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控制行動一人攝下美姿寵物 攝影師二人組樂拍狗隻沙龍照

: 04/05/2018 - 19:12

陳永安與陳咏琪本是業餘攝影愛好者,兩人閒暇時便經常以家中愛犬為題材,用相機捕捉牠們的成長點滴。然而,之前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以及因社區前的店屋正在裝修,廢料阻塞排水系統,導致原本不是水災黑區的陳家成了一片汪洋。

當天,兩人如往常般上班,但卻突然接到朋友來電告知他們家中的“慘況”。他們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趕回家中時,卻發現出入口都被消防員圍守。最讓兩人憂心的是留在家中的愛犬的情況不明。

更令陳永安擔心的是,他平日都會為了防止愛犬四處跑動,而把愛犬綁住。

在詢問消防員有關地區的水災狀況後,他們便以步行方式走向住家的方向。在這過程中,積水的高度從足部、膝蓋逐步淹至胸口,他們沿途更不時撞見野貓的屍體,讓他倆一時心生絕望,並誤以為愛犬已是凶多吉少。

好不容易走到家門前,他們不斷呼喊愛犬名字,卻聽不到熟悉的吠叫聲,也見不着平日蹦蹦跳跳前來迎接他們的愛犬。由於天色已暗,兩人只好摸黑推開家門,接着,他們便看到其中一隻愛犬已跳上木椅“避水”。

陳永安的愛犬則沒那麼幸運,由於被牽帶綁着,牠只能就近站上狗尿盆,但因積水越來越高,當陳永安抵達住家時,只見牠只剩鼻子露出水面,全身都被泡在水裡。

一場水災攝影器材毀了

“如果我們再遲一步到家,牠很可能便會在水災中溺斃。”

在救回兩隻愛犬,以及洪水漸退後,他們便開始點算此次水災所造成的損失,而最讓兩人難過的便是散落一地的相機、器材與電腦等,連同他們的愛犬成長的圖片記錄一同報銷了。

“一切就像從零開始一般。我想我們會走入寵物攝影師這一行,也是因為這些珍貴畫面的消失,當時有一股推動力讓我們想走入這一行。但因當時所用的兩台相機都報銷了,若我們還想繼續攝影工作的話,只能再努力賺錢購買相機。”

為了重新購入拍攝器材,他們便到夜市擺攤販售寵物服飾。最讓陳永安感動的是,擁有碩士學位的陳咏琪願意和他一起在夜市吆喝叫賣。但他們如何努力的販售,所賺的利潤與購買相機等器材費用的距離卻是無比巨大。

“我覺得冥冥中自有安排。某一天,我和咏琪晚餐後回家途中,看見一群人正圍觀兩隻疑是被遺棄的哈士奇犬。我們把這兩隻哈士奇帶往獸醫處檢查時,在那裡看到一則寵物徵文比賽的規則,而其獎品恰恰是我們報銷的那台單眼相機。於是,我便把這次事件寫成文章,並且獲得冠軍大獎,順利贏得單眼相機。至於那兩隻哈士奇,我們則交給朋友領養。”

他們取得單眼相機後,便馬上以寵物攝影師為業,然後創辦Pet-Pet Houzz寵物攝影工作室,希望藉此為更多飼主與愛犬留下珍貴回憶。

為拍生動姿態渾身髒透

為了拍攝狗隻最美好的一面,陳咏琪經常伏身在地,從與狗隻成水平線的視角取景,希望捕捉狗隻最美好的一面。此時,無論是早晨還未褪去的露珠,或是剛剛下了一場大雨後的泥地,都會使他經常得伏地拍照而渾身髒透。

“狗隻的動態照片是最難拍攝的,我們必須大致了解狗隻的習性,才能預測牠們的下一個動作。例如牠們奔跑時會先揚起哪一隻腳,會往哪一個方向,這些都必須在我們的預測範圍內。”

他說,偶爾也不免發生“走狗”的情況。每當狗隻過於興奮而隨處亂跑時,陳永安便需充當跑腿,以將狗隻引領回拍攝環境裡。經過長時間的鍛煉,他如今已習得一身飛奔的本領。

如今,他們最為自信的便是拍攝寵物的動態照片。也由於知名度大為提升,不少寵物賽場美容主辦單位也都會聘請他們擔任大會攝影師。此外,他們兩人偶爾也會客串當記者,專門為寵物雜誌撰稿及擔任攝影師。

多在清晨傍晚趁涼拍寵物

陳永安和陳詠琪開辦的寵物攝影工作室已有5年“歷史”。由於兩人另有正職,所以他們都是在週六日時才擔任寵物攝影師。由於他們在替客戶的寵物拍照時,通常都是從戶外拍到戶內,所以他們每天只能接下兩組拍攝工作。

“我們每週最多只能接下4組拍攝工作,因為必須趁着早晨與傍晚陽光不猛烈之時進行拍攝。若是在中午時分拍照,由於天氣炎熱,狗隻的舌頭會伸得很長,影響照片的構圖和美感,同時,狗隻也很容易因此中暑。所以,這也是一項看天吃飯的工作,如若不幸遇到雨天,我們只得取消拍攝活動,並和顧客重新再約拍攝時間。”

狗隻的成長速度快,從幼兒期至成年期約莫只有兩三年的光景。為保存牠們年幼時的可愛模樣,不少飼主也聘請他們兩人為寵物拍下成長時光,有者更是每年都聘請他們為寵物拍照。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顧客在愛犬離世後還特別打電話向我們致謝,因為他後來便是靠着我們之前替他的愛犬所拍的照片來排遣他對愛犬的思念。後來,我們也把他與愛犬互動的照片找出來,並錄製成一張光碟送給他。”

棄碩士專業改當攝影師

陳永安與陳咏琪的性格一動一靜,永安較為外向開朗,如今除了擔任寵物攝影師,同時還是寵物雜誌的特約記者、娛樂記者和電台主持人。咏琪的性格則較為內向,且更擅長操作鏡頭與電腦。

“擁有碩士學位的咏琪之前本從事生物科技領域的工作,在研究所內上班。但他去年完全放棄了這一份專業,並專心一致的投身在寵物攝影師的工作當中。我們拍回來的照片,都是由他篩選與後製。”

性格完全不相同的兩人,在任何事情上都難以達成共識,且他們常都認為自己的意見是最好的。雖然他們兩人常因意見不同而爭吵,但卻不曾撕破臉,皆因兩人當中總有一方最終會按照對方的意見行動,若失敗後再轉用另一方的建議。

拍寵物過程易被攻擊

寵物攝影師的工作看似新奇有趣,但陳永安卻不諱言直指這門行業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由於每一隻狗狗的習性大不相同,有些乖巧,有些懶散,有些則非常凶悍,並長時間對陌生人保持攻擊態度,所以他們若遇到凶悍的狗隻時,很可能會因為受到攻擊而受傷。

“寵物攝影師之所以需要由兩人互相配合的原因便在此,因為一人得控制狗隻的動作,而另一人則需伺機按下快門,以拍下稍縱即逝的瞬間。然而,狗隻豈會容易受到控制?我就曾經被一隻狗咬傷。和寵物美容師相比,至少他們在工作台上還可用牽繩綁住狗隻,但我們卻為了拍到狗隻最自然可愛的一面,而無法以牽繩綁住牠們。”

詢及如何才能把狗隻控制得乖巧聽話的問題時,他給出一個玄之又玄的答案——眼神。他說,由於狗隻無法用言語與人類溝通,因此,靈魂之窗成了牠們傾述事情的方法。雖然說得玄奇,但這卻是他在養狗過程中學會的基本技巧。

“起初,我也不懂得該如何用眼神控制狗隻,但所謂日子有功,在經驗一段時間後,我逐漸掌握了箇中技巧。而我最自豪的一件事,便是可同時控制10隻狗隻乖乖坐着等待拍攝。”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