一家以繪本為主題的獨立書店。

我唯一有一點意見的地方是,店內播放俗裡俗氣的賀歲歌,和整間繪本館的感覺不是很搭,雖然農曆新年就要到了,但有必要那麼應節嗎,又不是什麼商場。當然,一個為孩子們而開設的閱讀空間不可能是安安靜靜的,畢竟孩子們都是小動物,來點背景音樂也很不錯,但不是有更好的選擇嗎,譬如說《雪人》的主題曲,譬如說《野獸國》的配樂。後來我買了《野獸國》給若晨的女兒,因為她女兒的外號“怪獸少女”。我又買了一本艾瑞卡爾以多種動物為題的有聲繪本給亮喵。我希望我為這兩個小女孩找到了屬於她們的繪本。

 

(文/ 圖:野東西)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