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夾邊賣 清貨又賺錢 夾娃娃迷開創新商機

: 04/11/2018 - 11:41

夾娃娃機就是有一股令人欲罷不能的魔力,玩家遍佈世界各地,它發明至今已有好幾十年卻歷久不衰,且有越來越熱的現象。這種不用店員,又具娛樂效果的台式自助遊戲機在各地的蓬勃發展,更是蔚為奇觀。

夾娃娃熱潮的掀起,代表一種新形態的興起,不但令一眾經營和出租夾娃娃機的業者賺得盆滿缽滿,也為夾娃娃迷創造了不少商機,因為後者最終都會為了“解決”自己所夾到的成千上萬個娃娃,而出售它們賺錢。

相機店老板劉仲貴和網絡微商吳凱綠在夾娃娃夾上癮後,便靈機一動,把堆積如山的娃娃當成商品銷售;此外,也把一些娃娃送給孤兒和殘障兒童,為他們送上關懷和溫暖。

許多路人在經過劉仲貴設於檳城光大ICT的相機店時,總會被那些掛滿店內可愛又精緻的米奇老鼠娃娃所吸引。原來,這家相機店不只是賣相機,同時還兼賣由老板劉仲貴夾回來的可愛娃娃。

劉仲貴是個標準的夾娃娃迷,且是夾娃娃圈中為人所熟知的米奇老鼠迷。他光顧夾娃娃機時,專夾他最愛的米奇老鼠。而許多夾娃娃迷都知道,高手最愛挑戰的就是夾米奇老鼠,一來因米奇老鼠的市價較高,二來因它的體形偏長,要夾中它的難度最高,所以許多愛向高難度挑戰的夾娃娃迷都以夾米奇老鼠為樂。

據悉,夾米奇老鼠娃娃者需備有一套技巧,即要用拖的方式,才有可能把它拖出來。

花6000令吉夾到500娃娃

現年53歲的劉仲貴原本只是玩相機和愛釣魚的發燒友,但因他經營的相機店就設在廣場裡,所以,當他看到廣場裡的夾娃娃機越來越多時,有一天,他突然心血來潮,想要夾一個娃娃送給孫女。

結果,他第一次出手就夾中兩個娃娃,讓他頓感興奮不已。

“我真的沒想到,我第一次動手夾娃娃,只花了2令吉就夾中了兩個娃娃,也因為這樣,讓我越陷越深,且‘上癮’至今。”

他是在3個月前迷上夾娃娃,而在這短短期間內,他已花了6000令吉來夾娃娃,並夾到約500個娃娃。

起初,他是為孫女而夾,後來就是為自己而夾。隨着堆積家中的娃娃越來越多,讓他感到苦惱不已。後來,他看到有夾娃娃迷把戰利品放在餐廳內售賣,並創出全新商機,於是,他也有樣學樣,把自己所夾到的娃娃掛在自己的相機店內售賣,此舉不但可助他賺錢,同時又能解決娃娃無處可放的難題。

“這也是一門生意,目前,這種品質不錯的娃娃的市價介於100至200令吉之間,而我只需花數令吉或數十令吉就可夾到一個,所以,我就把娃娃的價錢定得比市價低一些,但至少還可賺到約80%的利潤,甚至比我賣相機所得的利潤還高。”

只花6000令吉就夾到逾500個娃娃,顯見劉仲貴是箇中高手。對此,他說,他已為自己設下限制,即若他花了15令吉還未能夾到娃娃,他就會暫時停手不夾。

“起初,妻子也因為我沉迷於夾娃娃而感到生氣,因為我不但花很多錢去夾娃娃,同時還讓娃娃擠滿家裡每個角落。直到我把娃娃送到相機店擺賣後,總算一舉解決所有問題。不僅如此,我有時還把娃娃當成贈品送給一些顧客,結果當然是皆大歡喜。”

他說,夾娃娃是一種有助放鬆心情的娛樂,但卻要有一定的技巧,若是毫無技巧亂夾一輪,最終很可能會一無所獲。

“就像是在夾米奇老鼠時,必須先夾它的頭部而不是夾它的身體。不過,不同的娃娃有不同的夾法,唯有拿捏其中技巧和竅門,才有可能百發百中。”

娃娃捐贈孤兒行善

劉仲貴迷上夾娃娃後,便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並加入他們的群組,然後每天進入群組分享自己的戰利品。

後來,劉仲貴更呼吁大家通過捐娃娃的方式來行善。

結果,他的建議獲得大家的積極回應,而這群夾娃娃迷共捐出80個娃娃,並將之送給孤兒、殘障兒童和自閉兒等,讓這群遭受不幸的孩童也能像其他孩子般擁有自己夢寐以求的禮物。

“我覺得夾娃娃和賭博不同,夾娃娃對我來說是一項嗜好,有些事情就看你從什麼角度去看待。比如說,我有一個朋友,每逢休假都會一家大小一起去夾娃娃,後來,他告訴我,這其實也是一種有助家人培養感情的活動,最重要是家人在這過程中都很開心。如果一家人到雲頂旅遊,可能會花上逾千令吉,屆時,所花費用比夾娃娃的費用還高,但也不見得大家會更開心。”

網絡微商日花200元夾娃
上傳網店轉賣戰利品

來自檳城的網絡微商吳凱綠經常獨自一人背着一個裝滿娃娃的環保袋,在夾娃娃店裡邊夾邊裝,引人注目。

現年33歲的凱綠,原本只是一名平凡上班族,2年前辭去工作後因感無所事事,就開始經營網店,專賣潮流商品。起初,她是打算邊做網購邊找工作,沒料到網購生意越做越好,後來,她就成了全職網絡微商。

目前,她的工作主要是到處尋找商機、商品和感受潮流,並把最紅最火的商品上傳到網店轉售。

吳凱綠是於2年前迷上夾娃娃,後來越夾越多,她就試着把娃娃上傳網店轉賣,結果獲得熱烈反應,於是,她越加沉迷於夾娃娃。

“其實,夾娃娃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得靠腦袋和技巧,一開始我也是丟了很多錢,感恩的是,我後來結識了許多夾娃娃高手,他們都很樂意跟我分享與教會我許多技巧,讓我越夾越上手,且賣娃娃的生意也越做越順利。”

她在過去2年花了上萬令吉來夾娃娃,並夾中百多隻娃娃。她說,她專夾較受市場歡迎的娃娃。

“我幾乎每天都會到夾娃娃店報到,且每天平均會花200令吉來夾娃娃。起初,家人對此很不高興,並覺得我太沉迷其中,但後來他們看到我通過網店賣娃娃的生意做得不錯後,也就不再阻止我夾娃娃了。”

台灣流行夾手錶手機海鮮

吳凱綠說,過去是夾娃娃機大熱,如今卻是剪娃娃機最熱,因為剪機的娃娃更漂亮且更大隻,而且剪機比較刺激。

“可是,我偏偏就是不會剪,每次花了百多令吉都剪不到一隻,最後還是覺得夾娃娃比較過癮。”

她披露,雖然各地都有夾娃娃機,但各地民眾的喜好卻大不相同。“比如說,檳城人比較喜歡夾大型娃娃,但柔佛卻流行夾小娃娃,而台灣卻盛行夾禮品或夾海鮮。我的一位朋友就特別去台灣夾手錶和手機。”

清早半夜夾娃娃命中率高

吳凱綠這2年遇到不少熱心的夾娃娃高手,他們多不吝教她幾招,讓她的夾娃娃技術越來越強。

她說,夾娃娃的要點包括需把握時間點,而她個人認為,在清早和半夜夾中娃娃的機率最高。

“夾娃娃高手都知道,夾娃娃機多有設定限額,限額一到,加上夾娃娃方式正確的話,就會輕易夾到娃娃。夾娃娃店清早開店後,夾娃娃機都會重新設定,所以,清早夾中娃娃的機率是最高的,我試過幾次在清早夾娃娃,結果只花很少錢就大有收獲。”

她披露,半夜時段夾娃娃的命中率也很高。“一般夾娃娃機多設在廣場裡的電影院和卡拉OK店的附近,而許多人常在投幣夾娃娃後,因電影開場而來不及夾娃娃就離開,有些人則是在唱K後想要夾娃娃消遣一下再回家,結果,後來因趕着回家而未傾全力夾娃娃。”

她說,一些夾娃娃迷多會趁此時機前來夾娃娃,因為這時夾中娃娃的機率比平時大為提高。

“一般高手還會看情況,比如看夾子緊不緊,夾了後倒回來時如果夾子很緊,那就代表限額差不多要到了,如果剛有人從娃娃機夾走娃娃,你就不要再投錢了,等過了一陣子再夾,才比較有可能很快可以夾中娃娃。”

她披露,夾米奇老鼠雖不容易,但若能夾其頭部或耳朵,便能輕易把它拖出來。“我好幾次都用這方法來夾米奇老鼠,結果都成功夾中。當然,如果米奇老鼠的耳朵是被塑料袋包着的,那就不要夾耳朵,而必須夾頭才會有成功的機會。”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