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錯失的女神

: 04/07/2018 - 18:41

似乎除了意大利人,誰也沒有這種荒謬習慣:餐館飯聚,打烊後站在街頭無懼東南西北風,繼續聊天直到海枯石爛。這群香港都市怪獸俗稱進念人,更正確的講法是前進念人,這晚在上環跟他們分享美味江蘇菜,部長下逐客令之後如常集體街頭罰站,七嘴八舌眾說紛紜,我三心兩意的耳朵忽然豎起:脫離《明周》獨立面世的時尚雜誌《Ming's》,原來有Tomas Chan重出江湖執筆寫繆騫人的文章!

曾經以“城市之光”命名製作單位的陳先生,早就穩坐華人世界演唱會美指第一把交椅,大家卻未必知道,大約二十年前他寫過一系列教人眼睛發亮的時裝妙文。快準狠的文筆,辛辣的幽默感,生活累積的智慧,獨到的美藝品味,最難得是見盡名利場世面,卻絕不口花花炫富──說着說着,真有當今時裝文字界曹雪芹的況味。

且讓我抄錄幾句,並且把廣東話翻譯成書面華文:“流行是一陣風,可以流行過就算,若追不上日後的價值觀可以等於從來沒浮現過。從‘風’演繹成‘風格’的英雄,大多是引證時勢的產品。而繆小姐就是在對的時候出現的對的人。”“她(交男友)的態度也是對的就試,不對選到對為止,不依戀亦不依靠。那種自己夠好,所以一定會有好的來配的淡淡然的自信,走到現代亦足以傲視一眾港女。”“至於事業,她演戲,就像她穿衣服,自然而然,想到就演,沒有太多技巧、計算。有一點試探性,又有一點抽離,既不屬演技派,也不是花瓶。”

男神女神滿天飛的時代,離地的仙班職位無疑嚴重貶值,阿豬阿狗但凡生得平頭整面,周圍就有起鬨的目標信徒忙不迭下跪上香,將他們送到飄飄然的不吃人間煙火境界。回望上世紀七十年代,俊男美女可沒那麼容易一步登天,縱使獲得宣傳機器扶持,本身也一定有相當斤両,蒙混的欺詐行為非常罕見。所以幾十年後陳先生提起繆小姐,字裡行間仍然充滿宗教狂熱,“傳說未必全真,但裡面的艷羡都是真實的”。我特別心有戚戚,因為當時身在遙遠的三藩市,完全錯過了親眼目擊女神誕生和茁壯的景象,雖然同學黃金鳳每星期提供《明周》,有幸見識彩圖中把自助餐吃出新秩序的維納斯,畢竟只是複製的波堤切利明信片,並非活生生的大師手筆。

張愛玲那句“像我們這樣生長在都市文化中的人,總是先看見海的圖畫,後看見海”,想不到會應驗在繆小姐身上。同校師兄王穎不知如何搭上了尚未成為教父的榮念曾,有一天為新片招募演員,我去看熱鬧,門口登記處有位穿白裙的女子幫忙整理文件,正是導演的新婚太太。後來我和他們夫婦結伴在唐人街華聲戲院看徐克的《蜀山》,再後來,我來到香港討生活,她則衣錦榮歸拍許鞍華的《傾城之戀》。直到如今,每逢經過文華酒店,我都記得那個颱風的下午,和他們喝完茶道別那種奇怪的失落感,菲林捕捉不到的白流蘇,笑吟吟把旁觀者也寫進了歷史。

文/邁克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