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特區——戰將】戰績一屆比一屆好 陳國偉誰說我沒服務


: 2018-04-08 14:04:21

蕉賴區行動黨老將陳國偉老樹盤根,是行動黨領袖當中服務選民和社區最任勞任怨的領袖之一;他直言,反對黨與前首相敦馬哈迪合作是政治現實。

現年60歲的民主行動黨全國主席陳國偉,於1986年中選為國會議員至今,最讓他感欣慰的是,大選成績一屆比一屆好,多數票越來越多。“誰要罵我沒有表現、沒有服務,你來看一看我的成績。”

陳國偉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暢談政治。

“馬華一直說為華社服務,但他們做過什麼?70年代至2004年,馬華輝煌時,國會議席多達30多席,爭取到什麼?孫中山有一句話我牢牢記住:沒有爭氣的領袖、就沒有爭氣的民族;沒有爭氣的民族、就沒有爭氣的國家。”

為了大局與敦馬合作

“比如統考,1974年就開始爭取至今44年了,馬華做什麼?行動黨在每屆國會都提出來。我們走了8000里路,那一里路應該是兩三個星期就走完了。說什麼團結勢更強,是要表現給人看的!”

陳國偉表示,行動黨遭遇過多次大挫折,但至少在最辛苦的時候,總是咬緊牙關、挺胸堅守原則和信念,也因為這樣才得到欣賞。

“我們成立了52年,那裡有好日子過?林冠英從囚犯到首長,日子也不好過。他做了兩屆首長,同樣天天被打壓。”

陳國偉是於1991年獲選為黨中委,每屆中委改選都順利過關,曾擔任過全國副組織秘書、全國宣傳秘書、全國組織秘書、全國副主席、署理主席,以及兩次大選備戰委員會主席。行動黨前全國主席卡巴星去世後出任代主席,於2017年11月行動黨複選中被選為全國主席。  

昔日民聯變成現在的希盟,行動黨在當中的角色舉足輕重,尤其是面對前首相敦馬哈迪的課題。陳國偉認為,希盟的出現是馬來西亞時代的契機,與馬哈迪合作是為了大局。

他說,我國目前面對建國最大危機,種族分化、經濟敗壞、國庫空虛、百物漲價、民主倒退、黑金橫行、貪污、官商勾結、人才外流、貧富懸殊,還有外勞氾濫都是很嚴重的問題。

“我們從來沒有認同過馬哈迪過去執政的敗筆,但若蔣介合和毛澤東可以合作抗敵,我們同樣可以。我們要改朝換代就必須打倒國陣,但這並不是行動黨一黨之力可以做到,也不是公正黨或誠信黨任何一黨,甚至三黨可以做到的事。”

他表示,領袖要懂得自量,若要為民造福、要國家重新振作,就必須找到一個可以合作的伙伴,特別是能夠影響和贏取更多馬來選票的人。希盟相信,馬哈迪可以增加來自三領域的馬來票,即郊區、公務員和巫統部分黨員。

“我們必須面對現實,如果馬來選民支持率和投票率欠佳,我們是不是要等多幾代?改朝換代不能再等多幾代,因為幾代過後,這國家已經破破爛爛了。”

“目前國家經濟焦頭爛額,人民水深火熱,政府無法可施卻建議大學生賣椰漿飯、人民兼職做司機討生計,這是政府應該做的嗎?這不等於要人民過勞死嗎?”

當國會議員逾30年賠上健康

現年60歲的民主行動黨全國主席陳國偉,在馬來西亞獨立那年出生,中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是國會議員助理,自己也擔任了國會議員30多年至今,一生離不開國家和政治。

忙碌的政治工作讓陳國偉的健康亮起紅燈。除了普遍化的三高,他的眼睛也出現問題,一度影響生活,目前還每天吃藥控制病情。

“我過去十多年都有三高問題。1991年,我發現眼睛很不舒服,特別是左眼,有壓力感,眼皮下垂,看東西也越來越模糊,而且出現雙重影像,導致我不能集中精神工作。”

每天吃藥控制病情

陳國偉見過幾位醫生,最後轉向腦科醫生求助。“後來我才知道是重症肌無力,也就是左眼神經線和肌肉的相觸點失調。我上網查過很多資料,這是不治之症,但也不會導致死亡,只是若嚴重會變成肌肉萎縮。” 

目前,陳國偉每天吃藥控制病情,好好保護雙眼。“我晚間不能開車,因為燈光照射下看不清楚。閱讀也只能一陣子,看文字約10至15分鐘就很累了。”

無論如何,他沒有放棄公務繁忙的政治工作。“有人說過,世界上每一個偉大的成就都是長期堅持努力的付出,共產黨從1921年成立到1949年才推翻國民黨成就新中國政府,也是28年吧了。我們(行動黨)52年了,希望下屆大選可以組織聯邦政府。”

陳國偉是在中學因偏愛辯論而接觸到不少課題,開始對政治產生濃厚興趣。“那時要進入大學很難,我也為出路擔心。由於知道土著政策和大學固打制這些不公的政策,所以當時就覺得我國需要強大的反對黨。”

“中六成績公佈後,無法進本地大學,家貧沒有能力送我出國深造,前途茫茫。那時剛好遇到一位中學同學在幫吉隆坡市區國會議員李霖泰助選。在他介紹下,我見識了政黨活動,也認識了李霖泰,自願跟隨李霖泰跑活動,後來順理成章成了他助理。”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