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白翅鵲的認證

: 05/05/2018 - 19:39

地球日做什麼好?當然是觀鳥去。

我們一行10人受邀到大馬森林研究所的美羅研究站記錄當地鳥類品種,這片佔地121.4公頃的舊錫礦地有一部分林地保持原狀,一草一木都是大自然傑作;另一部分土地經由人類介入,種植一些瀕臨滅絕的樹種,裡面有湖、有溪流、有沼澤、有雜草叢生,雖然少了參天大樹,但有森林的模樣,是城鎮邊緣,鳥類的天堂。

美羅森林研究站入口處一窪長滿蓮花與浮萍的池塘,是棉鳧、栗樹鴨、小鷿鷈和紫水雞愛游之地,站在池塘邊不消一分鐘,必定可以看到這些水鳥的蹤影,我尤其喜歡在蓮花之間找尋棉鳧的影子。棉鳧的英文名字叫Cotton Pygmy Goose,長有小一圈的鵝喙,體型比旁邊的栗樹鴨小一倍,雄鳧白色臉頰和頸部就像潔白的棉花團一樣,我每次看了都很有衝動,想湊前去揉搓一番。

那天上午,我們在美羅森林研究站待了4小時,平日在公園見慣的白眉黃臀鵯、鵲鴝、紅頸綠鳩、珠頸斑鳩、黑枕黃鸝、黑翅雀鵯、朱背啄花鳥、褐喉花蜜鳥結隊在樹上玩耍,還有沒來得及飛回北方、孤單隻影的虎紋伯勞和褐伯勞,資深鳥人羅說:“大概是沒到繁殖年齡,所以留下來了。”

當日記錄的54種鳥類當中有3種猛禽,也都是經常出現在人類活動範圍內的老鷹類。我們在一棵樹上發現風頭雀鷹的巢穴和站在上面毛茸茸的雛鳥,雖然毛未長齊,小雀鷹那對屬於猛禽的犀利眼依然遠遠的瞧見我們。透過望遠鏡,我約莫看見牠無懼的眼光,初生之鷹並不知道,作為食物鏈頂端的人類比起任何一種毒蛇猛獸還要危險。

資深鳥人羅最開心的事,是找到白翅鵲的蹤跡,這種黑鳥平常生活在森林邊緣,這座小樹林看來獲得“鳥類認證”,具有類似森林的生態。受到白翅鵲鼓舞,同行的資深鳥人朱與3名同伴午飯後興致勃勃帶着申請函到鄰近的吉庫斯森林保護區探勘,傍晚回到宿舍時一臉困惑,告訴我們說:“森林保護區原來的入口被開發了。”

整整一座森林不見了,鳥人才後知後覺,原來白翅鵲早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文/多風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