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戴資穎決戰山口茜 超級丹挑戰7冠紀錄


: 2018-03-18 16:03:51

(伯明翰18日訊)“全滿貫”得主林丹放眼復仇石宇奇、追平丹麥傳奇選手科普斯7奪全英羽球公開賽7冠紀錄!

賽事第6種子林丹,在4強的中國內戰中,以21比14、13比21、21比11淘汰25歲的黃宇翔,接下來將迎來另一場內戰:上個月剛滿22歲的石宇奇在另一場半決賽以21比17、21比14擊敗了韓國名將孫完虎,連續第二年晉級決賽。

“第二局的失利是因為我思想上有些鬆懈,而對手有些球打得質量非常高,”林丹賽後說。

決賽對於林丹來說並不輕鬆,因為去年的全英半決賽中,石宇奇就擊敗了林丹。石宇奇也是進入2018年以來中國隊男子單打項目發揮最穩定的球員,他先是拿到了印度公開賽冠軍,又在上周的德國賽闖入4強。他在複賽擊敗奧運會冠軍諶龍,取得了在國際賽場上對諶龍的首次勝利。

林丹說,“今年的石宇奇和黃宇翔表現非常好,我已經35歲了,我會向新的紀錄發起衝擊,希望能以最好的狀態參加決賽。”

石宇奇連兩年晉決賽

“超級丹”若如願將兩人在國際賽交手記錄寫成2勝2負,他將追平丹麥傳奇選手、已故科普斯在上世紀50年代末至60年代中所締造的7冠紀錄。

創立於1899年的全英賽於1900年起正式加入了單打項目,在男單冠軍榜上,印尼傳奇球手梁海量高居第一,他於1968年至1976年間曾8次奪冠,這個紀錄至今無人能及。林丹在2016年奪冠時,成功追平了愛爾蘭人德夫林於1925年至1931年間寫下的6冠紀錄。

女單決賽則將在世界前二的戴資穎以及山口茜之間展開,中華台北第一種子在雙方此前9次交手取得5勝4負。尋求衛冕的戴資穎以21比21比15、20比22、21比13連續第7次擊敗列8號種子的中國好手陳雨菲;山口茜則以19比21、21比19、21比18逆轉印度4號種子欣杜。

陳雨菲的失利也意味著自王適嫻(2014年)後,中國隊連續四年無緣女單冠軍。中國同樣無緣男雙和女雙決賽。

印尼強檔鬥丹常青樹

現世界第一的印尼組合馬庫斯/哈山將與丹麥“常青樹”波爾/摩根森爭奪男雙冠軍。這是雙方的第八次交手,此前七次相遇波爾/摩根森4勝3負佔優。

女雙決賽,3號種子丹麥組合萊特/彼得森對陣4號種子日本組合福島由紀/廣田彩花。這兩對組合此前交手6次,萊特/彼得森4勝2負。

混雙決賽則將在中日組合之間展開。中國的鄭思維/黃雅瓊18比21、21比14、21比19 逆轉丹麥組合克里斯丁森/佩德森;日本的渡邊勇大/東野有紗則以21比14、21比18淘汰中國8號種子張楠/李茵暉。

輸林丹不失信心  宗偉繼續前進

現世界第5的大馬一哥李宗偉對全英超級1000賽不敵林丹處之泰然,並稱不會影響他征戰黃金海岸共運會的信心。

列賽事第2種子的宗偉,在週五的8強第40回“李林大戰”中以16比21、17比21不敵6屆賽事冠軍林丹,吞下對後者的第28次敗績,衛冕失利同時,也無緣成為第一位5奪全英冠軍的大馬男單。

“最重要的是強勢反彈,證明我仍然渴望取得好成績,”宗偉說。“我必須接受這一失敗並繼續前進。我會以積極的態度去面對。”

宗偉接下來將專注備戰4月5日至15日的黃金海岸共運會。“我將不會在4年後再次征戰共運會,因此,本次的澳洲之旅(黃金海岸共運會)對我來說別具意義。”

國羽男單教練葉橙旺認為,全英賽的失利不會影響宗偉備戰共運會。“我相信宗偉會重新崛起,他接下來將專注備戰共運會。我們還有兩週時間,我們會對全英賽的表現進行檢討,並針對現有的弱點加以改善。。”

“宗偉的速度太慢,跟不上林丹的速度,後者的進攻也很凶猛。宗偉已盡了全力,我確信他很快走出這場失利,”葉橙旺說。

曾於2006年和2010年兩次贏得共運會男單金牌的宗偉,在4年前格拉斯哥共運會讓路給年輕球員而缺席,惟馬羽總的決定也讓國羽自1990年以來首次無緣男單金牌。

宗偉在本屆共運會主要的對手包括英格蘭好手歐塞夫,以及印度雙雄斯裡坎、普拉諾。兩名印度好手在甫進行的全英賽先後被中國選手黃宇翔淘汰。

發球新規屢被評  羽聯或調高限制

(伯明翰18日訊)世界羽聯(BWF)會長賀耶拉申就1.15米發球新規發表談話,他稱,羽聯需要聆聽大家的反饋與建議,不排除對相關高度限制向上調整。

“我們采取這個新規是想讓比賽更公平,而不是針對任何人,更不是要毀了我們熱愛的事業(羽球)。我建議大家給我們一些時間,需要收集更多的數據、信息和資料去評核這個規定,”賀耶拉申說。

羽聯在上週的德國超級300賽起試行1.15米發球新規,但爭議不少。反對聲音大多來自個子高大的球員。

賀耶拉申承認收到的反饋令他們有不少挫敗感,但最重要的是收到詳細的意見、有建設性的並可行的改進措施。

他透露,新規則是世界羽聯與大批教練經過溝通探討後通過的想法。“以前,不少球員批評說他們不知道自己的發球為什麼會被判罰,因此這個新規能讓選手掌握更清晰統一的標准。至少要讓發球的目標性和規則性更明確。”

他表示,羽聯正在收集有關反饋和評估,包括發球裁判是否真的敢於及善於判斷,或者在相關方面是否有變化。“我相信球員很可能是最受其困擾的,我十分理解和同情,我們一定會聽取球員們的反饋。”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