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不埋七姑八姨堆

: 03/08/2018 - 19:30

在剛過去的新年裡,我以緘默和牴觸設施着心靈的防線:千萬不要攪和成別人的“七大姑八大姨”大軍的其中一員去。這特別不容易節制,尤其是別人施施然地要你鉅細靡遺描出你家女兒的感情生活圖表,尤其是同一日裡得受理那不懂第幾號近乎計劃性的關心,出之本能極容易引發膝跳反射式的倒問——意志力狀似岌岌可危隨時跟變色龍搭成一家。

所以每次跟親朋戚友聚餐回來,感覺就由頭累垮到腳。好像在經歷着一項什麼人文禮儀考驗,戰戰兢兢地跟腳履薄冰沒兩樣——所以說由頭累到腳。就生怕自己一個不經心,一張口倏然破功淪陷到七姑八姨的陣營去。(從過往的經歷來看,淪陷的幾率挺高的。以前每次大考成績出榜,阿斗姐妹若知道老娘要出去跟C9朋友蒲頭,踏出門口前一定會第一時間就發出慎重的警告:別去打聽人家孩子的成績!但每次回來十之八九,總喜不自勝地報告新鮮滾熱辣第一手情報——到底是誰先開頭成績對比模式無從追究,反正在座的各家孩子的成績已經公諸於世。)

當然,大人大姐的戀愛成績不比得小屁孩的大考成績(學校佈告欄早已張貼出來),這是嚴重牽涉到個人隱私領域。別人要問我,阻止不來,只能如實回答。但為了阿斗,我有必要將以自己尊重他人私密之閥高抬一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藉着不去多問他人,少了一來一往的互動,獨角戲就不能久唱了唄。

這些年來在網絡的助紂為虐下,七大姑八大姨擬是單身小輩的現代版年獸,至大的痛苦關鍵,有聞之喪膽之嫌。所以呀,誰還在輕齡得光明正大討紅包,且毋慮弧光劍影威脅的妹子小哥,敞開心門領取紅包吧。

文/山離

光明日報