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男星雷震

: 04/21/2018 - 19:09

電懋男星雷震逝世,各地資深影迷幾乎不約而同譴責自己當年有眼無珠,集體公認銀幕上的憂鬱小生得個瘦字,事過境遷才發現他的俊秀,白白錯失了向李慧娘借用“美哉少年”作實況對白的機會。美學的確神秘莫測,不停隨時代流動,熊掌和砒霜相隔一線,醜小鴨與天鵝是銅板的兩面;何謂性感就更高深,雷達安裝的位置稍為不對,荷爾蒙像沒有白馬王子肯賜吻的睡美人,昏昏沉沉完全接收不到電波。譬如被譽為光頭皇帝的尤伯連納,在少不更事的眼睛裡一點也不開胃,想不到步入中年回頭一望,驚覺那真是一劑起死回生的春藥,譯偉哥也好譯威而鋼也好,都貼切形容了他的神奇功能──尤先生在香港影壇的遠房親戚,當然是一代妖姬白光親身在日本發掘的喬宏。

不過很抱歉,在美的園地我缺乏重新審視的慧根,隔了半世紀再看雷震,依舊沒有地動山搖──《花樣年華》客串飾演蘇麗珍老闆,更有幫倒忙之弊,歲月在五官留下的痕跡,不曾圈點遭平凡騎劫的燦爛。最堪回味的,反而是演過三個張愛玲劇本:《南北一家親》和《南北喜相逢》開宗明義是喜劇,透過雞同鴨講製造笑料,《小兒女》雖然入文藝片類,卻不乏輕鬆場面,巴士上尤敏誤會被性騷擾就是一例,慣演文弱書生的他以冷面應工,倒具備出人意表的化學作用。

與雷震同期的一線男星,最紅的還有張揚陳厚,可巧三人各分到三部張愛玲,假如他們私底下也像傳聞的女星那樣爭風吃醋,這一役應該皆大歡喜。陳厚演的是《情場如戰場》、《人財兩得》和《桃花運》,張揚演的是《情場如戰場》、《六月新娘》和《一曲難忘》──張女士加盟第一砲由兩個男主角烘托林黛,可見受重視程度。八年前電影資料館出版《張愛玲電懋劇本集》,我見機不可失,出盡渾身解數哀求參與其盛,結果撈到寫海報簡介,以“站着說話不腰疼”方式撮合多如天上的女明星和張的小說人物,轟轟烈烈發了一場沒有文責可負的白日夢。白流蘇最安全的飾演者,不會不是尤敏,配搭張揚的花花公子范柳原,再加葉楓身穿“一線天”客串印度公主薩黑荑妮,票房肯定報捷。當時硬塞給林黛的,是《茉莉香片》的言丹朱,現在回心一想,男一號聶傳慶簡直為雷震而設,那麼對手就必須換上更性感的葉楓,方可擦出不倫火花,重演《花好月圓》豪放玉堂春生擒富二代的一幕。

張女士筆下的情場初哥長這樣:“說他是二十歲,眉梢嘴角卻又有點老態。同時他那窄窄的肩膀和細長的脖子,又似乎是十六七歲發育未完全的樣子。他穿了一件藍綢夾袍,捧着一疊書,側着身子坐着,頭抵在玻璃窗上,蒙古型的鵝蛋臉,淡眉毛、吊梢眼,襯着後面粉霞緞一般的花光,很有幾分女性美。”我一直認為人物原型是她弟弟,一如《年輕的時候》的潘汝良──也十分適合雷震,可惜女主角理想人選胡燕妮太年輕,而且是邵氏基本演員。

文/浮草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