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彩繪仁心】中葯西用(五)

: 04/20/2018 - 17:49

“黃醫生你好,我是XX氣功學會的主席,相信在那天我們已討論了,關於接受成為我們氣功學會的醫療顧問,想知道一下您是否願意接受呢?”這位XX氣功學會的張先生打電話問我。

“張先生您好,在我還沒有答應之前,我很好奇想知道,為什麼您會來找我當你們氣功學會的醫療顧問,因為按理說你們應該找的是中醫師來當才對,中醫師當你們的氣功醫療顧問聽起來好像也比較名正言順啊!”我把自己心中的疑問提出來說。

“聽起來是這樣子沒有錯,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子的。我們這個支派的氣功學會,近年來發展得還不錯,最近還得到了國家衛生部的認証,批准我們可以到醫院裡去為患者服務,為患者去“打氣、發功和治療。”他回答說。

“無奈的是,我們拿着衛生部的認証書去西醫醫學中心嘗試為病人服務時,那裡的行政人員一聽到我們這個構想連細節都不問就一口拒絕了我們,還說我們是個不入流的學派,根本連機會都不給我們(即使是免費服務的也不要),這讓我們覺得很沮喪,也很不服氣(擺明是瞧不起我們)。”他繼續說。

“後來我們幹部開了會想說嘗試走不同的方向,例如與某些西醫開始合作做一些研究,看看那些疾病的患者特別適合這一類治療,我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黃醫生您,因為您是從台大畢業的,也知道您不是那種急功近利的醫生,所以來請教您看看能不能與您合作,找一些病人來做研究,從中找出那些病人可以在使用氣功治療後病情會有所改善。”他說。

用時間證明一切

“張主席,我很了解您們這個學會的處境,就像當年我從國外回到家鄉的醫院服務一樣,剛開始一堆醫生也用充滿懷疑的眼光來看我,說什麼我是個只會用中文、用中醫方法來治療患者的醫生,還責怪衛生部為什麼批准我到中央醫院來當專科醫生搶了其它醫生升遷的機會,還好後來自己用時間與實力來証明這一切,只不過這樣的過程並不輕鬆。”我說。

“我相信你們這個學會需要一個公平的平台與機會來証明你們,我可以義務擔任你們學會的醫療顧問,只不過我要求你們在將來合作時一定要事先充分討論,不要以商業利益為出發點,還要收集到足夠人數與數據時才能公佈發表這門氣功對疾病的療效,因為這樣子才能做得理直氣壯,以理服人,請問這樣子可以嗎?”我說。

“黃醫生,沒有問題,也謝謝您答應成為我們的醫療顧問。”張主席高興的說。

中葯西用未來發展趨勢

不知不覺中,自己在這個“中葯西用”的主題就寫了5篇文章,實際上自己在構思寫這些文章之前,還曾經和幾位西醫朋友談論過這方面的問題,他們都一面倒,認為我不該寫這些東西,主要原因是因為寫了這些文章可能會“拉台”中醫的醫事技術與地位,造成“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倒不如寫一些自己如何英勇救人的個案、放在報章、臉書或其它媒體上為自己宣傳會更好。

的確,這就是目前大多數醫生的做法,聽起來似乎無可厚非,並不為過。但是,人生不會只有是非題,隨着年紀的增長我們會面臨到更多的開放題卻沒有標準答案。舉例來說,前台大校長李嗣涔(電機系教授)除了正職為傳授電機知識之外,也參與了氣功的研究與人體潛能開發(自己還曾拜讀過其著作)。最後要說的一點是:近年來隨着中國實力崛起,其“中葯西用”論証與科研實力,在未來相信會得到更多國家人民的支持與肯定,臨床應用只會變得更多,不是嗎?

文/黃學謙醫生

內科專科重症次專科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