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寫靈異小說 妹畫插圖 膽小姐妹花因創作變大膽

: 03/23/2018 - 11:48

來自砂拉越的姐妹花張麗霞和張麗薇向來都很膽小,且從小都不敢看恐怖靈異小說和電影,但熱愛寫作的姐姐張麗霞因一次機緣巧合而參加了有關靈異小說的徵文後,原本膽小如鼠的她從此像着魔似的,愛上寫少年靈異小說。至於妹妹張麗薇則熱愛繪畫,為了給姐姐的小說畫插圖,即便她常因書中的驚悚情節而感到害怕不安,但她還是將這些“驚悚”文字化成一張又一張的精美插畫。姐妹倆合作無間,一個寫一個畫,迄今不但已出版了兩套少年靈異小說系列,以及含推理、科幻、奇幻、勵志和青春愛情等內容的少年小說,同時,兩人也不再像過去般膽小。

張麗霞和妹妹張麗薇的年齡雖相差13歲,但她倆的感情深厚。現年37歲的張麗霞在家中五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因從小熱愛寫作,曾當記者長達12年。直到6年前辭職後,她才開始當全職少年小說家,過去5年已出版了48本少年小說。

24歲的么妹張麗薇曾一度跟隨二姐張麗霞的腳步當少年小說家,過去5年也曾出版過4本少年小說。但從小也愛繪畫的她,在經過幾年的摸索後,發現自己更愛繪畫,於是,她近年來都專心為二姐所著的小說畫插圖。

張麗霞初時都是撰寫少年勵志小說和青春愛情小說,但這並不能讓創作力旺盛的她感到滿足。於是,她從4年前開始嘗試撰寫集奇幻冒險和推理內容於一書的小說,後來也嘗試創作集科幻、超能力和推理元素於一書的少年小說。

“我從小就很膽小,不敢聽靈異故事,也不敢看靈異小說和電影。4年前,我偶然看到一則出版社的徵文啟事,題材指定是寫靈異故事。為了突破過去的框架,當時我決定鼓起勇氣挑戰自己最害怕的靈異題材。”

勇於挑戰不同題材獲得滿足

她說,她當時一邊寫一邊感到很害怕。“只要家裡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神經兮兮的我緊張不已,經常自己嚇自己。雖然我最終在一週內完成了5000字的靈異故事,但可能是心理作用所致,我寫完這篇故事後卻生病了。”

即便首次撰寫靈異故事讓她經歷了膽戰心驚的過程,但她還是在勇於挑戰自己撰寫過去所不敢嘗試的題材時,獲得莫大的滿足感。

此後,她就像是吃了豹子膽般,再次“斗膽”參加台灣舉辦的一項靈異小說比賽。雖然她的作品最後落選,但因為她很喜歡該篇4萬多字的靈異故事,於是,她就着手將它寫成長篇靈異小說。

她在完成這本長篇靈異小說後,卻還覺得不過癮,並決定將之寫成系列少年靈異小說。

“很多人害怕看靈異電影,但越是害怕卻越是要看。我則是越害怕,越想寫靈異小說,而且還欲罷不能。”

從2014年至2017年間,她已陸續以筆名“Rainy貓靈”完成兩套集靈異和推理元素於一體的少年小說系列,即《校園異聞錄》系列共5本小說,包括《貯藏室的秘密》、《白蛇神社》、《學校街的老店屋》、《樹林裡的古井》和《山腳下的舊校址》。

“另一套小說系列是《36之禁忌》,共有5本小說,2017年已出版其中兩本,即《學校的池塘有古怪》和《被詛咒的高二C班》,2018年將會陸續出版其餘3本。小說內容同樣集合靈異、推理和勵志的元素,插圖同樣也都是由我妹妹張麗薇操刀。”

此外,她也說,少年靈異小說是她所創作的各類型少年小說之中,最受青少年歡迎的,所以她會繼續撰寫這類作品,以饗讀者。

不再害怕獨自在家撰稿姐姐張麗霞說,她原本不敢看靈異小說,但4年前為了創作靈異故事,她開始硬着頭皮閱讀其他作家所寫的靈異小說。

“因我不想重複他人曾寫過的靈異故事,所以我寫的靈異小說基本上都來自於自己的構思,還有對靈異的想像,我希望所創作的故事可以為讀者帶來新鮮感。”

中元節照樣寫小說

她披露,起初,每當她晚上獨自一人在家撰寫靈異小說時,她都會感到害怕,但漸漸地,恐懼感變少,後來,無論白天或夜晚,她都能獨自輕鬆的在家撰寫靈異小說。

“在這之前,我也曾因為害怕而不敢在農曆七月和中元節期間撰寫靈異小說,但隨着我的創作量越來越多,我的膽子也好像越來越大,如今,我在農曆七月和中元節時都照樣寫靈異小說。過去,我在上網搜索靈異資訊時,只要看到靈異圖片時都會感到毛骨悚然,但如今我搜索這些資訊時,反而是好奇多於害怕。而了解有關靈異圖片背後的故事,也有助我寫出內容更精彩的小說。”

靈異小說含勵志元素

從2014年出版第一本少年靈異小說,即《校園異聞錄》系列之《貯藏室的秘密》後,過去3年,張麗霞所出版過的靈異小說都廣受青少年歡迎。

“每當我寫完一本小說後,再重新翻閱時都會覺得還不夠恐怖。但是,許多少年讀者都會在我的小說出版後告訴我,小說的內容很恐怖。”

除了小說中令人匪夷所思的驚悚情節極其引人入勝,小說的內容還包括勵志元素,而這也是她的作品能獲得青少年喜愛的原因之一。

寫靈異小說具挑戰性

“我覺得寫靈異小說極具挑戰性,但我不想只是一味以靈異情節來嚇人,而是希望青少年在閱讀小說後,可以從主角的經歷中學習成長,因此,我寫的靈異小說都包含勵志元素在內。就以2017年出版的《被詛咒的高二C班》為例,這本小說是敘述發生在30年前的故事,其主要背景──長雨中學的高三A班教室離奇發生了一場大火,燒死了班導師和全班36名學生。此後,該悲劇成了長雨中學無數傷亡事件的致命詛咒。”

她說,故事中的男主角原本膽小怕鬼,但被鬼魂附身後變成有特異能力,能幫助弱者打倒鬼怪,於是,他也逐漸成長為一個勇敢的人。”

寫作過程克服內心恐懼

創作靈異小說是張麗霞至今為止所接受過的最大挑戰,而她也在撰寫小說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地克服內心的恐懼。

“我覺得人得不停地成長,不能一直逃避問題。我原本非常膽小,但經過一連串的自我挑戰後,我已逐漸克服內心的恐懼感。”

雖然在寫了多本靈異著作後,她覺得自己的膽子變大了。但她笑說,她至今還是不敢一人獨自觀看靈異電影,一定要有人陪她一起看。

妹妹畫靈異圖常被貓嚇到

妹妹張麗薇自稱膽小如鼠,且每當她觀看靈異電影時,總會在出現恐怖情節時趕緊閉上雙眼。為了替姐姐張麗霞所寫的靈異小說畫插圖,她也經歷了多次驚心動魄的創作過程。

她在為姐姐的小說作畫時,並未遇到任何繪畫方面的難題,但她在作畫過程中卻常因為受到小說情節的影響,而變得杯弓蛇影。

“我經常從早上8時就開始作畫,直到凌晨12時。有一次,我獨自一人熬夜在家裡客廳畫着墳墓的圖畫時,突然聽到一陣聲響,當我抬頭一看,竟發現有一個黑影掠過,我被嚇了一大跳!”

早期畫風可愛不恐怖

當她再仔細一瞧,才發現原來是一隻貓在客廳裡飛速地跳過。

“還有一次,我也是在晚上趕畫稿,忽然聽到有東西爬進客廳的聲響,我又再次被嚇到!當我探頭一看時,才發現又是貓在作怪。”她打趣地說,可能是是因為她住在素有“貓城”之稱的古晉,所以才多次在夜裡被貓嚇着。

在此之前,她也曾為姐姐和自己所著的少年勵志小說和青春愛情小說畫插圖,直到姐姐創作靈異小說後,她才轉而自我挑戰,為姐姐的靈異小說畫插圖。

“我都是根據小說中所描述的恐怖情節來作畫,但當我把完成的插圖拿給姐姐看時,姐姐卻覺得我的畫風太可愛,一點都不恐怖!”說到這裡,她不禁莞爾一笑。

至今為止,她已多次以筆名“Luoka”為姐姐的著作畫插圖,包括兩套集靈異和推理元素於一體的少年小說系列,即《校園異聞錄》系列和《36之禁忌》系列。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