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露水的世界

: 04/27/2018 - 19:15

在韓麗珠的臉書上讀到這個:“‘Everything is impermanent.’ 去年十月,在一個禪修中,上師在最後的五分鐘這樣說。這句話一直留在腦內很久。快樂的時候,想起這句話,知道這不過是一陣子的事,絕望的時候想起這句話,不相信這是一陣子的事。其實無論順逆苦樂都是虛幻的,只有無常才是真實。但我沒有看破。要是看破了,內心就會真正地完全荒寂。”

我不知道什麼叫做“看破”,也不知道什麼叫做“荒寂”。我只是想,既然沒有看破,又如何能夠知道看破了,內心就會真正地完全荒寂?當韓麗珠寫:“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旅行方式,有些人只要留在窗內觀看就可以。”我相信她。或是這個:“我又憑什麼認為,流浪貓更懂得順其自然……”我相信她。但當她說:“要是看破了,內心就會真正地完全荒寂。”我不相信她這句話。除非你踏進河水裡,否則你不可能真正知道踏進河水裡是什麼樣的感覺。別無他法。

我更相信Jane Hirshfield這兩句詩:“‘沒有什麼是永久的’——/以這種想法去處理各種失落是多麼的殘酷。//‘沒有什麼是永久的’——/也是一種可以帶來慰藉的承諾。”我更相信一茶這首俳句:“露水的世界就是/露水的世界/雖然如此……”我更相信Toni Packer:“我很少談‘無常’,因為我們很容易就會困在概念中。唯有當念頭與記憶連結,‘無常’這個概念才會產生。但在當下的這一刻,‘無常’在哪裡呢?”

提起一茶寫他小女早逝的那首俳句,我又想起有人這麼翻譯:“我知道這世界/像露水般短暫/然而,然而……”這是注解,不是翻譯。或者說翻譯過頭了。原詩中並沒有“短暫”這兩個字,也沒有“我”的介入。周作人的版本比較貼近原詩:“露水的世/雖然是露水的世/雖然是如此”關於翻譯,對我來說,如果直譯味道怪怪,就不可取,如果意譯偏離原句,也不可取。我最喜歡美國詩人Robert Hass的英譯:“The world of dew / is the world of dew. /And yet, and yet...”咦,我怎麼講到這裡來了?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