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時區】為什麼我們喜歡 暗夜的蝙蝠

: 04/15/2018 - 14:21

最近整理書塚一樣的散亂雜誌,從一本舊的男性時尚雜誌中翻讀到一篇很有個性的專訪,受訪者是很仰慕的一個英國演員。因為太喜歡了,動手節譯出來。

他更樂於提問,而不是作答。

他說:提問中所透露的自已,遠遠超過回答本身。

他說:讓我讀狄更斯還不如讓我去死。

他說:只有重度痴呆的人,才會自鳴得意。

他說:在城市迷路是一種享受。這是探索一個城市的最佳方式。我們最初降生人世,根本就不會有方向感,也不知該往何處。

關於演藝的討論,他說:我們彼此都在侃侃而談,誰都不是只用寥寥數語概括。

關於表演藝術:你要變得強迫性地專注,近乎迷失自我,變為一個容器。

關於演員的自我:我沒有機會做自己,為了演藝交流我必須創造一個他人。

關於職業:當演員你就要隱身。作為一個演員,被誤解不是壞事,我自己知道真相。

關於加入樂團:我承認,我也有些自負,我要當首席吉他手。

關於浪漫喜劇,他說:我覺得它們大部分時間既不浪漫也不有趣。

關於《機械師》(The Machinist)的極限演出:我認為考驗自己永遠是件好事。雖然很多時候根本沒給人留下印象,但對你而言卻是有意義的嘗試……所以,你要敢於拋棄一切。

對於浪漫喜劇(Romantic-Comedy),我簡直和他看法一樣。有人捧着浪漫喜劇的劇本找他演出,據說他如是回應: “我想這些人就是傻了呀。”(I thought they'd lost their minds.)他確然不曾演過一部浪漫喜劇。

文/狄加巫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