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羨魚】在倫敦遇到的希臘老人

: 04/21/2018 - 19:13

在倫敦,我們去找在倫敦生活的朋友,在茶座喝下午茶。茶座很滿,位子很擠。靠近我們位子,坐了兩個老男人。

老男人在講我們聽不懂的語言。我們在講大馬華語,大概也是兩個老人聽不懂的話。其中一個比較老的老人,溫文有禮,親切友善,問我們是從哪裡來的。就這樣攀談起來。

他告訴我們,對面坐着的老男人,是他的兒子,是個專業畫家。他們都是希臘人,住在雅典。他八十多歲了,他的兒子六十歲,沒結婚。每一年,他的兒子都堅持要帶他到倫敦來住住,因為五六十年前年輕的時候,他在這裡唸大學。他的兒子,在意大利佛羅倫斯學藝術,英語說得不流利,但堅持要每年帶他離家出遊一趟,到別的地方走走。近年來,他感覺自己越來越老了,越來越容易感到疲倦,越來越不想踏出家門。所以他兒子,每年只好帶他來倫敦:年輕時生活過的地方,抗拒力比較低。

後來,和這兩個年老的父子越談越爽,交換了電郵地址,點認了臉書賬戶,還說得像真的一樣:明年就到希臘雅典去找他們玩!

陌生之地遇上陌生的人說一些陌生的話,就是旅遊的情趣之一。這一點,我們過去一直樂在其中。但這一次倫敦及周邊的旅行,卻疲累無比,到哪裡都感覺景色灰淡無味。就像這希臘老人所說那樣,只想回家,寸步不出家門。家,是最舒服幸福的地方。世界任何地方,都沒有了吸引力。

感覺這一次倫敦之行,是最後一次這種形式的旅行了。現在,連從一個地方到一個地方,走走看看,行行坐坐,吃吃睡睡的旅行,也覺得累了。

噢,人,就這樣老去了嗎?

我對父親老人說,你兒子,真好!

他欣慰的說:真的,也真是的!

接着,他跟我們說,要回酒店去了。累了,要休息了。

唉,這希臘老人,就像一面鏡子一樣,看到的,是我們自己。哦,希望我們也有希臘老人這麼幸福,每年被孩子逼着帶出門走走。

文/胡淵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