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台拜師學剪毛技巧 碩士高材生陳偉賢 樂當寵物美容師

: 04/12/2018 - 14:46

一般民眾走入The Fox Bulter時,眼神總會不自覺的飄向寵物美容師陳偉賢的工作室。偌大的落地玻璃門內,只見他一手握着剪刀,一手替毛孩調整角度,或站或坐的替毛孩修剪毛髮。本該活蹦亂跳的毛孩,這時多會聽從他的指示,安靜讓他“理髮”,不禁讓人好奇他究竟是向毛孩使了什麼“魔法”。

陳偉賢當然不是魔法師,而是憑藉多年積累的經驗,而學會掌控毛孩的一些基本方式。他從高中起便帶着寵物參加寵物美容比賽,在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畢業後更全身投入寵物美容行業中。為了精進手藝,他曾遠赴台灣拜師學藝數次,先是學習打理照顧毛孩的毛髮,爾後才學習剪技,立志成為全方位的寵物美容師。

大學修讀城市規劃、碩士研讀工商管理的陳偉賢,卻在畢業後投身寵物美容這一行業之中,不禁讓親友感到困惑。雖然具有高學歷與高顏值,但他甘願躲在幕後成為一名寵物美容師,為毛孩們塑造美麗造型。

相較他修讀科系的工作性質而言,寵物美容師更偏向手藝與體力活,對於許多人來說,後者更像是一份“苦差事”。但是,他踏入寵物美容行業並非因一時衝動,而是經過多年深思熟慮後所作出的決定。

讀工商管理為向父母交代

他自幼便希盼養狗,無奈父母擔憂他年紀小,沒有耐心照顧而不允許他養狗。直至高中時期,他才終於擁有第一隻馬爾濟斯犬。他說,他的父母是因經不住他多番要求而送他這隻小狗。

看着小狗身上柔順的毛髮,他開始研究如何為愛犬保養,以便確保牠的毛質始終如一。後來,他甚至攜帶愛犬參加寵物美容比賽,將愛犬的優秀毛質展現在眾人眼前。

“十年前我已經前往台灣進修貴賓犬的寵物美容課程。寵物美容比賽多是用貴賓犬作為基準,考驗飼主如何照料貴賓犬的毛髮、如何梳理等等。但當時,我只是抱着玩樂的心態,主要還是將時間放在學業上。”

大學畢業後,他繼續攻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中途與朋友合資開辦寵物用品中心。他說,直至碩士畢業後才決定投入寵物美容行業之中。

“一般父母必然都希望孩子成龍成鳳,我當時攻讀碩士課程的目的,便是希望給父母一個交代。其次則是我對工商管理有興趣,並且這也可以成為我的資本,若未來逐夢失敗時,我還為自己留了這一條後路。”

為了逐夢,他再一次踏上求藝之路,前往台灣學習剪技。他說,目前亞洲地區的寵物美容師技藝以日本為最頂尖,韓國與台灣次之。因受限於學習媒介語,他只好選擇到台灣學習。

“近幾年來,馬來西亞也興起寵物美容學院,但多是聘請台灣導師當客座教師,而且單就剪髮設備而言,台灣也領先大馬。為此,我選擇前往台灣學習剪技,而台灣的技術又是源於日本,加上學習媒介語是中文,選擇台灣對我來說是必然的事情了。”

面對被狗咬傷風險

陳偉賢說,寵物美容師的工作偏向手藝活,且講究師傅們的技術與經驗,而他初初接觸寵物美容工作時,曾被其繁重的工作量嚇到。

與一般美容師、理髮師單就一個部位進行護理不同,寵物美容師的工作範圍涵蓋寵物全身。從最基本的梳剪、剪指甲、洗澡與吹乾等,到更進一步的水療、護毛、護膚和按摩等,每為一隻毛孩梳剪都需至少耗費兩小時,還得看毛孩是否安份合作。

“剛開始接觸寵物美容工作時,難免會感到辛苦。由於工作時數長且報酬率低,許多新人入行兩三年後,便在熱情磨滅殆盡後陸續轉行,有者則因工作時不幸被毛孩咬傷,或是發現難以控制毛孩,而決定離開這一行。”

寵物美容業是一份“手停口停”的工作,當身體受傷時自然無法為毛孩梳剪毛髮,唯有暫時退出工作。在這數年間,他也曾面對同事被毛孩咬傷,手筋險些被咬斷成殘障的事件。

“許多職業都帶有危險性,所以為毛孩梳剪時需注意自身安全,如果毛孩不停發出低吼聲時,最佳方式便是聯絡飼主將毛孩帶走。雖然這份工作很辛苦,但每次看到毛孩的新造型與主人喜悅的表情時,我便會覺得很滿足。”

遇攻擊性強寵物無奈交回飼主

面對不同狗種的髮質,寵物美容師必須以不同的剪技為牠們塑型。陳偉賢說,在台灣進修最大的收穫,便是寵物美容學院會針對不同狗種與身體構造、體型進行解說,且學院內備有毛孩充當學生的練習對象。

離開寵物美容學院後,他就把所學歸零,一切重新開始。與學院內長期習慣“刀光劍影”的毛孩相比,一般客戶送來“修整門面”的寵物難免較難“侍候”,所以寵物美容師需耗費更多心力與耐性以獲取這些寵物的信任。

“我曾遇見一隻小型犬,在修剪指甲時表現出非常凶悍的模樣,且作勢要攻擊我們,連頸帶都無法為牠戴上。後來,我們只好致電叫顧客把牠帶走。”

他說,許多人都誤以為寵物美容師必然有一套“馴狗良方”,但其實必須由飼主與寵物美容師雙方合作,才能順利為毛孩美容塑型。

“毛孩與人類一樣,首次面對陌生的寵物美容師時必然會感到害怕,且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我們常對飼主說,讓毛孩習慣寵物美容的最佳方式,便是當牠們在出生後就開始把牠們送交寵物美容師整理毛髮。”

寵物美容中心常缺人手

為確保寵物美容師的安全,陳偉賢也有自己的一套“接客”標準。他說,初次接觸有關寵物時,若該寵物已釋出惡意,並且不願與寵物美容師親近,他們便會放棄這宗生意。

“我們多會選擇在可控制範圍內的毛孩,並且做好安全措施。例如替小型犬修毛時,我們會為牠們帶上頸帶,一來可避免牠們從梳剪台掉下,二來可藉此控制牠們,將牠們限定在一定的活動範圍內。”

他披露,一般上會被送交寵物美容所修毛的寵物多是馬爾濟斯犬、貴賓犬、西施犬等毛髮蓬鬆的小型犬,而像哈士奇、黃金獵犬等大型犬也是店內常客,只是數量較小型犬為少。

雖然寵物美容師在馬來西亞已非新興行業,但不少寵物美容中心常面對美容師不足的窘境。他說,每年都有不少人投入寵物美容師行業中,不過一些美容師寧可自行創業多於加入既有的寵物美容中心。

“我們開辦寵物用品中心時,也曾想過類似問題,畢竟銷售寵物用品只需具備一定的飼養寵物知識,而寵物美容業則是手藝活,更加講究功夫。後來,我覺得與其聘請寵物美容師,倒不如自己學習剪技,畢竟要求自己比要求他人來得容易。”

替頑皮狗洗澡被甩滿身水

若要用一句話來囊括寵物美容師的工作內容,陳偉賢脫口而出說:“苦中作樂。”雖然寵物美容的工作繁複且時數長,且有一定的危險性,但凡事皆有雙面,因這份工作也為他帶來許多快樂。

“我們每次幫大型犬洗澡時,總會被牠甩得全身濕透,因此必須穿上防濕外套。偶爾遇見一些調皮的大型犬,牠們還會觀察寵物美容師的反應,並且適時的將水甩往美容師身上。偶爾我會被毛孩們的舉動逗樂,雖然工作勞累,但過程中毛孩們的賣萌模樣,也替我們紓解不少壓力。”

部分毛孩則顯得慵懶,每每在梳剪台上都不願站起配合美容師剪髮,不由讓他大感氣憤。不過氣憤歸氣憤,他仍會耐心與毛孩溝通,以獲得牠們的配合。

“真正會讓我感到生氣的事情,便是遇見會攻擊寵物美容師的毛孩。但我更在意的是主人會否因為這件事而道歉,我們也常常面對一些顧客表現得理所當然,認為寵物美容師的工作範疇必然包括需要接受毛孩的攻擊。飼主的這種態度會讓我很反感。”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