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口哨和鳥鳴

: 04/07/2018 - 18:44

我本來是會吹口哨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只能撅嘴吹低音,音階稍微高一點點,都無法勝任,用低八度學鳥叫,完全得不到認同。

像白喉短翅鶇就是高音歌手,每次在山上斜坡矮樹叢聽見牠唱歌,總是聞其聲不見其影。鳥類許多時候為了宣佔地盤才大聲唱歌,歌詞大概離不開:這裡是我的我的!要引牠現身,只有吹口哨跟牠對軋,讓牠忍不住衝動,過來一探究竟,才有機會驚鴻一瞥,見到牠兩撇神氣的細白眉。

我的鳥友之中有一個口哨吹得極好,白喉短翅鶇又快又尖的鳴聲,數她學得最像,我第一次在金馬崙觀賞到白喉短翅鶇可愛的身影,全賴她出神入化的口哨聲。那時,我們站在一個呈弓形的斜坡上方,白喉短翅鶇躲在腳下茂密的蕨樹叢裡,忽左忽右,不停地鳴叫、不停地跳動,怎麼看,也看不到牠的鳥樣。鳥友淡定地叫我守候在一邊,便在不遠的轉彎處吹起口哨來,她學白喉短翅鶇的典型鳴叫聲,在第一音階稍作停頓,接着一輪嘴尖聲吱吱喳喳,糊弄在護衛地盤的傢伙,讓牠氣急敗壞地從蕨樹叢裡跳出來,現出真身,讓守株待鳥的我一次看個夠。

有位資深鳥人說,賞鳥,除了用眼睛,也應該用耳朵,憑鳴聲辨識鳥類是鳥人必要的功課,我記性不好,常常聽過了又忘記,只有幾個叫聲比較特出的,聽過100次的,像四聲杜鵑、八聲杜鵑、黑眉擬啄木、赤胸擬啄木已經自動轉入長期記憶,偶爾在山林聽到,就算不見其影,那副鳥樣自然而然蹦出來。

有時候,在茂密樹林裡閉着眼睛傾耳聆聽,蟲鳴鳥叫從四面八方穿過來,形成一幅聲音的立體圖像,教人心曠神怡。

文/多風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