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那些年 總是很美好?

: 04/15/2018 - 14:16

我於1978年在檳城出世,屬馬,在家排行第三,3年後,馬哈迪便擔任我國第四任首相。

小時候,一家人都生活得很愉快,不愁吃也不愁穿。我父親是街邊水果小販,不是香港首富李嘉誠,除了病重和農曆新年,他幾乎每天都要日曬雨淋工作。

在馬哈迪掌政年代,我父親一人只靠賣水果,便能養活我婆婆、我媽媽,還有我和5個兄弟,還不包括英年早逝的姐姐。

然而,我現在已經40歲,每日在冷氣房寫文章,妻子也要拋頭露面工作,我們才能勉強養大唯一的女兒。畢竟我在1999年加入《光明日報》時,起薪六百多令吉。如今,新記者起薪是當年的兩三倍,工作沒一兩年便能結婚生孩子,但現在物價也比以前貴了不止兩三倍,很多人婚後妻子還得挺着大肚子工作到準備生產為止。

別以為女人懷胎十月還要日夜工作很容易,一大早起床做家務,早上上班打工,晚上回家做家務,上了床可能還要服侍老公。

且看現在的男人,除了含金鎖匙出世的,有多少人有本事不讓妻子去打工,像我爸日曬雨淋賺錢養大6個孩子?

我還記得在中學時,也就是九十年代末期,我們一家人還可以吃到一枝10仙的沙爹。我和哥哥每次只掏出10令吉,一家人就可以很幸福享受100枝沙爹的樂趣。如今,一枝沙爹至少1令吉。

中學畢業後,我要騎摩多從鄉下到城市的學院,每次只花1令吉添油,差不多可用上一星期。然而現在添滿油5令吉,也只能在城市行駛五六天。

馬哈迪當了22年首相。1999年我第一次投票,我騎摩多從喬治市回到鄉下,把處女票給了國陣巫統,因為要感謝馬哈迪那些年的貢獻。我沒想到那是馬哈迪最後一次當首相。

90後和00後的年輕人是沒辦法感受那些年的美好,畢竟馬哈迪在2003年退休後的那些年,檳城確實並不那麼美好,我也討厭馬哈迪為什麼要留下一堆爛攤子。2004年我第二次投票給國陣巫統便已後悔。還好,馬來西亞不是中國,5年一次大選就是給人民換政黨當政府。檳城人很勇敢,讓檳城在2008年改朝換代,由民聯也就是現在的希望聯盟執政。

現在2018年,檳城和從前已大不相同。馬哈迪要再當首相,他希望在兩年內拯救國家,要解決他留下的問題。我有什麼理由不支持馬哈迪,讓馬來西亞也和檳城一樣,再次迎來更美好的日子。

文/沈榮輝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