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時尚週4】設計成衣婚紗 兼當學院講師 設計師王克勇樂圓兒時夢想

: 04/19/2018 - 12:19

孩提時的志願能否真正落實?對此,王克勇本身的歷練和現況便給出一個很好的答案。他自幼便鍾情於畫畫,無論是中國水墨畫、西洋水彩畫,都難不倒他。雖然他自小便畫山畫水畫人像,但畫得最多的仍是服裝設計圖。

如今他回想,當時畫的一張張服裝設計圖的畫工顯得稚嫩,但卻成了他創作的功底。恰巧姐姐當時正在學習縫紉,身邊經常出現許多服裝店老闆,其中一人更將他的設計圖帶回店中展示。

那張被放在店內展示的設計圖最後有否被縫紉成服裝,他也不得而知,但那位服裝店老闆的舉動卻對他起了鼓勵作用,也讓他成為服裝設計師的決心更為堅定。

他踏入服裝設計師行業的經過,說起來有些“崎嶇不平”,一因他的家鄉太平的服裝學院稀少,且一般只教導縫紉,並未設專攻服裝設計的課程,加上他父母的經濟能力有限,無法讓他出國修讀服裝設計課程,所以,他只好遠到離家有一段距離的怡保報讀一家由日本人開辦的設計學院。

報讀服裝設計反受聘授課

畢業後,他便帶着作品前往吉隆坡參加服裝比賽並勇奪冠軍。手拿獎金的他原本打算繼續攻讀服裝設計系,但在面試時,校長卻對他的作品感到驚艷不已,並直接聘請他擔任服裝設計系的講師。

“我在怡保時已經兼職擔任講師,白天時認真上課,晚上時則教導夜班部學生。也許是因為教學經驗豐富,讓吉隆坡的學院校長願意直接聘請我當講師。”

後來,他乾脆自己開辦小型服裝設計學院,一教便是23年,直至前幾年才將學院關閉。一因其服裝品牌的業務越漸龐大,讓他分身乏術,二因他想把學院正規化,並提供國際認證的文憑課程,所以他便把小型學院結束,以便為新想法作準備。

“我覺得,若要辦學院就要辦一個正式又可提供文憑的學院。”

雖然教學工作忙碌,但他並未忘記初衷,反而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在吉隆坡各大商場內增設女性上班服裝成衣品牌Carven的銷售站。幾年後,他更跨界開辦婚紗品牌Carven Ong Couture,專門為人設計婚紗禮服。

缺自我風格者  難以打響名號

隨着外國品牌入駐馬來西亞市場並紮根,如今的大馬時尚圈對新晉設計師來說並不友善。曾擔任講師的王克勇,感嘆大馬服裝設計比賽越發稀少,新晉設計師缺少磨練與曝光機會。

“與我出道的時候相比,如今新晉設計師所面臨的困境更多。無論是快時尚帶來的時裝衝擊,或是網絡削價戰,幾乎將新晉設計師逼上一條絕路。不過,我覺得有競爭才會有進步,無論是良性或惡性的競爭,設計師都必須想盡辦法讓自己生存下來。”

他說,一些新晉設計師畢業後便任職服裝設計公司,從中獲取設計經驗與累積履歷,爾後才開創自己的服裝品牌。此外,一些設計師則將銷售平台移往網絡拓展銷售範圍。

他認為,服裝設計師的發展路線多元,並不局限於禮服或成衣,同時還可往童裝、冬裝乃至裝飾品等發展,只要專注一個面向深入開發市場,自然也會獲得相應回饋。

“時尚圈本是個汰劣留良的環境,新晉設計師若想成名,最重要的便是堅持自己的服裝設計風格。如果一個設計師為了迎合市場而喪失自己的風格,那他也難以打響名號並讓顧客記住他。”

專心經營  本地市場

雖然創立女性上班服裝成衣品牌Carven多年,但王克勇選擇在馬來西亞市場穩紮穩打,並無把個人品牌推銷至海外的打算,原因在其公司只有他與另一設計師兩人,他們根本無法再分心兼顧海外市場。

他凡事講求親力親為,每一件成衣的設計都經過他嚴格把關。不過,若公司只有他一名設計師不免會使得設計風格變得單一,所以,他便和另一位設計師合作,兩人不時交換意見,從中獲取設計的平衡點。

“我還有幾個裁縫工人,他們偶爾也會給我反饋。畢竟,即使我能力再強也沒辦法兼顧所有事情,他們則會經常和我分享如今市場的變化,並且讓我從中學習與調整。”

雖然他經營的成衣生意蒸蒸日上,但卻滿足不了他熱衷於挑戰不同設計風格的慾望。他認為,成衣是見證設計師的市場掌控功力,時裝週則是展現設計師的才華,高定服裝則是強調完成顧客想法並同時保留自己的設計風格。

“以大馬市場為取向的服裝都是偏向實用性的,我們設計師都是靠賣衣為生,自然也要和市場妥協。現今大馬服裝市場仍然以女性為主導趨向,男性市場的服飾較難發展,這也是為什麼我設計女性上班服而非男性上班服。”

網購租借成趨勢 婚紗行業競爭激烈

王克勇一邊經營女性上班服裝成衣品牌和婚紗禮服品牌,一邊兼任學院講師的工作,工作佔滿其生活的大部分時間。

對他來說,一名合格的設計師還必須時刻關注潮流趨勢,並提升自己的設計技術,而多元的工作性質正好能為他提供這層便利。

成衣與高級訂製婚紗禮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設計風格,前者面向普羅大眾,因此,風格需貼合生活氣息,後者則是面向新婚夫婦或中上階層人士,因此,設計師需把顧客的要求具現化,並將顧客的性格、身型通過服裝展示。

“無論成衣或高級訂製禮服,我都覺得是發揮自己的設計天賦。我從事成衣事業十多年後才決定走入高訂婚紗行業。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設計感受,高訂更考驗設計師對於布料的掌控與剪裁的技藝。”

隨着快時尚崛起,傳統的買布裁衣已越來越少見,只有在大喜日子如結婚時,新人才會考慮訂制婚紗。然而,隨着婚紗成衣化,民眾亦可通過網絡購買價錢較低的婚紗,或是向婚顧公司租借婚紗。

“婚紗行業的競爭激烈,而通過網絡購買或向婚顧公司租借更成了現在的潮流趨勢,但一件服裝最重要的是其剪裁與品質。高訂婚紗禮服的好處在於絕對貼合顧客的需求與三圍,且可以完全展現顧客的身材優勢並遮掩劣勢。”

快時尚衝擊全球市場

自1991年出道至今,王克勇已在馬來西亞時尚界打滾27年。在網際網絡尚未普及的時代,大馬人較為關注馬來西亞本土設計品牌與設計師,然而,隨着經濟起飛,許多國外設計品牌紛紛在本地開設專賣店,本土品牌也因此受到一定的影響。

“那個年代的設計師與品牌非常非常少,因此,我們輕而易舉便打響知名度。但如今品牌選擇眾多,顧客群也被打散了。年輕一輩的多數都會購買快時尚,一來價錢便宜而且選擇較多。”

快時尚衝擊着全球各個時尚市場,首當其衝的便是本地成衣品牌。為了在逆境中生存,他除了需設計出貼合潮流趨勢的女性上班服裝應市,同時,設計風格還得傾向成熟,將目標顧客群定位在28歲以上的輕熟女與白領麗人。

“服裝的顧客群年紀分佈比較大,年紀輕缺乏經濟基礎的人,多會選擇網購或快時尚服裝。而年紀略長者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後,會對服裝品質有要求,並且購買自己屬意的時裝品牌。此外,前往百貨公司專賣櫃台購買服裝的消費者的年紀也較長,現代年輕人已較少前往百貨公司購物了。”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