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俗四之一】年過五六旬仍勤演歌仔戲 傳承文化不言休 傳承文化不言休

: 03/13/2018 - 11:24

演出時間定在艷陽高照的午後兩點,氣溫攀升至攝氏32℃,坐在舞台下等待許秀年出場的觀眾手搖扇子,任由汗水從額頭緩緩滑落。演出空間不大,臨時搭建的小舞台與觀眾席各佔一半,大約可容納八十多人左右,遲到的觀眾唯有站在後方或斜角處觀看。

與唐美雲歌仔戲團慣常的演出環境不同,本地高溫的氣候、開放式的舞台、熱情而有點喧鬧的觀眾、不時響起細小的“喀嚓”聲,以及工作人員不時遊走全場,要求觀眾停止錄影的種種狀況,都可能影響舞台上的演出。

演出還未開始前,友人問我是否認識唐美雲、許秀年或小咪三人其中一人,我搖搖頭指只讀過她們的資料,但對這三人並不了解。友人說,她們皆是檳城老一輩眼中的“超級巨星”,以往來馬登台演出時,必定座無虛席。

她們三人也都曾個別來馬登台,但多是與不同劇團或是為了宣傳電視劇而來,以唐美雲歌仔戲團的名義到馬演出則是頭一遭。

唐美雲歌仔戲團自1998年創立後,近二十年來,唐美雲、許秀年和小咪三位台柱已征戰過台灣各大小舞台。三人雖已年過半百,但舞台上的身姿曼妙,拋接水袖間都可見她們紮實的功底。

又唱又跳加入詼諧劇情

天氣暑熱,年輕演員體力旺盛姑且勿論,但三位台柱戲份重、動作多,兼且身上衣物又分內衣外衫多層,不免令人擔憂她們體力是否足以負荷。所幸她們此次表演的是文戲《添燈記》,諸如後空翻等動作,都落在年輕演員的身上。

“添燈記”是唐美雲歌仔戲團在2002年時創作的新劇目,同時也是唐美雲首部執導的歌仔戲,並將焦點集中在演員的演技上。“添燈”是台語“添丁”的諧音,該劇以“傳宗接代”為主軸,講述夫婦、母子、婆媳之間的情感與家庭倫理糾葛。

唐美雲飾演小生志寬,內心糾葛起伏不定;許秀年飾演小旦玉蓮,嬌美可人又單純天真;小咪則飾演彩旦珍珠,人物性格“三八”。三人在台上又唱又跳,動作雖簡單但不失華麗,間中不時插入詼諧的劇情,讓觀眾的情緒隨着劇情起起伏伏。

本報記者在她們三人表演結束半小時後才開始做訪問,這時,她們都已換上便服,並在候客室內靜候。她們雖然打起精神應答,但始終掩蓋不了臉上的疲態,令記者頗感不忍,唯有在採訪過程中速戰速決。

許秀年5歲當童星

無論是唐美雲、許秀年還是小咪,成長環境都離不開舞台。年紀最長的小咪,自幼在歌仔戲世家中成長,她的家中長輩都是台灣南部的歌仔戲名伶。然而,父母不願小咪步上餐風宿露,隨處登台表演的苦日子,反而將她送去“藝霞歌舞劇團”學藝。

她14歲進入“藝霞”,15歲便躍升為台柱,經常在台灣各地演出。沉浸在歌舞劇中接近20年時,她卻因為劇團解散而被迫轉換跑道。隨後,她受“楊麗花歌舞團”之邀,自此加入歌仔戲劇團中。

現年64歲的許秀年,自幼便在演藝家族中成長,童年開始跟隨父母到處登台演出。她4歲便站上舞台唱跳山地歌,由於不怕生,5歲時更被挖掘成為童星,至此展開近60年的演藝生活。

她說,彼時台灣演藝圈以男童星為主,因此,外貌俊美的她也常被要求反串小生一角。直至九十年代初,她才轉型為小旦,並且被台灣歌仔戲迷們譽為“永遠的娘子”。

如若將唐美雲和許秀年相比,前者的資歷則顯得較輕。她現年54歲,雖然亦是在歌仔戲世家中長大,但卻較小咪和許秀年更遲出道。在1998年創辦“唐美雲歌仔戲團”之初,她便懇請兩位前輩助陣,三人至此合作了將近20年。

“從咪姐轉行進歌仔戲後,我便經常與她合作,年姐則是在中視開台後,我們一同出演電視劇而結識。她們兩人長期在歌仔戲領域內耕耘及扶植後輩,我創團初期,兩人也一口答應加盟成為兼職演員。”

歌仔戲團受網絡衝擊

隨着時代變遷,歌仔戲的傳播媒介也逐漸從舞台演出,搬入攝影棚內錄製成電視劇,“唐美雲歌仔戲團”同樣依循此模式。但面對網絡時代的洶湧衝擊,歌仔戲的傳播媒介亦急需作出改變。

歌仔戲發展至今已累積一定的觀眾群,各個歌仔戲團也持續開發或重演劇目吸引新觀眾。唐美雲說,除了劇團對於創作的持續性外,還必須不間斷的推廣,無論是傳統的傳播媒介或是新興的網絡媒介,才能拓展歌仔戲的觀眾群。

“由於我自幼便在歌仔戲世家長大,對我而言,歌仔戲已不再是工作,而是一種情感,我有責任發揚歌仔戲。台灣是個創作自由的地方,可以容納各種題材的創作,只要編劇們想得出且合理,觀眾們都願意接納,歌仔戲的戲路也因此變得廣闊。”

“唐美雲歌仔戲團”創立至今,每年都會堅持創作一部大型演出,並且在國家戲劇院或展開巡迴演出。

“然而無論大型或小型演出,我們都以嚴謹的態度對待。例如此次馬來西亞的小型演出,我們並沒有刪減《添燈記》的任何一幕,並且連樂團都是經過嚴格挑選來配合演出。”

劇團開支常入不敷出

作為一個全職劇團,“唐美雲歌仔戲團”同樣面對入不敷出、每個月賬單偶有赤字的狀況。唐美雲說,除了演員的薪水,還有各種雜七雜八的開銷壓在她的肩頭上。

為了避免賬目上出現赤字,她除了頻頻接洽各種歌仔戲的商業邀約,同時也接洽“八點檔”邀約以擔任演員。她說,雖然“八點檔”非常消耗體力與時間,但相對的收入也較高,讓她可以自付劇團的營運基金。

“我的人生就是不停的工作。白天時,我和咪姐、年姐一起拍攝大愛台的《高僧傳》,晚上則趕着去拍攝‘八點檔’,閒暇時則處理劇團的事物,到了週末還得抽空去劇團排練歌仔戲。”

雖然劇團的營運壓力龐大,但她卻從未想過放棄,反而感謝許秀年與小咪兩位前輩分擔她的一部分工作,並幫忙指導年輕一輩的演員。

對她來說,將歌仔戲薪火相傳給年輕一輩屬重要之事,而她也希望把劇團的營運理念傳承下去,無論未來“唐美雲”是否在劇團內,劇團仍可以不停的繼續營運。

“來馬來西亞讓我最開心的事,便是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不用擔心待會是否要開會或是拍戲。”

熱愛工作不顯老

無論是許秀年或小咪,沉浸在演藝工作中皆已超過50年,但她們從未想過退休,反而持續的開發新作品與演出電視劇。

“我們都演了那麼多年,現在叫我們不演也不可能,除非哪一天體力無法負荷或出現狀況,才會考慮息影吧!不過,我們的團長接太多工作了,搞到我們想休息都不行。”

她們還開玩笑地說,如若真的體力不支,唯有去醫院打點滴。一旁的唐美雲急忙補充:“她們說的情況是表演在即時,若身體突然出現狀況以致體力不支時,我們才會去醫院打點滴。畢竟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總不能回家休息吧,再累也得撐下去啊!”

雖然三人都年過半百,但歲月並未在她們臉上留下痕跡。舞台上的她們,角色維妙維肖,觀眾難以在她們身上找到“老”字。

許秀年說,雖然演繹工作非常耗損體力,但若能熱愛自己的工作且全心投入,心情自然開朗,容貌也自然顯得青春了。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