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特區——戰將】吳健南 首次參選搗超級黑區 為黨改革勇往直前


: 2018-05-06 14:05:55

馬青法律局主任吳健南第一次參選,積極爭取上陣的戰場卻是超級黑區──森美蘭亞沙區國會議席。他正面看待逆境,其他領袖不敢做的他都敢做,批評清真寺祈禱聲、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反對國安法等,即使在國陣裡的檔案被批得體無完膚,他始終認為亞沙之役不算是背水一戰,而是勇往直前。

因為思想太前衛,39歲的他被視為馬華裡的反對黨。同在司法界,他崇拜已故民主行動黨強人卡巴星,欣賞從司法跨界到立法的精神,還自稱“亞沙小老虎”。有人獻議他跳槽,他堅持原則,並相信低潮後總有藍天。

面對種種困境,吳健南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強調:“我不是政治投機分子,我參與馬華超過20年,現在的問題是要找有正確理念的新血去改革這個政黨。”

吳健南的家族完全沒有政治背景,他卻在中三開始對政治有興趣,喜歡看相關外國領袖鄧小平、毛澤東、李光耀的書籍,中五畢業就加入馬華,那還是18歲生日的願望。

他的政治理念很簡單,就是鄧小平的那句:“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並認為政治人物就應該腳踏實地。

為什麼是馬華?“當時是國陣和馬華的高峰期,外國學者都認同,比起其他多元族群的國家,國陣的模式有利減低各族群的矛盾,那時是典範。當然,我承認,尤其是經過308大選後,國陣以前那套中庸模式已經受到很大衝擊。”

堅持原則不跳槽

他不諱言,巫統在國陣老大的地位使其他成員黨無法像以前那樣平起平坐、平等協商。換言之,國陣已經變質成一黨獨大的模式,這也是身為馬華新生代的他不能接受的事。

“之前我到一所中學為佛教會演講,聽眾是中一至中五華裔生。我現場做民調,問誰認為我國政府施政偏差的舉手,結果有99%的人舉手,我感到很震撼。這些新一代都感覺到,你認為這國家還有希望嗎?”

為什麼還留在馬華?“的確有人找我跳槽,但我情願做一個有原則的人去改革這個黨,我也不要做投機分子。為了勝選而跳黨比較受人尊重?還是堅持改革輸了都不用緊?我選後者。”

吳健南心裡明白,選擇留在馬華比較辛苦,要走很長的路,但他相信先苦後甜,也對得起自己的原則。“跳槽是捷徑,但失去了原則。”

他認為,國陣要找回以前建國時真正中庸的精神和初衷,唯有通過整體的改革。因此,體制內外都需要有新生代人才。至於改朝換代,他直言,若以為改朝換代就可以解決種族問題根本是天方夜譚,更何況希盟宣言完全沒有提到這課題。

吳健南《亞沙宣言》的第一道就是:“為一個有尊嚴的馬來西亞而戰爭”,就是要求各族群平等。”他指修憲只是一部分,惟之前面對的問題是社會成熟度。  

憂慮選民陷入兩極化

吳健南強調,他沒有反對任何民主進程包括換政府,但對這次反風感到憂慮和失望,尤其看到華社或非土著社會陷入政黨兩極化嚴重對立的局面。

“亞沙就是例子。我們做咖啡店講座或政策辯論時,部分選民已到了那種兩極化的情況。他們先問你是那一派的,你要握手時,一聽到馬華立即縮手;或在論壇時,你只是批評一些希盟的不好,有人站起來指示你停、不可以講、發出噓聲等。”

無論如何,他沒有被這些攻擊打敗,因為他相信這是改革的進程。

“馬華或國陣元老在施政方面的確做了一些有損人民利益的事,包括沒有善用自己的權利、違背人民意願,所以我還是可以理解這些選民對我們負面的態度,因為他們把那長年累積的怨恨爆發出來。所以,我們新生代必須花很長時間讓他們重新接受我們。”

政黨處於低潮,樂觀的吳健南也不會對目前辛苦的局面感到消沉,更不曾放棄過。

“公正黨也曾經輸剩一席,行動黨也經歷過低潮,包括在森州拿零蛋。我從好的角度來看,這是民主的起起落落,任何政黨都需要面對選民的裁決,最重要的是不可以放棄。”

亞沙國會共有10萬1008名選民,華裔佔48.1%、巫裔29.3%、印裔21.1%、其他族群1.5%。308全國大選時,馬華姚再添對壘陸兆福敗選,多數票達1萬3151張。505大選,馬華再輸2萬余張多數票。

馬華需檢討施政不公

吳健南表示,馬華要檢討因為太多施政不公。不過,很多人對國陣領袖代表有偏見,並沒有用全民的角度去評估馬華領袖,依然局限在華教華社的框框同樣不對。

曾擔任部長秘書的他發現,有些馬華部長只顧討好華社,沒有治理部門的政策,其實是不務正職。

“比如你要求一個房地部長增建華小,卻沒有看他在專業部門的工作有沒有造福全民。又比如這華人做衛生部長好不好?醫院等政策設定得好不好?而不只是華社的課題。”

他舉例馬華前總會長敦陳修信一句“鐵樹開花”,就抹煞了後者在財政部的貢獻。“除了華社,他在國家理財方面做得好嗎?沒有人理。最後變成馬華又沒有貢獻。”

吳健南大學畢業後,即致函當時的馬華總會長要求進黨工作,並在總部兩年後才獲得信任,擔任部長秘書。因此,當他深刻體會到關注正業的部長和受華社看重的部長兩者之間落差時,他感到很震撼。

“那些腳踏實地在部門工作的不重要?不是貢獻?要的是他有沒有增建多少間華小?如果你用這角度可以講馬華一事無成,但以全面角度,我敢講一句,雖然有些馬華領袖的確做得不好,但也有不少很踏實地做事,就因為華社的標準只局限在這角落,變成其他貢獻都被否定。”

全力備戰敢敢做

作為在一個超級黑區上陣的新人,吳健南在宣佈候選人之前已經做好三語的競選宣言,他也享受壓力帶來的勇氣與創意,包括先斬後奏地與行動黨原任國會議員張聒翔辯論。   

“雖然亞沙是超級黑區,但黨領袖有看到我積極的表現,給我超出一個黑區應該有的關注和支持。我很感激他們以開明心態接受我的衝勁。雖然不是所有人都認同,但馬青就應該有這樣的精神。”

在重重壓力下,吳健南抱著全力以赴的心態敢敢做,比如去年8月6日完成與張聒翔的一場政治辯論。同時,他也發起一系列“一村一果”、“一廟一果”、“一校一果”計劃,希望把亞沙打造成綠色城市,以證明除了法律援助,他也可以走進草根社群。

另外,吳健南很喜歡唱歌,在馬大擔任華文學會主席時也參與搖籃手創作活動,所以亞沙一役少不了戰歌。“在亞沙要拼,也要有戰歌才可以帶出我們在黑區戰爭的精神。”

人物檔 吳健南

出生 1979年森美蘭淡邊縣亞逸昆寧。

學術背景 馬大法律系學士學位。

從政背景 18歲加入馬華,大學畢業即在黨服務。曾擔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新聞秘書、政策研究員;2014年起擔任全國馬青法律局主任。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