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靜靜的激情

: 05/05/2018 - 19:38

少評論拿它來跟阿皮擦碰的《熱帶疾病》(Tropical Malady)相提並論,確實我在曼谷的電影院看這部片子時也想起了阿皮擦碰,同樣是看似毫無瓜葛但又藕斷絲連的兩段式結構,同樣是上半部以同志愛為題,同樣是下半部以森林為背景。不同的是,《熱帶疾病》裡的愛情那麼歡樂,帶有一種夢的特質,沒有一般同志片中常見的露骨鏡頭,卻比所有我看過的同志片都還要性感;此片中的愛情比較坎坷,比較壓抑,雖然有淋漓盡致的性愛場面,我指的是泰國導演Anucha Boonyawatana的《再見茉莉》(Malila:The Farewell Flower),此片捨棄緊湊跌宕的情節編織,選擇流水湲湲般的敘述方式,它的電影語言比較接近散文或詩。

我又想起西班牙導演Victor Erice的《光之夢》,這是一部無以歸類的迷人之作,既不是劇情片又不是紀錄片,整部電影講的就是西班牙畫家Antonio Lopez如何讓院子裡的一棵榅桲樹重現紙上,生命和光影在纍纍的果實上互相調情,讓老畫家非常着迷,但他因為天氣變化無常而屢屢受挫。《再見茉莉》的上半部花了不少鏡頭細細呈現泰國傳統祈福花飾(泰語叫做baisri)的編織過程,因而也有一點紀錄片的味道,同樣是耗時費力的勞作,同樣展現了手工藝人的謙卑,同樣傳達了世間一切如露如電如夢幻泡影這個信息,有時花飾尚未完成,花朵已經開始萎蔫。有些段落雖然純屬虛構,但處理方式卻極為寫實,片中巨蟒吞噬小孩和軍人棄屍荒野的畫面都幾可亂真,美與醜、有與無、文明與蠻荒、宗教與性愛,不但可以並列共存,甚至被編織在一起,涅槃不離輪迴,色空不二,道在屎中。

前半段的纏綿讓我口乾舌燥,但後半段的清寂也令人動容,那是男主角為病逝的男友出家,在泰柬邊境的森林中修行的過程,也是細節詳盡得像紀錄片,間中穿插鬼魂出沒和男主角擁抱腐屍痛哭這些橋段,幸好拍得節制含蓄,沒有點明,沒有說破,反而有令人低迴的餘地,以致不少觀眾看完電影出來,都在討論男主角擁抱腐屍痛苦意味着什麼,答案就在各人心中。如果百思不得其解也沒關係,就像阿皮擦碰說的,我們沒有必要理解所有一切事情。電影雖然講述無常,卻不否定我執、恐懼、悲傷和痛苦的意義,這是此片之所以能夠打動到我的原因。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