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六姑

: 04/21/2018 - 19:16

我奶奶一共生有10個孩子:9個女孩1個男孩。據說,我爺爺為人不太靠譜,奶奶得幫人洗衣服維持家計,因為生活得艱辛,奶奶不得已把5個孩子送給別人撫養,身邊只留下大姑、二姑、六姑、小姑和排行第八的我爸。送出去的姑姑在新家庭順利長大成人,只有九姑不到10歲便夭折,我奶奶為此內疚一輩子,甚至在她生命的最後幾年,仍無法釋懷,她總是用說唱的方式唸唸有詞:“送給馬來人養喲,發燒死了!發燒還讓她沖涼!為什麼要送馬來人?不送馬來人就不會死了…… ”聲聲淒厲,聽起來揪心。

我的童年多得姑姑疼愛,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大姑和小姑經常從新加坡帶回來進口水果,好讓我家平時冷清的小冰箱有點高貴內容;二姑一手好廚藝,讓我見識法式吐司的好味道;六姑在我和妹妹穿了耳洞之後,送我們生平第一對和第二對金耳環。

六姑身材微胖,皮膚白裡透紅,喜歡穿斜襟短袖上衣配同樣花色長褲,整副七十年代保守華人婦女形象,然而在“月經”仍是忌諱的時代,她跑在前端,用自己的方式向女兒灌輸性教育。

六姑笑起來有兩個酒窩,說話輕聲細語,臉上從來沒有慍氣。她自己有6個女兒,對我和妹妹的疼愛卻沒有因此減少,她喜歡拉着我們的手,一邊揉搓一邊說: “長得真漂亮。” 又說:“牙齒真白,真漂亮。”我大概受到潛移默化影響,年長後,也喜歡搓小輩的手表示疼愛。

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大弟去六姑家拜年,回來說她腎衰竭,病得不輕,我趁小姑3月中來訪時,特地載母親和小姑南下去探訪,不巧遇上她因呼吸不順暢入院就醫。六姑雖然年屆80,有輕度失智,見了我們仍一一叫出名字來。她一如既往,拉住我的手說着讚美的話,好像光陰不曾流逝。

昨天早上,表妹傳來六姑病逝的消息,讓我感覺我的青春小鳥隨着長輩的離世,也一去不復返了。

文/多風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