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菜】人人瘋髒髒包

: 04/07/2018 - 18:17

髒髒包,從韓國吹到中國、台灣,如今在大馬發酵起來,大家都為它瘋狂。髒髒包是層層酥皮的丹麥麵包裡頭裹着濃濃的巧克力內餡,表層抹上巧克力甘納許(Ganache),再撒上可可粉,咬下去就像吃了一堆土,臉上、嘴邊、手上都髒兮兮的,那麼的髒,卻那麼的俘擄人心!

最近颳起的這一陣髒髒包旋風,有它出現的地方必定擠滿人潮,吃了它之後,大家都愛比較──比比看誰比較髒!不少網紅吃完髒髒包之後,就把髒照上載社交媒體,看誰比自己還要髒,好吃好玩,因而迅速走紅。

髒髒包除了行銷手法有創意,會如此火紅也是因為它實在是美味,裡裡外外全是超級濃郁的巧克力甘納許,教許多人抵擋不住它的魅力。

1.香酥髒髒包  5分鐘賣光

共有13間分店的Summer Dessert Bakery Cafe,在髒髒包風起時,很快就請來師傅授教,第一時間在檳城推出髒髒包,那個時候Summer門前好幾天出現排長龍的情況,甚至誇張得5分鐘內就賣完了。

“我們麵包店開了11年,從沒見過如此瘋狂的情況,瘋狂到一出爐在5分鐘內就被掃個精光,還挨沒買到的人罵。這髒髒包,讓我們第一次被客戶罵。”挨罵的老板黃漢斌不怒反樂得笑着說。

Summer的所有分店一開始只是每天推出1500個髒髒包,如今已增加至5000個,後來更需要客戶預訂,並也在布條上註明“髒髒包只限每天的下午1點和下午5點出售”,其他的時間是吃不到的,所以,時間一到,大家都會乖乖排隊來買。

Summer目前做的只是巧克力口味的髒髒包,就是國外流行的經典髒髒包,麵包體是千層酥皮可頌版,除了在麵包外層撒了巧克力粉,酥皮裡也包裹了濃郁的西班牙巧克力,捧在手中豪邁地咬下去,嘴邊滿是可可粉和爆漿的內餡,看起來髒髒的。

黃漢斌說,髒髒包在國外已經紅了一段時日,從韓國紅到台灣和中國,聽說在台灣有人甘心排隊3小時只為一嚐髒髒包的妙味,在大馬,也有人甘願排上一小時半。

“經典版髒髒包的麵包體和普通的麵包很不同,它是丹麥麵包,製作過程複雜許多,單單只是處理麵團,就得花上兩三天時間,因為丹麥麵包融合了很多牛油成份,就像牛角麵包,吃起來有牛油香,所以特別香脆和美味。”

麵團要花上3天製作,之後要放進冰箱冷藏,隔天取出等待退冰,約1小時後重新發醇,2小時後才拿去烘,所以髒髒包製作過程太繁複,才會因做不來而要求客戶預訂。

他說,髒髒包的口感是一層層的,甫出爐最美味,一小時內吃口感最好,一般過了3小時後,就不會那麼香脆,但是因為髒髒包使用的是上等巧克力,所以就算脆度差了,那又香又濃郁的巧克力味道還是很棒的。

2.軟麵包製髒髒包  賞味時間更長

山腳改裝版的髒髒包,一樣在坊間掀起搶購熱潮,除了“髒髒包”,還連帶出髒髒系列,包括綠茶麻芝的“年輕包”和芝士地瓜的“愛哭包”,創意無限也同樣教食客為之瘋狂。

這股“髒”風吹到大山腳,大山腳Strawberry Classic Bakery的髒髒包也是一推出就引起搶購熱潮,而Strawberry的髒髒包卻不是經典款,而是經過改裝,這裡的髒髒包沒有千層脆感,而是以日本麵粉製作的軟麵包,包裹了香蕉和巧克力甘納許作餡,口感不一樣。

烘焙師林俊顏說,不做經典款髒髒包,而是以一般軟麵包來取代,是為了可以延長它的最佳賞味口感,千層脆酥的髒髒包有賞味時間限制,冷了口感會變差,為了能在隔天吃也還是軟軟香香的,他們選擇了此麵包體製作髒髒包。

“日本麵粉和一般麵粉不同,水份含量上有差別,麵包更軟更幼,讓髒髒包更有口感。”

他說,有些人不愛吃香蕉,為此,他們特地以巧克力甘納許包裹香蕉,合為一體,淡化了香蕉的味道,讓不愛香蕉的人,也可以歡欣享用。

在髒髒包大熱時,Strawberry曾試過一天賣出500個,後來因為實在應付不來,也是只提供預訂服務。

Strawberry的髒髒包之所以會如此好賣,主要是除了巧克力口味的髒髒包,他們還另外衍生出“年輕包”和“愛哭包”,教食客們驚喜萬分。

“年輕包”是綠茶口味,外層淋上一層白巧克力和綠茶調成的巧克力甘納許後,再撒上綠茶粉,而內餡是包裹麻芝和白巧克力。

“年輕包的綠茶粉是從台灣進口的,是以純綠茶磨成粉末,會更香更美味,鬆軟的麵包夾着白巧克力和麻芝,麻芝會有牽絲,咬起來很Q。”

“愛哭包”也是熱門之一,是以芝士和地瓜製成,雙重濃郁的味道混合一起,擦出另一種新火花。

不久,他們也計劃推出髒髒包系列之初戀包,是以草莓製成的。嘩!好期待!

Strawberry Classic Bakery

No.29, Jalan Perniagaan, Pusat Perniagaan Alma, 14000 Bukit Mertajam.

04-5522405

3.不只有髒髒包還有原諒包干淨包

近髒髒包夯翻了,許多人不惜弄髒臉部、手部,也要吃上一次,仿彿沒吃到就跟不上流行。除了麵包店,也有許多年輕人也趁這“髒風”時機,無師自通地上網學做髒髒包,在街邊擺攤售賣,也賺了一筆。

邱永昇就是一個看準潮流商機的年輕人,他夜間在檳城海珠嶼大伯公廟的小攤口售賣時下最潮的食品,比如上回很火的安慕希酸奶,他更創意地自製成安慕希冰淇淋,如今髒髒包則成了他小攤口最火的焦點之一。

“朋友是烘焙師,早前就發現髒髒包會大熱,於是就努力上網蒐集資料學做髒髒包,成功製成後,我朋友在夜市賣,我則在大伯公這裡賣,反應都非常熱烈。”邱永昇說。

他說,朋友除了成功炮製爆醬髒髒包,也同時帶出髒髒包系列,包括爆醬干淨包和爆醬原諒包,干淨包是白巧克力口味,而原諒包則是綠茶口味。

“夜市的生意很火,初時,一兩個小時就可以賣出120個,一掃而空,髒髒包教人瘋狂的程度令人驚訝。”

他除了擺攤,也上網售賣,他說網上訂單也火得很,網上生意比擺攤還要火。

髒髒包果然是越髒越紅!

檳城海珠嶼大伯公廟

7pm~12am(每逢週五、六和日)

016-4221154

4.媽媽牌髒髒包溫暖女兒心

這來自高淵非常可愛又熱愛烘焙的陳惜清,也就是女模陳慧姍的母親,因為女兒傳來照片說很想吃髒髒包,愛女心切的她雖然從沒嚐過髒髒包的滋味,卻依着照片和經驗成功炮製出味道非常接近的髒髒包,並一早在女兒臉書Po上:“我成功做到髒髒包了!”溫暖了每個人的心。

58歲的陳惜清是個經驗老練的糕點小販,她廿多年來都在高淵巴剎售賣糕點,在髒髒包大熱時刻,她也興奮地湊熱鬧,讓人佩服的是,全然沒吃過髒髒包的她全憑着照片,就能製出味道非常接近的髒髒包,而且一試成功!

“在這之前,我根本不知什麼是髒髒包,女兒在網上看到,說很想吃,就傳了照片給我,我有空就試做看!我也不知真正的髒髒包是怎樣的,就是憑感覺做,可是吃過的人都說很像,很開心!”

經典款的髒髒包是丹麥麵包,是起酥麵包,可是陳惜清就將它做成普通的軟麵包,不含餡,就是只淋上巧克力醬和可可粉在外層,可是吃過的人,無一不讚好,讓她老人家樂開了懷。

女模陳慧姍感動地說,她知道如今髒髒包非常火熱,她試過去買,可是都賣完了,因為吃不到,唯有傳照片希望媽媽可以為她做,沒想到,她媽媽真的花了整天的時間做了出來。

“這是第一次媽媽親自做麵包,她一直都只做糕點和餅干,沒想到她也可以把麵包做得這樣美味,我沒吃過真正的髒髒包,可是我相信,我媽媽做的髒髒包會是我吃過最美味的!”陳慧姍說。

量少很難買  髒髒包引爆搶購潮

在顏值當道的這個年代,髒髒包憑藉“實力”,得到了人們的恩寵。

近來超夯的“髒髒包”顛覆吃美食就要優雅的印象,醜得相當有特色的髒髒包,造成一波搶購熱潮。

髒髒包的經典版麵包體用上大量牛油,以製成酥皮口感,更在餡內加入高熱量的巧古力醬等,令每個髒髒包所含熱量,較同樣香脆口感的牛角包高出兩倍,進食一個熱量便等同吃了3碗飯,令許多人對它又愛又恨。

髒髒包到底是誰發明的沒有定論,但令它爆紅的則是韓國連鎖咖啡店Our Bakery,大約在去年此時開始在韓國流行,原本叫“Dirty Choco ”,在2017年年底引進中國之後也是爆紅,被稱作“髒髒包”,恰如其份的反映吃相,今年初更紅到台灣,在“量少很難買”的稀缺性之下,激發人類想要征服的渴望,有者甘願排隊排一兩小時,甚至預付訂金才買得到。

髒髒包其實其貌不揚,淋了大量巧克力甘納許灑滿可可粉的外表只要一拿起來就會沾得滿嘴滿手甚至滿地都是,吃起來不僅全無形象可言,大家還兢相Po出吃得髒兮兮的照片,一大堆藝人和網紅都流行自拍直播自己吃髒髒包的畫面,比比看誰吃得比較髒。

“髒髒包”的熱潮不斷延燒,許多店家也祭出了“限購”規定,造成“一包難求”盛況。每天一到髒髒包出爐時間,麵包店門口幾乎大排長龍,其發燒程度讓烘焙界掀起一股“髒”風,多間烘焙坊、量販店紛紛跟進推出,甚至延伸出白巧克力、抹茶、草莓等口味。可見髒風瘋狂的驚人程度。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