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走走赤峰街

: 04/15/2018 - 12:45

相隔五年回到這條老街,有點意外,要不是那一家家市井味濃厚撲鼻的,黑黝黝的五金店和汽車材料行還在那裡,恐怕一時間會認不出來,這就是赤峰街,這就是我曾經來過的赤峰街。五年前的赤峰街還是一條,不停轉動的時代巨輪繞過的地段,我之所以會到這一帶來走走,是為了到蘑菇MOGU中山本店去買本《蘑菇手帖》,或為了到台北光點去看一場電影。但蘑菇和台北光點都不在赤峰街。前者位於南京西路,與赤峰街毗鄰。後者就更遠了,在中山北路。還有一家慕名已久的星月鑄字行,也是全台碩果僅存的鉛字活版印刷廠,則坐落在承德路一段和太原路之間的巷弄裡,距離赤峰街並不遠,但我始終沒有造訪,去摸摸那一個個比我還老的鉛字。

五年後回到赤峰街,驚覺這裡已經變成台北文創基地,從街頭到街尾,一路都有五年前尚未存在的小店,散落在這一帶不同角落,包括文青飲品選物店(小日子)、獨立書店(浮光書店、詩生活)、咖啡店(小時咖啡、nichi nichi日子咖啡、找貓咪、三貓小舖、貓咖啡)、早午餐店(產出The Food、小器食堂)、家居用品商店(小器生活道具、小器赤峰28)、生活雜貨鋪(心地日常、‵0416x1024、LOOPY鹿皮)、皮革設計工作室(Drifter旅人)、麵包屋(Peekaboo)、二手店(香蕉貓)……

赤峰街從前叫做打鐵街,又稱拆船貨街,曾經是個龍蛇雜處,生命力頑強的黑道地盤,常常有人聚賭甚至幹架。聽說曾經叱咤風雲黑手遮天的黑道老大至今仍舊定居此地,很有可能牽着一隻博美狗跟你在建成公園擦身而過。但也有人指出,說赤峰街是打鐵街是個誤解,其實早在承德路拓寬後,打鐵行業已經遷移到萬金街和興城街一帶。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五金和二手汽車零件在這一帶是炙手可熱的行業,直到今天,這些店家依舊存在巷弄間。這一帶共有二十四條巷弄,其中二十二條特別窄小,老房子也多,許多屋齡至少有七十歲,每一間的樣貌都不一樣,不像現在的房屋幾乎都統一規格化。

赤峰街的房子屋租不高,而且靠近捷運站,加上“老屋新造”這個概念日漸盛行,所以最近幾年吸引了不少文青到這裡來創業。一間間獨立書店、咖啡店、生活雜貨鋪、文創商品店像雨後的蘑菇一樣冒了出來,與原有的五金店、汽車材料行、舊式理髮廳這些店家為鄰,共生共存,形成赤峰街獨特的生活樣貌,吸引了很多台灣人和外國人前往打卡,整條老街突然年輕起來,充滿了文藝氣息,終於成為當今台北最火紅的新興文創區,取代了曾經風靡一時的師大商圈。一年一度的“街大歡囍”社區藝術節也讓這個街區成為媒體焦點。其實如果我們懂得從另一個視角去看這條老街,汽車材料店外堆滿了機械零件,比許多矯情做作的裝置藝術還要生趣盎然,這樣的畫面對當地居民來說是再尋常不過的街景,什麼生活美學什麼環境美學,還是留待那些專家權威去掉書袋拋書包好了。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