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雙耳之間】日出與日落

: 04/14/2018 - 14:21

3年前,她第一次來治病時已經是90歲高齡。她可以說是百病纏身,罹患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與中風。她被子女帶來醫院治療胃出血的毛病,我把她轉介給一個腸胃科醫生做進一步檢查。

內窺鏡檢驗顯示有一粒大胃癌腫瘤。她年事已高,又有那麼多的疾病纏身,所以子女們都不願意讓她知道病情與診斷,也不想她再做進一步侵略性的治療。他們只想以簡單的醫療來減輕她的痛楚。

一天下午去加護室檢驗她時,與她聊了幾句。我發現她的思維還是很清澈,但可以看出來她也心裡有數,知道自己的病情危重。但她沒有怨天尤人,只是心平氣和的接受一切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我很憐憫她的身心痛苦,但也愛莫能助。

在我要走離她的病床那刻,她突然拉住我的手告訴我今天是她的生日。我快速的檢閱她的病歷資料表,證實今天的確是她的生日。我不知道是否在如此的情況下,應該祝賀她“生日快樂”。“生日快樂”這個祝詞在她身心俱疲的狀態下,聽起來好像很諷刺性的!我只能安慰她說:“我會為你祈禱!”

我突然覺得心裡很難過,在眼淚奪眶而出之前,我加速快步走離她的病床,我不願讓她看到我為她掉眼淚。然而,她奇蹟般的身體帶着癌症繼續生存下去,每兩三個月她的兒女都會輪流帶她來複診。

與癌共存三年

我可以看得出兒女對她的厚愛,在旁對她照顧得無微不至,而她每次來複診時總是一副淡然處之的模樣。她已經把生命與死亡看得很開,默默的等待生命結束的那一刻。每次看着她離開診所的背影,我心裡暗想也許這是她最後一次的複診吧!

但她卻有很強的生命力,與癌症共存了3年才撒手人寰。她的兒子在她病逝一星期後,安頓好了一切後事,特地來到向我道謝,並送我一張致謝卡。雖然是在百忙中我還是騰出時間和她的家人傾談了幾分鐘,安慰他們失去親人的悲慟。他們一直向我表達謝意,感謝我在她生命中的最後幾年對她的照顧。

他們也告訴我,她臨走前一直吩咐他們要來找我致謝,讓我覺得很感動。我知道自己其實只是盡了一個醫生的責任,給予她一點的治標藥方及安慰之言。更多的時候我只是耐心的聆聽,甚至從她的話語中獲取一些人生感悟與智慧。從與她的交談中,我明白了為什麼有人說要優雅的老去就得花時間與長者交談!

她對年老,生命與死亡的那份淡然,讓我體會到原來日落與日出同樣的美麗。我突然想起黎巴嫩詩人紀伯倫的一段詩句:原來生命與死亡是一體的,就如大海與河流是一體的。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吳榮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