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香港土產

: 04/27/2018 - 19:12

張愛玲說,“用洋人看京戲的眼光來看中國的一切,也不失為一樁有意味的事”,又說“外行的意見是可珍貴的”,向來被事事半桶水的我奉為金科玉律,不但不因缺乏專業水準而臉紅,還自視為一股鮮浪潮哩。你不能否認,市面上外行人遠遠比內行人多,地頭蛇逐漸學會尊重過江龍的角度,也算小小的成就。譬如香港土產,陳意齋原粒杏仁餅一直高踞我榜首,以往懶得動腦筋,常常當作手信贈送親朋戚友,結果碰壁碰到一頭灰,除了口味奇哉怪也的巴黎前度懂得欣賞,似乎沒有其他人覺得老字號美味。這次飛東京前詢問兩個日本女友想要什麼,大Y想了一想答:“恆香老婆餅。”不諳華文的她居然牢牢記住這幾個漢字,可見一往情深朝思暮想,幸好不必跑到元朗老鋪也能找到,臨上機專誠去銅鑼灣買新鮮貨力有不逮,只好早一天購買,希望她不嫌棄。

小Y說不必麻煩,我以為她客氣,順手也送了半打,怎麼知道她一見面有難色,原來真的不喜歡。曾經在香港生活的她,多年前表示最渴望的土產是八卦周刊,於是我由歷史最悠久的《明周》到其實“不入流”的《100毛》都帶過,後來才發覺她所謂的周刊,是《壹週刊》簡稱。事實勝於雄辯雌辯,有識之士控訴它毀壞雜誌生態是一回事,其江湖地位毋庸置疑,過來人冷暖自知。恰巧那個星期是實體紙本最後一期,紀念意義重大,區區港幣二十元買到一個時代終結的見證,太划算了。

冬季奧運一秒鐘也沒有收看,羽生結弦四字卻無可避免掠奪眼球,這般纖柔的花樣男子向來引不起我食慾,大約同期還有《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作反面教材,於是不問情由將他們雙雙打入冷宮。抵達東京後如常到書店巡視,雜誌架上體育欄的刊物,起碼有一半封面都是他,不是三個四個,而是十五六個,那種排山倒海的聲勢非同小可,不論“我的X”代入什麼,搶閘的“厲害了”也實至名歸。和自己打對台的壞處,是翻了兩翻幾乎本本一模一樣,就算有選購一冊帶回巴黎留為紀念的意圖,也完全不知從何下手。對不起,被逼一定要就地取材眾裡尋他,鎖定一個百發百中的荷爾蒙箭靶,結弦BB我無條件拱手相讓,寧願揀擺在不遠處的少女寶典《an.an》──光禿禿上陣的岩田剛典雖然也十分嫩口,全身肌肉處於尚待發展階段,但舉起的右手雄風陣陣,能不投降嗎?

翌日飯聚,小Y驚聞鄉下佬未識綺羅香,連忙以權威口吻推薦,慣常粵語頻道忽然轉台英語廣播,可見非常鄭重其事。咦,她上一次以這種力度傾銷的,不是德國重金屬樂隊Rammstein嗎,羽生小朋友和噴火舞台猛獸,差距何止天南地北,居然毫無芥蒂左擁右抱,佩服佩服。接着還興高采烈報告,剛剛看了寶塚的《波之一族》,戲演到高潮望遠鏡裡的明日海里奧“不眨眼望着我”,體內的蕾絲邊細胞激情分裂,胃口之大愛包容,令我好不慚愧。

文/邁克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